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幽幽谷

一直在心里有个梦: 拥有一块地,芳草萋萋的一个山谷,层林尽染、溪水淙淙 - 很安逸、很治愈、很幽幽谷!

若懂,这便是当下最美的景致;若不懂,就算是春暖花开,亦不过是季节的一段轮回。
个人资料
正文

【再见青春 - 晚熟的果子】

(2019-06-25 20:04:54) 下一个

【再见青春 - 晚熟的果子】

一直认为自己是个晚熟的人也确实如此。比如,初中的时候,年级里甚至班级里盛传XXX和XXX在相好,听到,即不会好奇也不惊讶,应该是对“相好”没感觉。

能找到我吗?

家附近有个商店,卖些油盐酱醋茶叶,鱼呀肉呀青菜,糖果点心之类的。有个买菜小哥叫徐X刚,据说中学没毕业就去卖菜了,原因是他父亲意外过世,他要帮着他母亲补贴家里。商店里的售货员大妈大婶大姐对他都特别好,听她们和他打招呼说话就知道的确是这样。

高一的那个暑假,某一天,和闺蜜Sue一起去买菜。Sue就住我家楼后面的那一栋。我家3楼,她家1楼,所以从我家阳台由上往下就能看到她们单元厨房的窗子和她们楼道的入口。

Sue,小学是中关村二小的,一直是班干部,中学时我们同在八一中学的女生团体操班,她也一直是团干部。年龄比我年长一岁,感觉上,却比我成熟很多。那时候她已经有被比较早熟的小学同学(好像那个男生也是早早的就接触了社会)追求的经历,这种事对我而言就是故事,听了之后也就是构建了一个概念,用现在话来说就是:表白与被表白。

 

因为住前后楼,上学放学同路,所以,渐渐成了闺蜜。

 

那时候东西真是便宜,特别是夏天有一段时间,季节时令的关系小白菜、西红柿、黄瓜、茄子、豆角。。。有时是按堆儿卖,有时用秤称。

那天,买了什么菜不记得,只记得找钱的时候徐X刚找了一堆零钱,二分、一分、五分的,也不递到我手里,是用他的手托着硬币让我到他手心里拿。我的手指刚碰到几枚硬币他就攥起了拳。。。

Sue就在旁边,其他顾客都在挑那一堆一堆的菜,我一下很是气,因为,他这么一来好像我和他很熟,可是,我们根本不熟!抽出手指说:讨厌!他就很无赖的说:别生气呀。Sue帮我接了钱。转身我们又去屋里买肉,很长的队,Sue在旁边打着趣:刚才脸都红了,怎么回事?我说,没事儿,那人神经。好容易排到了,开口说:要2毛钱瘦一点的,卖肉的说:哪儿瘦哇? 徐X刚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这一次,他没跟我们说话,直接和卖肉说:给点好的,说完就走了。

那天的肉挺不错。回去的路上,Sue看我的眼神怪怪的,我知道她想什么,就说:真的不认识他,再说,我还要上大学呢,等上了大学,我会谈一个特别特别特别热烈的恋爱,轰轰烈烈的那种,你信吗!

 

现在想想,那时傻傻的,还有那么点儿可爱。什么是轰轰烈烈的爱情?到现在也没遇到那个期待过的特别特别特别热烈的爱情 - 可能连我自己也不知道那个“特别特别特别热烈”是怎么个特别怎么个热烈!

 

以后的很长时间里,我都只去另外一个店,虽是远一些,但,清净。后来我们搬家了,就再也没回去过。从此,我也有了一个不知是好还是不好的习惯,就是:躲人躲事,因为躲开即简单又方便而且还work well。这就是俗话说的 - 眼不见心不烦吧!

也许在我那时的年轻质朴的想象中的爱情观里,邂逅一个人应该是雅致的,轻快唯美,不食人间烟火,浅浅喜,静静爱的那种。对,金牛座还比较慢热。围炉煮雪慢慢来的那种。

 

集体照里找得到我吗?其实不难找。:)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Redeastme 回复 悄悄话 E position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啥无主席?额也就是我们家主席?这撒名快10多年了,也不让改,就这么着混吧:)给大家拼点乐
绝对小声音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无法弄,这个名字容易记!:)今早海洋蓝的跟贴里说这个照片里有一个男生像无主席。。。这一会儿就有一个"无法弄", 让我这个城里新人不得不这么发问 ~ 阁下可是无主席?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额也碗熟:)中学里人家说谁跟谁好,我怎么就看不出来呢?
绝对小声音 回复 悄悄话 Hi Joyce, 哈哈,不是C位的那个。晚熟,一种是年纪小点,一种是相对更青涩,我是全占了。而且,小时候照相都不笑的,会笑着对镜头的时候已经懂怎么开始美了,显然,我那个时候还没开窍。:)
joycewu12 回复 悄悄话 是不是第一排C位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