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东窗事发 (桃花劫 39)

(2018-01-12 07:23:18) 下一个

            第39章 东窗事发

 

 

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是时辰未到。

大黑回到福州后,每天热线联系文军,要求再做一单。因为上次的联系宣传,消息走得很快。这时福州已有上百人找他要求买军牌。甚至赖昌星的副手亲自上门找大黑要50付军牌,价格涨到五万一付。

文军耐心地对他讲,老许小高都不是军人,他们几乎是你要多少军牌都有。这军牌会是真的吗?文军这时开始怀疑,大黑讲送到警备区验过真伪的话也是骗人的。大黑也承认他是拿到金丰宾馆的张总验过的。张总是警备区转业的。这就对了,现在的造假技术,足可以欺骗曾经的技术。

大黑在电话里大骂文军不是兄弟,是胆小怕事的孬种,钱送到眼前不赚,是十足的傻蛋。

文军,“别太贪了,这是不义之财,是骗财,而且是几百万的巨骗,足够坐一辈子牢房的。”

大黑:“你他妈就不是个男人,男人的种性都没有,阳痿!等着我把小可送到武汉你那里,看你还阳痿不?”

文军:“我好心劝你,你不仅不听,还乱来,你要是敢把小可送来,我就把你在小岛嫖娼染性病的事对你老婆讲了。”

“你个狗日的,我没得性病。前天我带文牛皮又去嫖了的,那个白虎真的是水土不服,没有性病,牛皮兴奋地弄了两火。”大黑在电话里破口大骂。

“大黑别扯远了,你千万不要再碰假军牌了。已经卖出去的,想办法委婉地告诉买主,叫他们碰到查军车的注意点。”

大黑也的确按文军的话分别找到了买主,有的买主是搞走私的,根本不怕真假军牌。这样更坚定了大黑再做一单的决心。

他挑选了十几个运输走私油(赖总旗下)罐车,讲明了军牌有假,价格降到二万,这样他与小高私下联系,谈好了按一万元进价弄了二十付。

纸包不知火,终究还是东窗事发了。

中南石油张总的车被警备区抓住了。张总找文军,文军对张总讲,你也知道是阮参谋长介绍的,阮参谋长手下有个连队在守你手下的油库。你叫司机找连长,阮参谋长肯定会给你个说法的。

阮参谋长与警备区很熟,本来武警是从警备区中分出来的。很快扣的车放了,假军牌没收了,钱却没有退。张总考虑到阮参谋长这么年轻爬到这个职位也不容易,加上油库负责人说情也就算了。

福州几天时间里,路上多了很多军车,警备区也上路查车,很快把假军牌车抓了一半,有的有门路找关系摆平了,有的就直接找到大黑。由于数目大,军警找到了大黑才由军转民的单位。单位领导与军方也很熟,为大黑扛了,但要求大黑交出文军。

光屁股一起长大的兄弟朋友,打了又好了,骂了也很快又玩在了一起。这时,大黑也为文军在扛,好在交易军牌时大黑不在场。大黑就对军警交待:他是在火车站认识的文军,根本不知道文军是干什么的。后来他与小平交易的20付军牌只有一天,他火速退钱退牌才保住了他的平安。大黑这时心里对文军当初不要他在场充满了感激,并叫文军换电话号码后再与他联系。

军警与福州警方通过电话查到了文军在武汉住过的几个地方。这个消息被公安局的刘公子知道,火速通过周公子并转告了老许,老许又马上通知文军。

幸而文军对假军牌早有担忧,并提前进行了防备,电话是文山租住地,手机号码是在福州的临时号码,他一回武汉,在一周内就丢了。

文军按老许的要求,丢掉一切用过的与军牌有关的,如军衣军证电话。携王凤霞逃离武汉市,去一个从来没有去的地方,找一个认识又无任何渠道关系的地方躲避,一个月后再用公用电话联系他。

文军想了很久才找到适合条件的一个人――那就是白明亮的姐姐家。

文军踏上了逃亡的旅途。

一个正规生意人,一个视骗子如仇人的人,忽然成了逃犯,文军不由心中五味杂陈。

当他来到白明亮的姐姐家时,白姐姐家已面目全非了,好在福利院的白妈妈还在,看上去白妈妈的精神还好,只是显得苍老些。满头的白发和古铜雕刻的脸上写满了岁月的艰辛。福利院很快把白姐姐联系来了。

白姐姐见到文军就扑上去抱着失声痛哭,王凤霞在一旁也禁不住落泪。

旁边一位漂亮的小女孩拉开白姐姐后,自已竟扑到文军怀中哭道:“舅舅,你咱说话不算数呢,一直不来看俺。”

文军这时才恍然大悟,这不就是巧儿么,几年不见长成了楚楚动人的大姑娘了。

抱着可爱的巧儿,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背道:“是舅舅不好,巧巧莫哭。”

用白姐姐的身份证,在白妈妈对面的民政招待所开了房间。不用解释,文军和王凤霞的名义是不敢开房间的,弄得文军如惊弓之鸟。

白姐姐这几年的变化太大了,首先是憨厚的姐夫,一次晚餐酒后开车,一个人把车开进水塘中,当地村民捞出尸体白姐姐才知道灾难来临。前年才改嫁给一个屠夫,这个屠夫也是离过婚的。他的前任是经受不了他的酒后家暴离开他。而白姐姐继续重复着他对他前任的故事。

最可恨的是,由于屠夫的长期家暴,养的儿子很早辍学在社会上当流氓,二十岁,天天与不同的问题女孩上床,差钱就回家里偷或抢。

可怜的白姐姐遍体鳞伤,整天以泪洗面。巧儿是个懂事的孩子,每天看到受苦的妈妈,除了相互抱头痛哭外,也无法改变现状。

这不,巧儿初中毕业了,被武汉表演艺术学校录取了,一直无钱报名。好在她报的是文学编辑。否则,文军会反对进什么“文化艺术表演”类的学校的。

文军当即给了五千元白姐姐,叫巧儿快点去上学,因为学费只有两千元,生活费和其他费用不到两千元,又给了白姐姐两千元,叫她常常带点东西白妈妈。

白姐姐硬是不收,还是巧儿现实地帮文军塞给了白姐姐。

文军一直有个冲动,要冲到白姐姐家中把那个屠夫痛打一顿。巧儿倒十分赞成,白姐姐苦苦哀求不准去,如果文军打了走后,她将迎来的是加倍毒打。

王凤霞也讲的很对,如果闹大了,惊动公安局就更麻烦了。王凤霞建议以家暴的名义去法院申请离婚,这个建议很快被白姐姐否决了。

当然文军那见不得人的事情,没有让白姐姐知道。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