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安

夜深闻私语,月落如金盆。
博文
(2016-07-08 12:21:58)

昨天晚上不到九点就上床睡觉了,然后凌晨三点多就醒过来,躺到五点多,实在是无法再入睡,就起床了。打开露台的门来到后院,在这宁静的晨曦里看着后院的花草。前天夜里才从英国回来。英国虽然和这里只有七个小时的时差,看来还是影响了我的正常作息。两周的时间,没有给后院的草坪和盆花浇水,已经有部分草坪变黄了。那些盆里种的一年生的花草还好,可是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05-26 18:38:14)

今天我跑了自己有生以来的第一个四英里,中间没有停,没有走,一直跑下来,而且跑完以后没觉得累和饿,只是有点儿渴。跑完四英里时,感觉还可以继续跑下去,呼吸还很平稳,腿也觉得轻松。但我还是停了下来。循序渐进吧,过一个月再加长距离。 我很高兴,觉得这是自己的一个突破,一个跑步上的里程碑。我今年才开始跑步,是我的新年决心,两三个月前写了一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05-19 11:10:33)

当车开进山谷的时候,微微起伏的小山丘被绿草覆盖,虽然已经是傍晚,太阳还没有落山,云在小山丘上投下大片大片的阴影。结束了一个星期的短暂旅行,我终于快到家了。内心喜悦,我觉得自己是被祝福的,最终在这样一个山中的小大学城安居。 趁着天气还没有热起来,一放假,我就陪着W君开车去他的老家看他的两个哥哥。单程一千五百英里的长途开车旅行,辛苦,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04-22 10:40:27)

张爱玲说她不喜欢买书,觉得是累赘,限制了搬家的自由。她也说有的朋友在四九年时没有离开大陆的原因之一就是舍不得家里的那些藏书。的确,家里有太多的书就是搬家时要考量的一个重要因素。我想,我会在现在的房子里住很多年吧,也是因为家里的二十几架子书。这几年我也很少买书了,需要的书从图书馆借,或者通过大学的图书馆的互借服务,有时也会推荐图书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04-08 12:24:15)

这个城里我喜欢的一个妹妹写过一篇关于食物的文章,她说食物真是卑微和令人温暖的礼物。是啊,无论多么普通的食材,只要花些心思和时间做出来,味道都可以很好,不仅为我们果腹,还带给我们快乐,温暖和满足。遇到一个喜欢做饭的人,我常常会不由自主地觉得对方容易亲近。我也喜欢爱惜食物的人,比如阿城的《棋王》里的王一生,又比如我这个即将过生日的朋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04-01 11:52:27)

我一直没有运动的习惯,虽然这几年都是走路或骑车上班,但这并不算真正的运动,不过是日常的习惯罢了,因为我不喜欢开车,所以能走路就尽量走路了。虽然冬天也去滑雪,可是每年滑的次数越来越少,我总是舍不得那么多时间,可能也还是因为不那么喜欢。这些年,我一直希望自己能瘦一些,肌肉多一些,所以新年的决心就是开始跑步。新年一过,我就去办了健身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03-25 13:09:28)

今天又是星期五,多么好的日子。昨天晚上已经把房子都打扫干净了。打扫房子是我每个星期五的例行公事。但因为上个周末去开会,没有打扫,所以昨天晚上吃完晚饭就做了,同时也是给今天多留些时间做其它事情。 一大早起来就走路去了学校做年度体检,虽然今天没课,可是预约体检的时候,糊涂地约了周五。所以踏着雪,来回走一趟,回到家,也才早上九点多。很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03-16 07:58:11)

春天快到了,开始整理后院的一小片菜床,清除盖在表面的落叶,看到去年的大葱,薄荷和其它香料已经自己长出来了。它们都不怕冷,经过冰雪覆盖的冬季,早早就冒出新绿了。这是一片小小的有机菜床,因为在后院我有一个小堆肥箱,菜叶,果皮,落叶等都和土掺在一起,慢慢发酵,成为肥土,可以种菜和种花用。我在这片小菜床里消磨时光的时候,会想到一个过去的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03-11 17:40:48)

我生活的小城坐落在山谷里,常常有同事或朋友问我,在这里是否买得到做中国菜的材料,在家是否还做中国菜。我回答,大部分的调料在普通的超市里都可以买到,其实主要还是烹饪方法的不同。我在家是每天都做中餐的。当然,这里也有超市里买不到的,比如韭菜。豆芽可以买到,可是装在小小的袋子里,是和新鲜香料一起卖的。 我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听朋友说可以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03-05 16:07:39)

我曾经在北京西南郊区卢沟桥边的一个古镇住过八年,那是八十年代,我们只把二环以内叫城里。今天写这篇文章,查了一下,这个古镇距天安门也不过十九公里。可是在八十年代,就算郊区了。每次坐公共汽车去前门,菜市口等地,就叫进城。 古镇呈船型,只有一条东西走向的主街,两旁是店铺,民宅,以及一条条胡同的入口。古镇通过悠长的胡同向外延伸。出了主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