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耳朵

有小说,有翻译,有随笔,想起什么写点儿什么。
正文

走过往事 (五)

(2019-01-12 15:57:44) 下一个

组织去游行是一周以后了,老师只允许高中的同学去。同学们在二环路和长安街交界的地方集合,由五班的一个男同学带着,一边小号演奏着国际歌,一边喊口号向天安门进发,还有同学打着横幅,写着支持大哥哥大姐姐的标语。周围人潮汹涌,好多其他学校的学生,也有好多看热闹的。周蔚连黄毅在哪儿都找不到,觉得兴奋又有点儿紧张。同学们走到劳动人民文化宫前面的时候,就挤得有点儿走不动,只好掉头了。除了好多人,周蔚其实连天安门广场都没看到。那天留在印象里的就是蔚蓝的天、艳红的墙、明黄的瓦和深绿的树。

爸妈知道周蔚参加游行,并没有反对,妈妈只是对她们姐妹俩说:“你们还太小,有些事情看不清,想一想再做决定。”那几天参加游行和绝食的大学生越来越多,周蔚支持这些哥哥姐姐们要求民主的诉求,但却不希望整个社会乱起来。她还记得当时看赵紫阳去天安门广场和绝食的学生对话,赵紫阳说:“同学们,我们来得太晚了。对不起同学们了。你们说我们、批评我们,都是应该的。我这次来不是请你们原谅。我想说的是,现在同学们身体已经非常虚弱,绝食已经到了第七天,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同学们能不能稍微理智地想一想。。。同学们都是好意,为了我们国家好,但是这种情况发展下去,失去控制,会造成各方面的严重影响。。。如果你们停止绝食,政府不会因此把对话的门关起来,绝不会!。。。”[1]

当时周蔚看了电视,非常感动,也看到现场好多学生流泪了,她还天真地希望绝食和抗议会慢慢冷下去。可是马上到来的戒严令又让所有人对政府大失所望,甚至变得反感。周蔚和黄毅那段日子里觉得自己对社会的责任把心里塞得满满的,除了黄毅每天还在做航模,其它的东西都放在一边了。

转眼进入六月份,外面的形势在戒严的情况下越来越紧,可学校里却越来越松,同学们上课爱来不来,老师也不管。既然学业放松了,周蔚和萧萧又马上要过生日(她们俩生日只差一天),他们几个要好的同学就决定6月4号周日那天在萧萧家庆祝一下,毕竟是十八岁的生日,成人了。而且他们都想离开老师聊聊对局势的看法。黄毅也和周蔚约好,周日那天早上10点在二环路和雅宝路的路口集合,不见不散。

6月3号晚上,形势急转直下。6月4号凌晨就发生了天安门广场的清场。广场上学生大部分都撤了,但军车沿着长安街一边开一边放枪,木樨地据说是死人最多的地方。周蔚家离长安街不远,但她那天睡得死死的,居然什么都没听见。

早上,爸爸告诉她们:“昨天夜里打了一夜枪,出事了。今天你们好好在家呆着,哪儿都不许去!”

周蔚从爸爸的语气里听出事情的严重性,可她和黄毅约好了不见不散,她从来也没有在约会的时候迟到过,也没有让黄毅失望过。如果黄毅冒着危险出来却见不到她,该有多失望,多难过?会不会觉得她是个不值得信任的人?她从小受的教育就是要说到做到,她那么爱黄毅,好像不去这次约会就是对不起他,那是她绝对不愿意做的。而且这么严重的情况下,她也为黄毅担心,不见到他,她无法放心啊。

“爸,我和同学约好了的,我必须10点到。”

“今天不行。你不知道,刚才咱们楼上的郭叔叔刚从天安门那边回来。他胆子很大,骑车跑去看,说打枪打得很厉害,死人了,还有好多受伤的。幸亏他跑得快。”

周蔚急得哭了出来:“我们同学约好的,他绝对不会不到。”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呢!都这样了,你们同学怎么可能还来!你就是不去,他们也不会说什么。”

周蔚再也忍不住了,对爸爸嚷嚷道:“不管您说什么,我肯定得去。”

“你怎么这么倔!”爸爸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周蔚觉得今天可能要对不起黄毅了,加上对黄毅的担心,一下哭得稀里哗啦的。她突然就觉得,为了黄毅,她居然愿意背弃自己的家。她那遍布泪痕的面庞和发疯一般的焦灼把爸爸、妈妈和奶奶吓坏了。她一向都是稳重听话的好孩子,从来没有违拗过父母。而且以前不管是受伤还是失望,从进了幼儿园没多久她就再也没有在爸妈面前流过泪。但爸妈也知道,周蔚是个特别犟的孩子,自己拿定了主意的事儿就不会放弃。这是她大了以后第一次在家人面前大哭,爸爸拿她没办法了。还是最爱她的奶奶出来打圆场:“你要不放心就陪孩子去一趟吧。”

周蔚这时候平静下来一些,说道:“爸,您也不用陪我,我自己去看看就行。如果过了10点一刻还没人来,我就回家。”

爸爸摇摇头:“你一个女孩子我没法儿放心。我跟在你后边儿,行吧?”

