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回陶钧

选一处可以自由粘贴文字的地方终老
正文

正牌情书

(2018-02-01 10:55:49) 下一个
在给你写这封信之前,我认真的在网上搜了一遍。我按照自己的想法分门别类地整理了一番,然后得出结论,情书是可以复制的。为什么要这样说呢,因为在我搜到的一千四百二十八封情书里面,总会有那些个常见词汇出现在大量的情书创作中,例如:湿润(真的很多人喜欢用这个词),心跳,死亡(死掉,死去),春天,呼吸,眼泪,人生路。另外还有一些比较多出现的句式:也许...也许...,但是。(几乎每一篇情书里都会出现)如果...,那么....。(有百分之九十的情书里出现)等等等等。不要嫌弃我做事太啰嗦。我只是想告诉你,写情书我是认真的!说了这么多废话,我并不是想要套用这些现成的词组和句式来敷衍你。恰恰相反,我要万万全全的去掉这些万能词汇,创造出情书界的里程碑!当然了这一切都是为了你。Only you!

其实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呢....,算了,我在你面前撒谎简直就是找死。当然你也不是那种可以被廉价谎言所能欺骗的人,我这并不是想恭维你,我只是想和你坦诚相对,而且对于我个人来说,撒谎确实是一个很难把握的技巧。

好吧,请让我从头开始。人的一生中总会出现一些奇怪的时刻,我说的奇怪的时刻就是那种你以为这一天又要像昨天一样过去的时候,突然之间发生了变化,有可能是出现了一些人或是发生了一些事情,让你觉得这一天的日子确实是不太一样。我承认我是一个较为愚钝的人,因为这样奇怪的日子在我的生活里发生了很多次以后我才能猛然间发现:哦,原来我所期待的就是这样!好了好了,我现在就言归正传!

那一天我和你聊天,说实话我是因为你的照片确实漂亮。碎花的衣裳,短裙和高跟鞋,好像戴着一顶太阳帽,茶色的太阳镜。总之,让我就完全不记得你在高中的丑小鸭模样了。所以说,这个衣着打扮在时下的社会是多么的重要啊。对不起,我又开始跑题了。当天我们的聊天内容,我还能依稀记得,不过我就不在这里无谓的重复了,以免万一你也有印象,我们还会为此引发不必要的争论。我想说的是感觉,我和你聊天的感觉。我发誓,我从来没有听过你说话的声音(我曾经要求过给你语音,你说死不同意),但是在我们第一次发信息的时候,我能清楚的听到从手机屏幕里传来的你的欢声笑语。你的声音非常脆亮,语速快,吐字清楚,腔调起伏大,说着说着有时会停下,反问一句:你在想什么呢?那天我一边在外面走,一边和你聊天。初夏,草场绿色泛着油光。微风,温柔拂面没有凉意。

是的,我不止一次的说过你就是我心中的赤名莉香,是蓉儿,是集聪敏,伶俐,倔强,思考,飘逸,冷酷,狠心,开朗等等等于一身的女人。

可是第二次聊天,你就把我推进了深渊(当然那是你的无心之举)。不过当我看到你手机里传来的那句经典:一个人连命都不要了,还怕什么?我确实感觉找到了答案。我是属于那种喜欢被煽动善于被煽动勇于被煽动的那种人。我一直崇拜那些倒在革命路上的牺牲者,反而对革命胜利后的成功者缺乏敬意(金句之一)。当然,我现在知道自己的命不只是我自己的。

再往后就是零零星星的在群里的碰面了。那次玩具手枪的碰撞是很有趣呢,直接让菜头上火了。不过我还是觉得很自然,很莉香。哦,对了,还有一次关于跨海大营救的灾难片,红色比基尼,黄色潜水艇,oh, those old days....

我有说过一个梦吧?在梦里你跨骑在我的肩头,裙摆遮住了我的眼睛。

(还是写完吧,尽快写完吧。也许你是当作一个噱头来读,来展示,这也很好,就让它还原本来面目。游戏的吸引力在于通关)接上条....

梦里我们一起笑着,不停顿的笑。忽然我脚步踉跄,坐倒在海水里。你也跌落在我身旁,不过我们还是在笑,四目相对的笑。我吻你,你就躺在海水里。

有一次好像是工会的活动,去写一些记忆中的人。你的作业是四人帮。我还认真看完,最近又重新看了一遍,对你文章中隐晦的部分又有了新的理解。你把其他三个人分别比做春,夏,秋,而把冬留给自己。嗯,看来你知道自己是属于“冬”的哈?心意收到了...(此处应该会有强烈的笑声和咬牙声)

请你保持一点点耐心,听我继续说下去。每个人都有很多的回忆,但有些回忆都是只能回忆一次的。(又是一个金句)

那个冬天来了,体内和体外的冬天一起来了。体外的冬天可以用羽绒服来抵挡,体内的冬天却需要伸出手不停的挥舞。这一次我的魔爪伸向了你。于是我俩推杯换盏推心置腹推陈出新。于是有了那条“八不真言”。我活生生的把你变成了一个护士(我喜欢护士的形象,尤其是那些刚加入到给人扎针行列里的年轻人,而不是给别人扎了二十多年的心如咸蛋的护士长),监督着我吃药,测试我的体温,留意我的梦话。在开始的时候,你以为我是重感冒加发烧,并伴有幻想症。于是你给我开了一剂“扳拦跟”。在你发现药不对路的时候,情急而怒,当时你甩下一句话,我记忆尤深,好像是如果我再这样下去,你即便是化身女超人直飞过来也不赶趟儿了。大概是这个说法,不过文字肯定有出入。我当时第一时间的想法是:女超人是不是那种把胸罩穿在外面的打扮?这个思考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去之不绝,绝处逢生,如同一罐过期的水果罐头,你不打开它就绝不会闻到它的味道(金句,又见金句)。如果你看到这里,头脑中有过那么一闪念想要试一次把胸罩穿在外面,那么一定记得拍照留念,因为不好说会有下一次了。

再后来,你发现我感染的并不是普通的流感,是萨斯,而且还伴有家族遗传的神经病史。绝望了,你发觉与人斗也许其乐无穷,可要是与天斗,就真是逗你玩了。绝望中还是留有一句话,大概是说:为什么非要自找苦吃,轻松快乐一点不好吗?

听到这句话,我很感动。那时我已经现了原型真身,是一头陷在沼泽地的困兽。想象一下东京街头的特斯拉。两眼通红,黯然无光,口水横流,四肢抽搐。你的话语好像在前世传来,带着空明的回音。像观音的叹息。

我的灵台中只有一句话重点反复:我要离开了。

写到这里好像不是最初的“正版情书”的轨迹了。不管了,反正已经接近尾声了。其实我想换一个字“正牌情书”。不管怎么样了,我还是回来了,带着家乡的水果和矿泉水。脸上扑着金粉,画着眼线。一张脸洗的干干净净,漂漂亮亮。你有没有听到背景配乐:当挡荡,当,荡——,挡,荡.....

我觉得正版也好正牌情书也好,最重要的是要有金句。这种金句绝对不能是引用或是抄袭别人的。否则一切就都毁了。金句要自己创造,加入自己的感觉。如果感觉暂时不到位,就拐弯抹角的把读者带到那里,就像是自己穿了一身新衣,可是此处灯光太暗,不好展示,于是你就想方设法的走到聚光灯下。好了,本篇的最后金句留给你:沧海横流方显红颜本色,鼓乐齐鸣难掩浪子心声。

说到浪子心声呢,我向你推荐许冠杰的.....,对不起,又跑题了,就此打住。

The End.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