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耳朵

有小说,有翻译,有随笔,想起什么写点儿什么。
正文

走过往事(十六)

(2019-01-30 17:45:13) 下一个

十六

 

大学毕业后没多久,爸妈探亲假结束就回去了。周蔚一直忙忙碌碌,考GRE,又准备申请材料,还有新公司的培训和适应。等到终于GRE考完,申请寄走,公司里也稳定下来,已经是年底了。这段时间里,周蔚和黄毅一直是若即若离的,也有好多人看她大学毕业还没有固定男友就给她介绍,好像她已经是大龄青年了。她推不过情面,也不想告诉不熟悉的人自己准备出国,就去见了几个人,都没什么感觉。而徐凯文在部里军训过后回到北京,倒来过她家几次,就是没事儿来玩玩,周蔚觉得对徐凯文也没了感觉。

这个周六的晚上,快过新年了,是北京冬天里干冷干冷的日子,枯枝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徐凯文吃了晚饭7点来钟又到周蔚家来玩儿,都快成习惯了。徐凯文一来,他们就一起打游戏。那会儿任天堂的游戏机刚开始流行,周蔚怀疑徐凯文是上瘾了。当然,她自己也上瘾,晚上没事儿的时候经常和周蓝一打就是一两个小时。他们最喜欢玩儿的是打坦克和超级玛莉,后来还有俄罗斯方块。这天也不例外,仨人轮流上阵,一会儿两个小时就过去了。徐凯文终于觉得太晚,该走了,周蔚就送他出门。

从楼道里出来,周蔚站在单元门口,看徐凯文开车锁,正要骑上走,她一个“再见”还没说出口,对面楼的阴影里闪出一个人,挡在徐凯文面前。周蔚吓了一大跳,差点叫出声来。

“你好!”这人还没开口,周蔚已经看出来是黄毅。他看着周蔚,却用手指着徐凯文说:“这是?”

周蔚觉得自己的脸腾地红了,多少年都没有这么尴尬过了。她赶紧介绍说:“黄毅,这是徐凯文,我大学同学。”

还没等他介绍黄毅给徐凯文,黄毅已经伸出手来要和徐凯文握手:“哦,你就是徐凯文?”黄毅的语气里充满了挑战的味道。周蔚跟他提起过徐凯文,但也只是说他们是大学里的好朋友。

徐凯文有些莫名其妙地握了握黄毅的手,周蔚从来没对他提过自己以前的事情,所以这会儿徐凯文还有点儿懵。“这是我高中同学黄毅。”周蔚这样说道。

徐凯文点点头说:“嗯,我就是。”

“你好!你真的很好!”黄毅的话在徐凯文听来莫名其妙,他拉着徐凯文的手一直没放。

周蔚心里怦怦乱跳,她怕黄毅一冲动做出什么事来。硬着头皮,周蔚走到他们俩之间,分开他们俩拉着的手,强装平静地对徐凯文说:“没事儿,你走吧。我和黄毅说会儿话。”还好,黄毅松开了徐凯文,徐凯文骑上车匆匆说了再见就走了。

冰冷的月光下,周蔚注意到黄毅连羽绒服都没穿,可是他的脸红红的,一张嘴一股酒气,明显喝多了。“外面太冷,你穿得这么少,我们进去吧。”周蔚拉着黄毅的手轻轻说。

“小蔚,他是你新男朋友?”黄毅不理周蔚的茬儿。

“胡说什么啊!”周蔚脸色变了变:“我都说了我们只是好朋友。你喝多了吧?”

“我是喝了,但我没喝多,不然我就不会来你这儿了。”黄毅说话还算有条理,但明显不像平常理智。“你知道我等了你多久?一个多小时了!你们一直在里面又笑又叫,我就在外面看着,看你们什么时候出来。”

“你!”周蔚又气又有些心疼,说不出话来,毕竟北京数九的天气滴水成冰。半天她才回过神儿来说:“那你还不进来?”

