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潜

以文交友,愿朋友们与我一样感受天自由天空的可贵.
博文
(2018-07-14 20:07:00)
老旋头是谁呢?村中老人说,老旋头是一个小贩,赶着一匹白和褐色相间的健壮的果下马,马头上挂了铃铛,马背驼着一对筐,筐中装着油盐酱醋针头线脑香烛火柴等等,包括各村族长最需要的验红白帕,叮铃锒哐的穿庄过乡地推销。 我好努力的不辞劳苦的找到了老旋头,其实他就住在我父亲山村外十五里地的一个挺繁荣的县城上,他比我父亲大二十多年,已经是个八十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7-11 06:42:10)
《女儿红》一 我父亲是个杀人犯,是的,他亲手杀了两个人。既然是我的父亲,我当然想为他涂抹一点人人都称许的美德,但我必须实事求是。我父亲是在二十四岁那年杀人的,也是同一年,杀人之前,他结婚了。我听村里老人讲,村里的人结婚,那是大事。我觉得真啰嗦,结婚在哪里都是大事啊。但是再听村中老人说结婚要验红后,我就为自己见少识薄羞愧:那仪式令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孩子,你们……》 写在汶川地震十周年------睡在汶川的土地公,忽然换姿身体略一耸,汶川,在摇晃扭动…… 孩子,你们倒下了, 在学校的教室, 不是你们跑得慢, 崩塌的砖墙如暴雨倾盆, 瞬间包裹了卷没了你们…… 孩子,你们倒下了, 在学校的操场, 不是因为你们跑不动, 是学校楼房倒塌整幢又整幢, 砸向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短篇小说 腥红的夏日 一 1989年6月中旬的一个傍晚,阿莹没有想到,卢苇会来找他,而且几乎是吓了她一大跳! 那天出门前,电视上就不断播出政府通辑参加天安门“暴动”的参与者名单,令阿莹听着心里不停的塞麻,因为她有个表弟也在北京读大学,不知道会不会也被秋后算账。吃了饭往外面走想去图书馆,在巷口转弯角的一堆红砖垛那里,坐着一个人,昏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8-06-03 07:43:08)
短篇小说 腥红的夏日 一 1989年6月中旬的一个傍晚,阿莹没有想到,卢苇会来找他,而且几乎是吓了她一大跳! 那天出门前,电视上就不断播出政府通辑参加天安门“暴动”的参与者名单,令阿莹听着心里不停的塞麻,因为她有个表弟也在北京读大学,不知道会不会也被秋后算账。吃了饭往外面走想去图书馆,在巷口转弯角的一堆红砖垛那里,坐着一个人,昏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小小说 我来,是因为我致敬 “她来了没有?”王方问护士小凌,一面透过玻璃窗向隔离室外张望。 “她会来的,一定会的。”小凌肯定地说,她知道主任说的这个“她”,是他的妻子。 王方是C市人民医院内科著名的主任医生,在“非典”入侵C市三个月后他自己也染上了“非典”,由治疗“非典”病人的主治医生,成了被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5-14 16:06:37)
《孩子,你们……》 写在汶川地震十周年------睡在汶川的土地公,忽然换姿身体略一耸,汶川,在摇晃扭动…… 孩子,你们倒下了, 在学校的教室, 不是你们跑得慢, 崩塌的砖墙如暴雨倾盆, 瞬间包裹了卷没了你们…… 孩子,你们倒下了, 在学校的操场, 不是因为你们跑不动, 是学校楼房倒塌整幢又整幢, 砸向操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5-05 10:03:41)
儿童文学《孩子与大蟒蛇》 作者:杜潜 一 “宝哥,你说,它叫什么蟒蛇?”猴头问,一面和奎宝将一条大蟒蛇装进一个大大的竹笼子里。 “金华大蟒蛇!你真他妈笨,讲了两次了,还记不住!”奎宝骂道。 “金华大蟒蛇。金华,金华,你太漂亮了,我记住你了。宝哥,它真能卖五万?” “五米多长的金华大蟒蛇,不卖五万?你死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中篇小说 作者:杜潜 惊心动魄“绿宝石” 一 “把这只鹅带去给你姨丈家,到了镇上要听话啊。”母亲将一只肥鹅塞进笼子里递给蹦蹦。 蹦蹦当然乐呵呵的答应。他做梦也想不到,母亲给他的那只肥鹅,它的胃中居然会有一颗绿宝石。当然,母亲也不知道,山里人养鸡鸭鹅,从小就在野地里觅食,它们总会叮些沙子小石粒,以帮助自己的胃磨碎食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4-30 18:02:20)

:43:06)下一个海狮的求爱全过程在大陆时,操摄像机拍摄了不少电视短剧,但从未拍过摄影作品。过来美国一年后即2008年,我开始迷恋上摄影。旧金山著名的景点渔人码头,那里的海域,海狮喜欢聚群在此玩耍,吸引无数的游客前来观看。因为住在唐人街,步行三十几分钟便可走到渔人码头,一有空我就拿家用掌握摄像机到那里去,拍了不少视频和很多很多照片,到2012年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