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越的博客

欢迎来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wenshalin
博文
(2018-02-20 20:44:18)

大会议室旁边的小办公室里,章书记自己不客气地在黑色皮沙发上坐下,马院长稍后,坐在沙发另一边,秘书给方越洋和自己各搬来一把椅子,示意她也坐下。 “这位同学,”章书记的口气和缓一些,“你是......外语系的,对吧?” “是。”方越洋平静地回答。 “那......你们系主任是...孙闻天教授?” “是。” 马院长仔细地观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这位老师,您没听说过,前阵子我们一直在闹分手吗?林少峰这个人,优点很多,缺点也不少,最大的缺点是喜欢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洋洋用眼角的余光撇了林少峰一下,“看见漂亮女生就流口水,老在图书馆里跟人搭讪,竟然还想教别的女生网球,我跟他吵了好几次,最严重的一次学校里很多人都知道,弄得很不好意思,”她脸色沉重,低下头,&ldqu[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2-17 11:31:36)
会议室一片寂静。章书记胖脸上的嘴角不动声色地微微抽搐两下,扫一眼林少峰,再扫一眼马院长,抿起嘴唇,一言不发,眼神又落回到门边的女孩身上。 林少峰和马院长也都一时说不出话来,还是秘书机灵,看看领导们的表情,招呼“这位同学,有事吗?” 方越洋迅速地扫一眼会议桌边的人,迟疑一下,随机朗声说,“请问,各位老师现在是在讨论李科同学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2-16 20:03:03)

那领导的脸相小有喜感,正面看像猪头,侧面看像猴子,口气明显有些掩饰不住的得意,“真的......不是?” “章书记,您这种问话方式,到底是为了侮辱我,还是侮辱您自己?” “林少峰!”马院长低低地说了一句,脸色越发阴沉,“说话要注意场合!” “我就是出于对场合的尊重,才不屑于一再重复一句很简单的话,请各位领导们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2-16 16:41:50)

“我现在还是很恶心。” “啊?那......你干嘛要和他谈恋爱啊?” “因为非谈不可。” 梁晓曦愣愣地摇摇脑袋,心想天哪老徐的大灯把我的脑子烧坏了吗,把手掌心放到脑门上去试了试,没发烧啊,“非谈不可?” 洋洋看她呆呆的样子,接着微笑,“是。” “你......喜欢他吗?” “不喜欢。”洋洋干脆地回答。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2-13 21:01:18)

洋洋笑得把头埋在胳膊里,抬起来时,眼睛里水汪汪的,“晓曦,以后我索性就叫你‘小奸细’了,好吗?我刚才说你是全校最倒霉的女生,其实,你应该是全省,不,全华东区最倒霉的女生了!” “你......”梁晓曦气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方越洋,我是信任你才都告诉你的!你竟然嘲笑我,早知道......早知道我就什么都不跟你说了!” &ldqu[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2-12 16:36:34)
洋洋抬头看看她,“说啊。” “那......我就说了......”梁晓曦用力咽下几口唾沫,依然觉得难以启齿。 “说吧,”洋洋倒笑了起来,“你现在大概是全校最倒霉的女生,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 “嗯,有件事......还真的希望你能帮忙......” 梁晓曦叹口气,下午在辅办,徐伟老师的声音又回荡在耳边。 “今天,我去翻了一下你的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随着寒流来袭,越来越多学生喜欢晚上赖在宿舍里,终于有那么一天晚上,天气冷到连方越洋都赖在了宿舍里,早早洗过脚,躺在床上,裹着被子,用厚厚的字典垫着,头发散在肩上,右耳上夹着一支红色圆珠笔,手里拿着一支黑色圆珠笔,皱着眉正在一张英文字写得乱七八糟的纸上点点划划。 “方越洋,快点啊,明天就要交的,我马上要去打牌了!”黄容坐在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2-10 11:00:08)

梁晓曦一动不动地低着头,举着手里的咖啡杯,再抬起头,徐老师的目光已经缓和了不少,隐隐间,几乎有点“和蔼”的味道。 “还是你喝吧,”徐老师说,“我喝了,怕晚上睡不着,你们年轻人,不要紧。我在你那个年纪,准备考试,喝着咖啡还能睡着,”他叹口气,“时光飞逝啊,一转眼,都快当爹了。” 说着,老徐手一按,梁晓曦头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范明哆哆嗦嗦喝完咖啡,无奈地看了梁晓曦两眼,轻轻叹口气,表示“你好自为之吧”,终于在徐伟老师威严的眼神下滚了出去。 “这一杯咖啡,给你,”徐老师又给梁晓曦冲了一杯咖啡,递过来。 梁晓曦接过热热的咖啡,终于真切地意识到,范明走了,稻草没了,她要自己为自己找一条活路,这么一想,大灯之下,她满脑袋开始冒热气。 “今天,食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