“不进去了,看看你就行。”说完,他深深看了周蔚两眼,抽回周蔚握着的那只手,跳上车骑走了。他的眼神里有热情有狼狈也有受伤,周蔚觉得自己心里又跳了一下。

周蔚家在一家四星饭店后身儿。从下班车的地方走到家,最近的道儿得经过人民日报社宿舍的铁栅栏和旁边楼之间一段漆黑没灯的狭窄小过道儿。两天后的晚上下班,又黑又冷,周蔚经过这里不由加快了脚步。以前不止一次在这里碰到过露阴癖的流氓,到现在都让她心有余悸。正低头快走着,突然一个人影儿伸出胳膊挡住了她的去路。周蔚以为又碰到坏人了,“啊”地一声叫了出来。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是黄毅。

“你怎么躲在这儿?吓死我了。”周蔚拍着胸口说道。

黄毅一只胳膊撑在墙上,抬眼深深地看着她:“对不起,小蔚,吓到你了。你怎么才下班?”

“今天路上有点儿堵,班车绕道来的。”周蔚说着,指指自己家:“走吧,去我们家。”

家中周蔚小屋里温暖的橘色灯光下,黄毅终于又开口了:“我那天晚上酒喝多了,很失态吧?让你尴尬了。”黄毅说着,有些脸红了。

周蔚别开头去,说道:“没什么,你想多了。我和徐凯文就是朋友,也没对他讲过我们的事,你可能吓着他了。”

黄毅看着周蔚,喝了一口周蔚倒给他的热茶,缓缓说道:“从我回到北京,你一直对我不远不近的,你不是说我回来你很高兴吗?你怎么想的我看不透。”说到这儿, 他又解嘲地摇了一下头:“可是我知道,我当年离开是错了,真的。昨天我想了很多。那天我是和我们大学同学一起喝的酒。我问他怎么看咱们俩的事儿,他说我走得错了。他算是一言点醒梦中人吧!他说,四年,我就让你孤零零一个人在北京待着。你病了痛了,我从来不在你身边。如果有人在她孤单难过的时候帮她,她对人家好不是应该的吗?活该她离开你!”抬起眼睛来看着周蔚,他的眼睛里亮晶晶的,有泪光但也有热情。黄毅接着说道:“他骂得真好,我是活该!这些年让你受这么多苦自己还不知道。”

周蔚听他说着说着,想起自己大学四年的孤独,心里难过,却扭过头去说道:“你别说了,我都知道。可是现在我要走了啊。”

“你不是还会回来吗?只要你会回来我就等着你。小蔚,再给我一次机会照顾你吧!”说着,黄毅激动地把周蔚拉入怀中。周蔚推了一下没有推开,脑子里一片眩晕。黄毅带了磁带,放到录音机里打开,林子祥的“敢爱敢做”突然在小屋里飘荡起来,把周蔚带回了高二升高三的那个暑假,那个意气风发,希望都在眼前的时刻,好像初恋的感觉又回来了。

街边焦急的我

餐厅忧郁的你

隔片沙玻璃

两眼带些伤悲

交通灯边的我

紧抱深爱的你

听呼吸声确已急速到死

冷雨扑向我

点点纷飞

千吨高温波涛由你涌起

个个说我太狂笑我不羁

敢于交出真情哪算可鄙

狂抱拥

不需休息的吻

不需呼吸空气

不需街边观众远离

微雨中

身边车辆飞过

街里路人走过

交通灯催促过

剩下独是我跟你

收紧一双手臂

箍紧身边的你

透过湿恤衫

贴向你的肤肌

身边多少指责

都已一概不理

爱得真心

我俩应该吻死

冷雨扑向我

点点纷飞

千吨高温波涛由你涌起

个个说我太狂笑我不羁

敢于交出真情哪算可鄙

狂抱拥

不需休息的吻

不需呼吸空气

不需街边观众远离

微雨中

身边车辆飞过

街里路人走过

交通灯催促过

剩下独是我跟你

就让宇宙塌下

世界变了荒地

日月碎做陨石

我俩也吻着到每个世纪

狂抱拥

不需休息的吻

不需呼吸空气

不需街边观众远离

微雨中

身边车辆飞过

街里路人走过

交通灯催促过

剩下独是我跟你

 