就这样,爷儿俩差一刻10点的时候出发了。胡同里没什么人,还不觉得什么。到了二环路上,人开始多起来,骑车的、走路的,大家都是神态紧张形色匆匆。周蔚在她和黄毅约定好的路口停下来等,这时是差5分10点。周蔚的爸爸忘了自己的承诺,不由自主走到周蔚身边站下,陪她一起等着。突然,他们俩看到一个二、三十岁的男子走到他们前面过马路,这人上半身的白衬衫被撕扯得有些破烂,上面血迹斑斑。突然看到鲜血,周蔚吓了一跳,心突突突地,好像就要跳出嗓子眼儿。第一次真切地意识到危险就在身边,她一把拉住了爸爸的手。爸爸赶紧挡在她面前,小声说:“你看看多危险!”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周蔚从来没觉得这么难熬过。“你怎么还不来?!”周蔚心里一边埋怨,一边担心地想着,眼泪不停地在眼眶里打转,又不想让爸爸看到。可是他们一直等到10点20还是没有黄毅的影子。

“你看,我说了他不会来吧!就你这么死心眼儿。咱们走吧。”爸爸叹口气说道。

周蔚心里难过又害怕,不知道黄毅是真的违背了诺言,还是出了什么危险,但答应了爸爸的事就得做到,她也不想爸爸为了她冒太大的风险。

下午她和爸妈以及楼里的几个邻居一起走到长安街上察看,发现新建成的国贸中心整个大楼的玻璃都被打掉了,光秃秃地矗立在那儿,触目惊心。这天晚上,包阿姨带着儿子郁新亮来了。包阿姨是周蔚妈妈最要好的朋友,是妈妈小学和中学的同学。阿姨家在燕山石化,儿子在北工大念书。这次是因为没有儿子的信儿实在担心,就出来找了。还好,郁新亮前一天没有去参加绝食或者游行,还在学校念书呢。阿姨就在第二天回燕山之前带他来周蔚家住一天,看看形势再去火车站。郁新亮虽然有同学在广场,但也没听说太多当时的情形,只是说当时有人广播让撤离,他们就撤了,还好没有什么同学受伤。周蔚还在惴惴不安地担心着黄毅,一直没有他的消息。但是现在的情形,更大的事情塞在心里,只能把对黄毅的担心先压一下。

周一开始学校停课了,要停一周。停课的通知是通过广播知道的。外面的大街上都是荷枪实弹的士兵,尤其是二环路,几乎每隔一米就有一名士兵。大街上空空荡荡,即使偶尔有人走过,也没人说话,一片死寂。

周五是周蔚的生日,可是大家都没情没绪地,谁还在意她的生日呢!早上,周蔚和妹妹坐在楼前的空地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复习着功课。包阿姨和郁新亮周一晚上回去了,周蔚爸妈也在周三去上班了,只有周蔚周蓝姐妹俩还留在家里。天湛蓝湛蓝的,时不时地能看到直升机从头顶飞过。每次看到直升机,周蔚都恐怖得觉得那上面装的都是尸体,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滴下血来。对政府的这次行动她觉得不安、惶恐、害怕、难过。正出神想着呢,有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周蔚!”她抬头一看,黄毅那辆墨绿色的26男车停在眼前,黄毅正片着腿儿在车上呢。周蔚噌地跳起来:“你。。。”

黄毅把车支子放好,转过身来。周蔚走到黄毅身边,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对不起,让你担心了。”黄毅轻声说道。周蔚伸出手去,紧紧攥住黄毅的手。黄毅轻轻一拉,她就不由地抱住了黄毅。周蔚感受着他的温暖,委屈、难过、害怕和担心过后的放松。。。各种感觉涌上心头,真想痛痛快快地哭一场。只是周蓝还在旁边,她忍住眼泪,说道:“你没事儿就好。”周蓝看到这儿,赶紧说:“我什么都没看见啊!我先回去了。”

周蔚看周蓝走了,拉黄毅坐下来,迫不及待地问道:“你怎么回事儿啊?你知不知道我都快急疯了!星期天我和我爸大吵一架才跑出来,在雅宝路那儿等你到10点20。你哪儿去了?”

