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岁月年轮(七 十七)

(2017-12-02 13:29:51) 下一个

第八章   羊城遇险(4)

 

我们一行七人辗转到达广州动物园南门时,起码过了12点,正是吃午饭时间。

动物园大门采用牌楼形式,四柱三间,蓝色琉璃瓦屋顶,华丽而气派。两边则是平房小饭馆,足有二十多家,家家游人爆满,我们都快走到头了,也找不到座位,看来只能吃盒饭了,正要掏钱,忽然身后传来柳叶的喊声:“傅安刚!叫大家快来吃饭。”回头一看,她们每人端着三四个盒饭走过来,原来她俩为我们买饭去了。

“这怎么好意思,多少钱一盒?”我们接过盒饭马上掏钱。

“什么钱不钱的,我请客!”柳叶收住笑容,认真说道。

“那怎么行?我可不能白吃。”我坚持要付钱。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婆婆妈妈的,我说不收就不收,再啰嗦,我把饭扔了!”柳叶沉下脸,抬手真要摔。

“看见了吧,柳姐就这脾气,你们就别推辞了,朋友嘛。”艾米尔拦住柳叶。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啦。”余江涛大大咧咧拿过两盒。

还能说什么呢?这种豪爽大方之举,本该是男人所为呀,居然要初次见面的美女请客,想想都汗颜。

广州动物园是全国三大城市动物园之一(其他两个是北京、上海),

每天参观人数近万,都下午了,进园游客仍旧络绎不绝,不过门票减半,每张5分钱。余江涛吃完饭就去买了7张门票,进门前,傅安刚又买来3斤香蕉请大家,分给胡小辉时,他说啥也不要,塞给了柳叶和艾米尔。

 

进园后,迎面就是一张很大的园区导游图,介绍园内基本情况,标明各类动物所在位置及参观路线。

园内按动物分类布局,分为中心展区、飞禽大观、盘龙苑三个游览区,占地面积40公顷,饲养和展览着各种飞禽走兽、海洋鱼类、两栖爬行类动物300多种4000余头(只)动物。进门时听工作人员说,认真看一遍起码需要三天时间,半天工夫只能是走马观花,看到哪算哪了。

中心展区主要展出大型哺乳动物,就是猛兽。我跟爸爸出山那年,

在绵阳动物园看过狮子、老虎、猴子,都是关在铁笼字中,放在小屋子里,人一多根本看不清楚。怎么这儿竟有熊山、虎山,动物园明明是一马平川嘛,哪有山?我很好奇。

男生更喜欢看猛兽,我们几个商量了一下,决定把重点放在中心展区。征询柳叶、艾米尔意见,她们也不反对。

我们先来到西南坡虎山,眼前危峰兀立,怪石嶙峋,原来是一座人工堆砌的假山。山旁有几棵小树,枝叶已经凋零,树干都被刮破了皮。

                       华南虎

突然,“嗷!”一声惊天动地的吼声,从山洞里昂首阔步走出来一只猛虎。它那灯笼般的大眼睛贪婪地向四周张望,一条又粗又长的大尾巴不停地摆动,白嘴巴上长着长须,大嘴一张,血红的舌头舔着两颗坚实粗大的虎牙,肯定刚进过食。它头大面圆,色彩斑斓的额上有个“王”

字,全身都是褐黄与黑色相间的粗条纹,毛色美丽,闪闪发亮,唇、颌、腹侧和四肢内侧都长着一片片白毛。

这只老虎足有300斤,它虎眼圆睁,炯炯有神,威风凛凛地凝视着周围,给人一种威慑感,真不愧是百兽之王。

 

“艾米尔,你以前见过老虎吗?”我见艾米尔转到身边,赶快搭讪。

“在乌鲁木齐见过,喀什动物园小得很,没老虎,只有豹子,豺狼狐狸什么的。”艾米尔不经意答道。

得,喀什好赖是个城市,啥都有,东风只是个小县,连个动物园都没有,真可悲!我倏然觉得我们五个就是一群土包子。

 