虽然耳边好像有个小小的声音在对她说:你们没有结果的,不要这样,可是在感动之下,周蔚好像完全顾不得这小声的提醒,不由转身抱住了黄毅。

接下来的日子是平静、安宁,也是甜蜜的。黄毅经常来周蔚家,俩人就一起做饭、看电视、聊天。周末有时候周蓝和赵维也在,四个人就一起玩儿牌,输了的去外面小摊儿请大家吃羊肉串,或者就中午在外面买大饼和朝鲜小菜儿。喝点儿啤酒聊聊天儿,俩人就像老夫老妻似的,日子都慢了下来。周蔚常想,就这么过一辈子不好吗?

可是工作中,虽然单位福利待遇都很好,但除了英语,她没有一技之长,只能做秘书。而单位里做得风生水起的都是有其它专业技能的人,比如农业、财政、能源、交通等等。而秘书们因为没有其它技能,就都在争谁给最大头儿做秘书,谁能被派到美国培训半年,等等。周蔚既不甘心放弃以前的努力,也不甘心以后就一直做秘书的工作。她觉得自己在单位的争斗中能置身事外,是因为知道自己还有其它路可走,还在等着留学的通知。后来的日子里,她也又和黄毅说过:“我走了怎么办啊?”黄毅总是说:“你还会回来的,我等着你。如果你不回来,我就去找你。”可是周蔚心里却总是不踏实。

春天到了,桃花一树一树地开放,杨树毛毛又那么半透明地挂在了枝头。周蔚的心里充满了感动和惆怅,就像回到了高中的那一年。周蔚申请了五所大学的研究生院,这时候已经有了回音:两所大学据了她,两所虽然录取了她,但没有奖学金。只有一所学校说她在奖学金候选人名单上,如果有人不要奖学金,她就能得到。她心里既失望今年可能出不去了,又希望如果出不去就有可能继续和黄毅在一起。她也曾幻想着,黄毅对她说,如果她不出去就和她结婚。可是黄毅从来没有提起过结婚。矛盾的心情下,时间很快就到四月底了。

这天下班,黄毅陪周蔚去同学家取信。因为周蔚家所在的楼一直没有通信地址,在申请信上她就用了同学的地址。同学昨天打电话告诉她又有一封她的信,她着急看到结果,今天一下班就来了。拿到信,当着黄毅和同学的面儿,她没有急着看。同学的家在朝内南小街那片的胡同里,出了胡同,正是晚高峰时间,街上的人熙熙攘攘。黄毅看周蔚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就说:“我去买点儿羊肉串,你自己看信吧。”站在路边,扶着黄毅的自行车,周蔚迫不及待地撕开了大学的信。

后来周蔚一直记得那天那个时候的感觉,周围人声嘈杂,黄毅在不远处排队,她自己盯着信看了好几遍,左读右读,终于确定拿到奖学金了。心情是激动吗?有些,但更多的是欣慰,努力没有白付;是紧张,因为未来都是不确定;是兴奋,生活又重新充满了希望,她就要去那会儿热播的“北京人在纽约”里演的美国了;也有难过,又要分别的难过。这不是自己想要的吗?既然黄毅能离开,我也可以离开。当初申请学校的时候是这么想的啊!可是那会儿和现在的感情又不一样了,转头看看黄毅在羊肉串摊儿前排队的身影,周蔚突然觉得那么不舍。

黄毅举着羊肉串回来的时候,看到周蔚眼泪汪汪地拿着那封信在看。他小心翼翼地问道:“怎么样?”

“我拿到奖学金了,7月份就开学。”周蔚吸了吸鼻子,看着黄毅说。

黄毅觉得自己的心抽痛了一下,却故作大方地笑着说:“好事儿啊,傻丫头!哭什么?快来吃羊肉串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