“我妈把我锁起来了,我今天也是撬开窗户出来的。”说着,他伸出自己的右手,手心里有两条又深又长的血痕。“太使劲了。”他自嘲地笑笑:“不说这些了,今天是你生日,怎么也得出来看看你!生日快乐!”

周蔚的气儿马上消了,心疼得赶紧跑回家拿了红药水来给黄毅涂上。又接过黄毅手里的盒子,盒子上有漂亮的缎带。盒子底下有一块白色的泡沫塑料垫着,泡沫塑料上就是那架完工了的带着黄毅血迹的F-16模型了。迷彩的机身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有机玻璃的小罩下是机舱,小巧的轮子和支架,流线型的机翼象是可以带着小飞机马上起飞似的。飞机的四周,黄毅还用纸叠了18朵颜色各异的小花。一封信就静静地躺在“花丛”中。周蔚开心地叫起来:“真漂亮!谢谢!”她迫不及待地打开信,是黄毅写的一首小诗:

十八朵花

十八朵花,十八个岁月

十八朵花,十八个思念

一岁时,你是朵小花,那般弱不禁风

两岁时,你是朵小花,已能在微风中独立

三岁时,你是朵小花,充满好奇和迷茫

四岁时,你是朵小花,无忧无虑天真无邪

五岁时,你是朵小花,出落间已如一个小大人

六岁时,你是朵小花,此时的你俨然是个小学生

七岁时,你是朵小花,绽开的笑脸象红领巾般鲜艳

八岁时,你是朵小花,恶作剧伴在你的身旁

九岁时,你是朵小花,喜欢忽然凝视着什么不能自已

十岁时,你是朵小花,梦想着自己成为什么什么家

十一岁时,你是朵小花,忽然体味到愁的滋味如何

十二岁时,你是朵小花,确实是朵出落人丛的小花

十三岁时,你是朵小花,初绽的苞蕾引人注目

十四岁时,你是朵小花,知道青春的梦已经来临

十五岁时,你是朵小花,明白青春不全是甜果

十六岁时,你是朵小花,孤独喜欢上了你

十七岁时,你是朵小花,苦闷和期待伴随着你

十八岁时,你是朵小花,从此有个人爱上了你

看着这首可爱的小诗,周蔚嘴角露出了笑意。黄毅轻轻搂过周蔚,亲吻着她,慢慢说道:“蔚蔚,我爱你!祝你生日快乐!对不起,我没法儿呆时间长了,我妈要回去查岗。信你慢慢看。我就是要你知道我爱你,我的心一直都在你这儿,过生日可不能伤心啊!” 周蔚正想张嘴说什么,黄毅用手指竖在她嘴上,轻轻嘘了一声:“明天如果可能我一定出来看你。”

第二天黄毅果然如约来了,而且带周蔚一起去了黄毅做航模的少年之家。少年之家离黄毅家不远,是东直门附近小胡同里一所小小的四合院。院子中间是一小片空地,有几个小花坛和一个那年代常见的地上砌起来的水池子,上面是自来水龙头,一个院子的人就共用这个水龙头。院子四周的小平房有些矮小灰暗。童老师也在,还有和黄毅最要好的关鹏和孔凡谦。这是周蔚第一次见到黄毅嘴里经常提到的童老师,30多岁的年纪,脸晒得黑黑的,很精明强干的样子。童老师正在院子里的水龙头旁洗菜,见他们俩一起进来,不由得打趣道:“稀客稀客!我们都和黄毅说好几回了让带你过来,今天终于见到了。”说着就从上到下打量着周蔚。周蔚被看得浑身不自在,脸都红了。“行了吧,我的童老师!”黄毅不由分说拉了周蔚进了他们经常活动的小屋。

“你别害怕啊!童老师是好意,她跟我妈似的。”黄毅一边乐一边对周蔚说。

“你是说跟见公婆似的吗?”周蔚也乐了。

关鹏和孔凡谦也走出他们呆的小屋来打招呼。关鹏和黄毅差不多身量,大眼睛,帅帅的。孔凡谦瘦高瘦高的,小眼睛,看着很乐呵。大家一起动手,很快给周蔚做了一顿香喷喷的打卤面。当大家举起杯子一起祝周蔚生日快乐的时候,周蔚觉得心里被幸福塞满了,乐得合不拢嘴。

 

[1] 详见https://www.secretchina.com/news/gb/2005/01/18/81535.html: 《5.19赵紫阳在天安门广场的讲话》。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wzuo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支持!
江一泓 回复 悄悄话 好棒的文笔,还有怀旧的歌曲,谢谢分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