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撞

出国14年,东与西的碰撞。爱与自由的执着。
个人资料
正文

再去远方(15): -Sensato Living 9: 为你一直加油

(2019-01-09 07:31:08) 下一个


 

不记得是中学的物理课还是化学课,老师讲的是饱和溶液。第一次接触那样的概念觉得很神奇。所谓的增之一分太多,减之一份太少通常是用来描述美得不可方物的女子,但是我觉得只有饱和溶液才配得上这样绝对的极致,一个简单的准确的100%, 不知怎的就是让人觉得心安。


女儿读完初二2009年时到加拿大跟着我,主要是为了让她有四年的时间把英语赶到正常的水平,那样她就不用像许多的国际学生那样到了大学再补英语。记得她父亲把她送过来的时候,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我养了她四年,现在轮到你了”。四年前我辞职到加拿大读书是我个人的决定,当时那么义无反顾我是确实非常决绝。为了让我女儿的爸爸和爷爷奶奶心安,我出国时只带了3000
加元,所有的存款和房子留给他们就是让他们放心,一方面是让他们放心我,另一方面是让我放心女儿。四年之后我没有像原来的计划那样准时回国,主要是想赚些加元把在加拿大借的学生贷款尽早还清。当时的汇率是1:7, 六位数的加币换成人民币感觉自己要还一辈子的债。我不要那样的日子。二来也是真心不愿让女儿经过高中三年再加上高考的折磨。


女儿来的当年就是经济大滑坡,石油价格从100多元在短短个把月跌到20多。公司为了减少裁员,大家同意每周工作4天,减薪20%。我当时为了女儿到来刚买了一个小公寓和一辆车,在那样的情况下我和女儿商量后决定我周一到周四去公司上班,周五周六和周日去一个巧克力店打工,这样可以补贴些家用。就是苦了14岁的她,刚到一个陌生的国家,语言不通,每天在冰天雪地里走着去上学,自己的母亲却是一年365天早出晚归,活生生地让一个14岁本该在父母怀里撒娇的女孩学会了做饭,学会了一个人写小说消磨时间。虽然我们几乎每天吃的大都是土豆,但是每天晚上我从办公室或是从店里关了门回家,我知道饭桌上总有一份温热的饭菜等着我。是我那14岁的女儿飞速地长大了来为我加油,为我们共同的生活加油。


这样的生活过了差不多3年,有那么几次我在下班的路上看着脚下厚厚的冰在月光下折射着冷冷的青光,我会问自己:这样的生活是不是会有个尽头,我是不是用完了所有的力气,就像那个饱和溶液再也容不下一丝丝多余的劳累?


事实上人比溶液要有弹性得多。因为溶液有量和质的限制。人没有。我们可以为了自己爱的人无限地扩大自己的容量。因为爱是有温度的,温度可以让冰雪融化,让花草苏醒成长。


我们所要做的,就是无论生活变得多难,多苦,多忙,多得意,要记得为我们爱的人加油。有时候,就是那么一点点的爱,一点点的坚持,突然之间就柳暗花明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江南一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metree' 的评论 : 是啊。我一直是个非常严厉的妈妈,这段经历让我意识到孩子的努力虽然有时貌似微不足道,但是他们对我们的意义可能非常重大。我是从那时开始学会了用感恩的心态去看别人。生活因此有了幸福的感觉。
limetree 回复 悄悄话 以后回想起那段母女两人相依为命,努力生活的时光,是多么美好的回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