广州动物园同时又是一个植物展示的园地。绿化配置多选用最具热带风光的椰子树、香蕉、红棕榈树;各种奇特的热带植物花木随处可见,最常见的有扶桑、鸡蛋花等,并采用自然式的组群丛植,使全园充满热带亚热带情调,构成一个山清水秀、绿树成荫、格调新颖、景色宜人的优美环境。置身其中,仿如画中游。

 

熊山距离虎山大约五十多米,假山比虎山的高大,场地宽阔,内有两个水池。山脚下有三个洞,我们到来时,两只黑熊和一只棕熊正在里面呼呼大睡。

“嗨嗤!嘿……”围栏墙上观众大呼小叫,不停地朝洞里扔苹果、馒头等食物,企图砸醒狗熊,以观“熊样。”

最右边洞里的棕熊大概被食物砸中了眼睛,狂叫一声:“哦……嗷……”令人心惊胆颤!

“快看!出来了……”在人们兴奋吆喝中,棕熊揉揉眼睛,翻身站起来,像人一样,后脚着地,两只前爪平缩在胸前,摇摇晃晃向观众走来,好大的个子,起码有3米高,300公斤重,要是挨上它一掌,定难活命。

 

            

棕熊朝大家作揖,乞讨食物,引起观众哈哈大笑,纷纷向它投掷食品水果。艾米尔也笑嘻嘻地从挎包里掏出香蕉,扔向大熊。

“熊是食肉动物,不吃水果的,但是爱吃鱼。”史秋生笑道。

果然,棕熊接住一只香蕉,用鼻子闻了闻就扔掉了,如此重复了几次,失望地放下前爪,慢腾腾爬回洞去了。

“可惜我的香蕉了。”艾米尔咋咋舌头,这是刚才傅安刚送她的。

“没关系,开心就好。”胡小辉安慰道。

 

当我们谈笑风生走进河马馆时,立即被水池中的“水上怪物”—河马吸引住了。它先是静静地趴在水中,只露出两只小耳朵和小块褐色的脊背。远远望去,像是水中的沙滩,或是突起的小岛。

            

大约过了两分钟,只听见“哗”地一声水响,河马上岸了!好家伙,池中的水足足退退下去1尺多!再看它,浑身挂着水珠,披着一件坚厚而粗糙的灰褐色“外衣”,全身无毛,吻宽嘴大,两只小小的耳朵和一双细细的眼睛与那四条又短又粗的蹄子极不相称。它毫不在意人们的指指点点,肆意取笑,一面步履瞒珊地往铁栏旁边走,一面晃动着小耳朵向游人致意,还不时地瞪起小眼莫名奇妙地看这望那,好像在说:“你们老看着我干嘛,难道我长得不美吗?”它走到青草堆旁边,突然张开大嘴,露出一嘴恐怖的牙齿,朝天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后,低下头不慌不忙开始进食。我挺疑惑,河马光吃青草怎能长得这么肥壮?

瞧它那呆头呆脑,丑陋无比的脸嘴,既滑稽,又可笑,真是“不同凡响”!

从河马馆出来,面临选择了,往东是猴山,向南是飞禽展区。大家意见发生了分歧,余江涛、傅安刚、胡小辉要去看猴子;艾米尔、柳叶则想看孔雀开屏;秋生在武汉中山公园看过猴子,欲去海洋馆探奇;而我情愿和美女在一起。我们约好五点半在动物园大门口见,便分开了。

 

我们来到孔雀馆,立即被优雅的环境深深吸引。

孔雀馆是飞禽区最大的展馆,馆舍是栋两层楼房,四周栽着棕榈、幽兰、槟榔等热带植物,还有许多我叫不出名字的热带灌木。五颜六色的奇花异草,几乎把馆舍团团包围。房前架着高大宽敞的方形铁丝网,场地内设置了两座假山和一个椭圆形水池,一只只美丽的孔雀高昂着头,踩着优雅的步子,在草地上踱来踱去。

