Gone with the wind

随心而飘, 随意而写。 我自流连随风笑,凡人痴梦各不同。
个人资料
心雨烟尘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三十五周年同学聚会,我在忙些啥? 有文城的网友很认真、很严肃、很犀利、很负责、很友好地对我说,“博客怎么说关就关了呢?谁不忙啊,不是因为喜欢方块字才码字的吗?没时间就不写或少写,也不要小气的上排门板啊(关门)”。我被她说得脸上一阵热汗一阵冷汗交替着,点点滴滴浸润着思绪。咱虚心接受,先把门打开,再说事儿。 这阵子真是忙得焦头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病房故事:“我是一个偷渡者” 九月的洛城,大地被太阳的热情烤得如火如荼,到了晚上还阵阵地烧人心怀不愿退却。而此时此刻比太阳还要性格热烈的吴婆婆住进了病房,她的嗓音震住了空调,把病房的温度煞时又提升了好几度。
“NoEnglish,NoEnglish.”吴婆婆的高八度响彻走廊。 我被召唤到床边给老人做翻译。
“给我鸡汤喝!”我刚跨入病房还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9-16 11:49:04)
周末家里来了个和尚周日上午,一团热烈的火球,滚落在洛城大地上,焦金流石。这样的时候躲在家里吹空调都会使人心浮气躁,偏偏接下来发生的事,更是让我掉进了油缸,百爪挠心。九点刚过,儿子跑来跟我说,“等会有个和尚要来我家,还有六分钟就到。”
“和尚?和尚来我家干嘛?”我一脸懵懂。
“啊哈,是彼特,他现在做和尚了。”我家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8-19 10:36:48)
阅读 ()评论 (0)
(2018-07-29 11:23:06)
阅读 ()评论 (0)
病房故事:27年不见的父亲会是什么样? 周四了,在这个社区倒垃圾的时候,家家户户都把垃圾桶整齐地搬放到门口街上。唯马丁•麦克家的垃圾桶仍静静地待在车道旁。好奇的邻居悄悄地推开老麦克家门,一般臭气熏天,和着大小便倒在地上的老麦克,“痛啊,痛”地一个劲地叫唤着却无论如何也爬不起来。邻居打了911把他送到了我院。 老麦克一星期连摔三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上菜啦:自创黄瓜拌木耳
这个周末父亲节到了!看见菲儿和晓青又发出了父亲节上大餐号召贴,我是身体一阵阵发抖,手心发凉,一定是低血糖症发作了。自己一直是五指拼拢,厨房不专,看到文学城XDJM们芳香四溢、玉盘珍馐,只有一边流口水的份了。 曾经答应菲儿,下一次文学城聚餐,俺再山穷水尽,也得丑媳妇见一回公婆啦。 说是自创,完全是为自己壮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6-09 16:25:50)
自杀,懦夫还是勇士? 初夏,跨出永不停歇的病房,越过加州晨曦第一缕风,我下意识地扶了扶右肩上的包,唉,KateSpade已离我们远去。 美国著名设计师凯特·丝蓓(KateSpade)用一条红丝巾在纽约寓所内自缢身亡,这个55岁的繁华生命毅然绝别世人,追随着她水果糖般梦幻色彩品牌和小女人们美丽可爱的向往,让人一时缓不过神来。 刚一坐进车里,收音机里却传来美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读《卖米》我心头堵得慌 “我知这世界,
本如露水般短暂,
然而,
然而。” —小林一茶
日前,朋友圈里传来了《卖米》,以我这颗多愁善感的心读完此文,不仅只有眼泪和感动,更多的是领悟和思考。 《卖米》的短篇小说,文中的“我”,小说作者、来自湖南醴陵的北大才女“飞花”,原名张培祥。在文章发表的前一年便因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敬畏生命与划下句号的不舍 四月,春天的花儿开了。美国居家花园中最早醒来,唱着歌儿的是知更鸟(AmericanRubin)。每每看见雌、雄成对的鸟儿在园中一起飞进飞出,它们含来粗糙的长草,树枝,纸和羽毛,共同筑巢,并涂上一层泥土,把自己的窝打造的却是如此精准和精致。巢穴里藏着蓝色漂亮的鸟蛋,有着超强地域感的知更鸟,坚定地捍卫这块领地。鸟爸爸和鸟妈妈共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