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随波逐流 - 活在美国的我们 第八十六章

(2018-09-24 07:24:09) 下一个

86 911那天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一号,星期二早晨,肖雨禾像平时一样,七点之前就到了办公室。她倒了一杯茶,慢悠悠地打开计算机查看邮件。

刚过七点四十五分(纽约时间八点四十五分),隔壁格子间的印度同事纳迪姆端着一杯咖啡过来了,笑嘻嘻地说:“看见新闻没有,一架飞机撞到世贸中心的大楼里去了!”

“开什么玩笑?!”肖雨禾不信。

“真的!你去看,新闻里反复在播呢。”纳迪姆瞪大眼睛说。

看着纳迪姆那付认真的表情,肖雨禾也端着茶杯,好奇地跟纳迪姆走到过道的电视机前看新闻。很快又凑过来几个同事,大家看着新闻,议论纷纷。

“什么水平的飞行员啊!”

“该不是喝醉了吧?”

“也许没睡醒,还在梦里吧!”

“我看是导航系统出了问题吧。”

“刚刚起飞,应该是飞机自己的问题。失控了吧?”

“是地勤维修人员的责任,这么大的事故,这些人都应该进监狱!”

“我看还是飞行员的问题,他在空中调头呢!是不是一边开飞机,一边喝酒?酒驾!”

大家都觉得这个飞行员笨得离谱,可是没人多想。然后纷纷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肖雨禾的一杯茶还没喝完,听见有人惊呼:“又一架飞机撞上了另一栋世贸中心大楼!”

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大家面面相觑,脸色都变得严肃了,甚至有些恐惧。肖雨禾心里也开始忐忑,觉得事情严重了,这不可能是意外事故。好些人都聚集在电视机前,七嘴八舌地猜测,可是没有一种说法能解释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工艺组长强作镇静说:“都回办公室去吧,聚在这里让客户看见了不好。别忘了,咱们的项目日程很紧,干自己的事去吧。”

人散开了,可是情绪并不能平静,还是三三两两的在小声议论。

肖雨禾心里也有些慌乱,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头。她在网上搜索一下,没有找到更多的报道,她努力让自己静下心来,拿出自己今天应该完成的文件。的确,日程很紧,她开始强迫自己的情绪进入工作状态。

八点三十七分(纽约时间九点三十七分),电视里播放第三架飞机撞垮了国防部五角大楼,又过了半个小时不到,第四架飞机坠毁在华盛顿西北边山区。

这一下,办公室里炸了锅,大家不知所措,人人面带惊恐,三五成群的议论纷纷,没有谁还能静下心来工作了。

大约十点多钟,项目经理从会议室里快步走出来宣布:“大家立刻疏散,离开办公室,回家!”。

吴安玲跑过来,一脸紧张地对肖雨禾说:“我接到儿子学校的电话,让立刻去接孩子。你走不走?”

“当然。”肖雨禾紧张得心跳都加速了,她关上计算机,看了看铺得满桌的文件,犹豫了一下,没有收拾,匆匆忙忙拿上自己的包,奔向公司车库。

车开到了街上,肖雨禾才注意到,整个休斯顿市中心的街道上布满了警察,每个拐角处都停着警车。警察们全副武装,表情凝重地站在警车旁,盯着来往的车辆。车流从各个办公楼的车库涌到街上,每个开车人的脸都是绷得紧紧的。

同一天早晨,七点前余争鸣就到了预定好的酒店会议室。他今天要作报告,听众都是来自不同公司的代表,是他们的潜在客户。之所以选择这家酒店,是计划在报告结束后,邀请所有来开会的代表在这里用午餐。余争鸣花了好多天来准备这个会议,他希望今天的报告能够成功。

八点钟,会议刚刚开始,他才讲了几句开场白,还没进入主题,一位代表的手机响了。他有些不悦,正想告诉大家把手机关上,另一位代表的手机也响了,紧接着,几乎所有人手机都响起来。

这太奇怪了,余争鸣一时不知所措。尴尬中,他听见自己手机也响起来了,电话里传来经理的声音,很严肃,要他立刻停止一切活动,赶快回公司。

他立刻宣布散会,所有参加会议的人都是一付惴惴不安的表情,急急忙忙走向停车场。

肖雨禾到家时,余争鸣已经在家了。他一脸严肃地在看电视,见肖雨禾进门,不等她开口就说:“我已经到青青的学校去过了,还没有停课,学校看起来还正常。”他又讲了今天早晨的经历,然后说:“这件事情可能比我们想象的严重,说不定美国要有战争了。”

余爸爸和余妈妈吓得几乎瘫软在沙发上,眼睛直直地盯着电视屏幕,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电视机里反复播放世贸中心被撞的过程。两架载满乘客的大型客机,瞄准目标后,分别加速撞进了那两栋美国人为之自豪的地标建筑,烈焰从楼的中上部喷射而出。

肖雨禾从电视上清楚地看到,那种烈焰就像是炼钢炉里喷出来的火。还有人竟然从一百层高楼的窗户往外掉,是不堪忍受被活活烧焦的痛苦而跳下来的,还是被强烈的热浪推出来的?不得而知,其状惨不忍睹。

在极高温度下,仅仅一个多小时,两栋一百一十层,巨大而又豪华无比的大楼被烧得像酥松了的饼干一样,在烈焰和浓烟中自上而下地垮塌下来。

强烈的震动使得周围的几栋几十层的大楼也开始裂成了碎块,声音犹如滚雷,周围建筑的玻璃窗被震碎,烟尘腾向半空,砂石瓦砾横飞,滚滚的水泥碎块和粉尘渐渐笼罩了曼哈顿南端。

人们用各种方式掩盖着口鼻在街上狂奔着逃命。无数的汽车被淹没在洪流一般的水泥碎块和粉尘中。恐怖的场景胜过了任何一部好莱坞灾难大片。

不可一世的国防部五角大楼被第三架飞机撞垮了一半,受伤的人们被人从尘土和废墟中往外抬。现场也是一片狼藉。

电视屏幕上的实况看得人心惊肉跳,全家人的情绪都沉浸在恐怖中,很长时间都没有人说话。过了好一阵,余争鸣终于打破了沉默:“小布什上台才几个月,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我看严重的程度可以和六十年前的珍珠港相提并论了。”

余爸爸说:“这么大的楼,这么快就烧酥了,这温度得多高啊,得有多少人死在里面啊?不会影响到中国吧。你要不要晚上给你妹妹打个电话,看他们怎么样,也报个平安吧。”

余妈妈反复嘟囔着:“太吓人了,太惨了,要死多少人啊。”

停了一下,余爸爸把头转向儿子:“你们怎么办?还能正常上班吗?”

余争鸣也没有答案,想了一会才说:“等一会,总统应该出来说话吧,看看他怎么说。”

一直到余青青放学回家,电视机里还是重复着世贸中心和国会大厦被撞的过程,并没有看见布什总统露面。

晚饭桌上,一家人忧心忡忡地议论,余青青说:“我们学校一直在上课,我都不知道事情这么严重,老师也没有说。明天我还是照常上学,到学校看看情况再说。”

大家还没放下筷子,赵跃进就来电话了:“听说了吗,这是恐怖分子干的。我女儿上的幼儿园都关门了,我们小学也停课了,没说停几天,你们公司怎么样啊。事情怎么会这样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