 

我们来到围栏外面,看见许多人正用各种办法逗孔雀开屏。那年月,人们服饰颜色单调,不是蓝就是灰,连块红手绢也见不到。

在栏杆一端,有两个女生正拿着红卫兵袖章,朝铁网中一只蓝孔雀频频挥舞,可它只是看了两眼便走开了,根本不打算张开它那珍贵而美丽的孔雀屏。

一位中年妇女自言自语:“我来了好几次,从来没看到孔雀开屏,没有眼福啊。”

我看着艾米尔飘逸的绿裙子,忽然灵机一动:“艾米尔,这里就你一人穿得漂亮,去孔雀面前跳个新疆舞,逗它开屏!”

“对!孔雀就喜欢鲜艳色彩,姑娘你一定行,跳吧。”那妇女热情鼓励艾米尔。

“那我试试。”艾米尔爽快答应,立马兴奋起来。维吾尔族姑娘天生爱跳舞,遇到高兴事,或随便一个什么理由,随时随地都能跳舞,而且一跳就全身心投入,从不扭捏造作,半途而废。我暗自庆幸,这回又让我赶上了,可以亲眼目睹漂亮“公主”的美妙舞姿。

柳叶轻轻哼起“我们新疆好地方”歌曲,双手击掌打起拍子,艾米尔轻轻走到那只蓝孔雀面前,面含微笑,翩翩起舞。

她时而俯身,时而仰望,像是来,又像是往,开始雍容不迫,转而轻盈欢快;她一会儿轻舒玉臂,犹如杨柳从风飘舞;一会儿快速旋转,绿色裙摆成伞状散开,露出修长白嫩双腿,荡人魂魄。

艾米尔美丽的舞姿闲婉柔靡,机敏的旋飞体轻如风。她的妙态绝伦立即引来很多人围观,击节叫好,情不自禁跟随节奏鼓起掌来。掌声中,艾米尔舞性大发,激情澎湃,她手眼身法应着掌声,曲折的身段手脚合并,轻步曼舞像燕子伏巢,疾飞高翔似鹊鸟夜惊。

艾米尔就像进入舞蹈仙境,不能自已;观众们也沉静在美的享受之中,如痴如醉,不停地发出啧啧赞美声。

“快看,孔雀开屏了!”有人惊呼,人们马上涌向栏杆。

只见那只蓝孔雀慢慢抖起大尾巴,发出“哗哗”响声,瞬间,彩色的大尾巴终于全部展开,一根根尾羽张开来,就像一把五彩缤纷的大扇子。

看,在那黄绿色的线纹上,散布着许多圆形的“大眼睛”,由多种美丽的颜色组成,有紫色、蓝色、褐色,黄色,真是五颜六色,光彩夺目。它神气十足地张着大尾巴在艾米尔面前走来走去,好像在说:“来,咱们比一比,看谁漂亮?”

 

           

这时,一只白孔雀也不甘示弱,它张开白纱伞似的大尾巴不停地来回走动,吸引人们的注意力。一会儿,它走到蓝孔雀面前,它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像一个高傲的胜利者。

 

看完了精彩的孔雀开屏,大家回过头来赞美艾米尔。那中年妇女尤为高兴:“姑娘,要感谢你呀,你是新疆维吾尔族吧?你的舞跳得太美了,你给大家带来了吉祥,你就是只漂亮的孔雀,亚克西!”

“谢谢大家!”艾米尔脸上又一次笑开了花。

尽管我后来去过许多著名的动物园,但再未见过孔雀开屏,广州是唯一的一次,而每次一想起孔雀开屏,就会想到那个美丽可爱的维吾尔族姑娘艾米尔。

“叮铃铃……”闭馆了。

我们恋恋不舍地离开孔雀馆,赶到动物园大门口,四下寻找余江涛他们,哪有人影?又等了一会儿,便搭车回学校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