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的澳农手记

两个城市人的理想国日记
正文

像猪一样的狗 ,你到底要闹哪样?

(2017-09-03 01:58:29) 下一个

03/09 周日 一会晴一会雨

最近我妈 我婆婆到点都会微信问我,写日记了没?常常被告知没有 然后瞬间透过手机屏幕就感觉到了背后的失望.......时不时自己对自己说抓紧了,抓紧了啊,找点事啊,没事也得出点事好写点啥啊?!你们说这份--没事找抽的尴尬,也不是想有就要得来的啊。

 

这周我忙,周三也没去山里,周六也没去,今天抓住了机会,必须去出点汗了。天天就盼着这个苦力日呢。刀疤酷新近狗称谓跟着一起上车去山里,脖子上顶着一个文艺复兴装逼高帽(当然,可以的话,他是很想咬掉这个罩子的)屁颠屁颠的走路,看着都带点不平衡的贵族感了。几天来,他呆在家里有点无趣,虽然前几天受伤了失血不少,但是完全看不出对他性格和品质的影响……

进山先看看鸡们,收收蛋,心情还是很愉快的啊。鸡门一开,一只棕鸡迫不及待的往外冲,堵上!我不想乌鸡上次的故事再来一次。开一条缝,我想挤进去,老公和刀疤酷就在门后面静静看着我装瘦子(瘦成一道闪电的那种)嗯,事实是:我没瘦过棕鸡,因为她的耐心和绿豆一样大,直接跳过我的腿,飞出去了……

外面的世界有什么?

诗和远方……

错!外面有狗!

带着高帽子行动不便的酷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向母鸡,母鸡紧倒两个小翅膀飞了一米高,沿着山势往林子里冲,一个飞一个追,后面跟着一个喊(喊得响的那个是老公,我在门边脑子有点转不过来,石化了,这原来是他们三瞬间迸发的激情与速度,我这回有点跟不上节奏了)远远的林子边,我能目之所及的就是鸡毛,白白黄黄的羽衣飞扬状,等我跑过去时,刀疤捣蛋可恶酷已被老公按倒在地,旁边母鸡三米远,在那里不动,我问老公她是死了吗,为什么还站着呢?老公没空搭理我,连喘带骂手下败将……我走过去母鸡的地方,扑扑扑她就飞走了,乖乖,还好没有事

回鸡笼,又剩下四只了,哎,怎么悲剧总是在重演?导演这么缺吗,也不给点新点子新剧本,又拍这老三套来胡弄我们?!真的要抗议了!考验母鸡智商的时刻到来了,要是比不过乌鸡,那死去吧……算不算活该倒霉蛋?

 

和老公一起回到屋子门前,我们地上种的撒的各种花籽植物已经被酷酷踩踏的不像样子,什么都还没长呢就已经忘了种哪里了,老公出主意,插小树枝,树枝尖头朝上,再踏的话,让他有来无回(呵呵,看你再敢来踩?)尤其是在一棵新长出的芦笋周围,密密插了一圈,这么可贵的第一批活物,得重点保护。说起破坏性,酷酷排第一,但绝不是唯一的坏蛋。我们种的竹子,哎别提了,特意买的能吃笋的那三株,基本被袋鼠还有兔子的,替我们把竹叶都品尝完了,现在光秃秃几根枝子,风中摇曳,惨不忍睹。

 

活忙了会,晴天变脸,刮风又下起大雨来,赶紧去鸡笼那里,准备关门。哎哟喂,母鸡已经回来了,5只一笼,一个都不少了,而且风力助阵门都自动给关上了,这智商啊,还比啥?歇歇睡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clock-tower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爱君羊' 的评论 :不寂寞,不伤皮肤,都是在玩,我们自己家不住农场上。
我爱君羊 回复 悄悄话 连看几篇,第一感觉这绝对是桃源生活,第二感觉是真人耐得寂寞,第三担心经常干体力活会不会伤皮肤
fonsony 回复 悄悄话 微信问我,“写日记了没?” 常常被告知“没有”。 然后瞬间透过手机屏幕就感觉到了背后的失望.......时不时自己对自己说“抓紧了,抓紧了啊,找点事啊
gladys 回复 悄悄话 意识流...
没看懂发生了什么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