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一〇五.资本主义好残酷 不出所料,几天后,肖雨禾和郭兰也被公司裁员了。郭兰说她自己暂时不打算找工作了,因为根本没有工作可以找,还不如去帮老公办旅行社。美国经济惨不忍睹,中国经济却在蓬勃发展,出国的各种考察团越来越多,老公已经忙不过来了。 吴安玲则被调到了公司的另外一个非专业部门去临时帮忙,看见了这么多人被裁,自己能留下来,实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〇四.覆巢之下 肖雨禾漫不经心地收拾自己的办公桌,把堆在桌上和地下的文件图纸都分门别类地规置起来。项目叫停,这些东西只能归档了,什么时候还能再打开,没有人知道。收拾整齐了,她呆呆地坐了一会,郁闷地抓起茶杯,到茶水间去倒杯茶。 吴安玲站在茶水间的水槽边,心不在焉地从纸巾卷上往下扯纸巾,嗤,嗤,嗤,嗤--,旁若无人一般欣赏那撕纸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〇三.裁员开始了 在美国的工程设计公司,客户是按工作小时计算报酬的,现在这种形势下,客户公司都不肯随便花钱。增加设计工作量,却不肯增加设计时间。而在这种非常时期,设计公司的承受能力非常脆弱,就像溺水人抓救命稻草一样,拼命拉住仅有的项目,根本不敢跟客户讨价,唯恐客户叫停。 公司唯一能做的事,就是让还在项目上的工程师们加班加点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一〇二.赌场里的留学生 电话铃声打断了一家人的晚餐,余争鸣放下筷子,走到厨房的台子边,拿起听筒,里面传来一个不熟悉的声音:“余老师,是余老师吗?” 余争鸣有点疑惑地回答:“是我,请问是哪位?” 那个声音很急促地说:“余老师,我是总工程师谭鑫啊。有件事想请你帮忙,多年不联系了,我也实在是没有办法,才来打搅你的。&r[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〇一.AA制的春节聚餐 肖雨禾给张紫蔷打了电话,约她到一家中餐馆吃午饭,说想托她管理那套出租房的事。张紫蔷痛快地说:“谢谢你给我生意做。记得你那套房子是一个妈妈和她儿子合伙租的,连押金都是一人付一半。明天我就找人去剪草,顺便把院子清理干净,然后我再通知那个房客,告诉他们剪草的钱从押金里扣掉了。看他们以后还剪不剪草。” 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00.出差!回中国! 张紫蔷赶紧走过去替儿子打开车门,只闻得一股酒气扑鼻而来,刘骅已经歪在驾驶座上睡着了。张紫蔷的心都抽紧了,儿子醉成这样还在开车,简直就是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更糟糕的是,刘骅还是高中生,不到二十一岁的饮酒限制年龄,加上酒后开车,这如果被警察逮住,做若干小时的义工是最起码的,弄不好还要进监狱。 张紫蔷连骂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九十九.不同寻常的“礼物” 杨枫叶的父母过完感恩节就走了,他们在杨枫叶生孩子前就来了,在这里帮她两年多,这次是想回国办买房子的手续。 自己的父母刚刚离开,老公马克的父母就要从加拿大过来,说是来过圣诞节,杨枫叶赶紧给他们准备圣诞礼物。又买了彩纸丝带,把礼物包得漂漂亮亮,放在圣诞树下。 前些年,杨枫叶都精心地打扮圣诞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九十八.圣诞节时叹萧条 听皮特说他母亲病了,肖雨禾涌起深深的同情,心想,不论什么国家,什么文化,人和钱的关系都是一样的,她禁不住对皮特说:“九十几岁的人发烧是很危险的,你当真不回去?” “我知道,可我的确回不去,只能尽可能在经济上帮助他们。”皮特说,两人有一搭无一搭的聊起来。 有人开始在前面致辞,肖雨禾和皮特聊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九十七.这个国家需要移民 见一个印度同事端着饭盒从格子间门口走过,杨枫叶说:“我们公司里印度人也很多,中国人反而没有几个?” “印度人没有语言问题,别看说话口音重,可英文基本上就是母语。从小学开始,所有课本都是英文。他们就是沾了这个光。去年公司项目太多,公司就直接到印度去招人。听说还要在印度建办公室呢,招来的人,公司给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九十六.高中生的演出 肖雨禾问余青青:“你的朋友们都选哪些大学?” 余青青头也不抬地说:“玛丽要学艺术,她要报纽约的大学。艾米想当医生,她爸爸让她在A&M上本科,大学毕业后再考虑看上哪家医学院。” 余青青最终还是选定了她最喜欢的A&M,她说:“那天去看,我心里就选定了这所学校,而且我的成绩在这个学校可以进小班。我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