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岁月年轮(一百三十二)

(2018-04-25 12:23:51) 下一个

第十四章  火红的军营(8)

 

八月下旬的一天,熊传发派我和胡新华出差,乘卡车去10号发电厂拉蒸馏水,顺便把全班的营养品买回来。蓄电池电源对人有腐蚀,属有害工种,按规定每人每月有5元钱营养补助费,我们一般用它买点罐头奶粉什么的,其实根本弥补不了浓硫酸液对身体的有害影响。

出车司机是后勤大车班长颜勇进。这家伙很会拍吕副参谋长马屁,是孝感兵中第一个入党的人。不过我听肖润田说,颜在后勤处群众中名声可不太好, 孤立得很。

 

全班帮我们装完空瓶箱子后,我看驾驶室就颜一个人,拉着胡新华就往里钻,被颜挡住:“后边去,吕参谋长和张参谋要去部里开会。”

倒霉!怎么和这个凶神撞一块啦?真是冤家路窄,躲都躲不开。我悻悻爬进后车箱。

 

一会儿,张参谋拎着包陪吕景凤走过来,颜勇进急忙下车为其拉开车门,另一只手挡住门楣,把吕让进驾驶室。妈的,一个小小的副参谋长神气个啥?架子比马政委还大。颜勇进脸皮真厚,拍马屁毫无顾忌,一点也不怕人笑话。

“轰轰”卡车两声闷响,向10号进发。

虽已立秋,戈壁滩紫外线仍然很强烈,天气再炎热我们也不敢脱外衣,否则半天就会洒脱一层皮。另外,在戈壁滩搓板路上乘卡车,站比坐好,那样受的颠簸小。

一出营区我就和胡新华站在车头,用聊天打发时间。汽车噪声大,驾驶室的人听不见。

 

胡新华不仅爽朗耿直,还很健谈,我也是个心直口快的人,一会儿便和他聊得很投机,随之双方有了进一步了解。

 

胡新华喜爱打篮球,身高只有1.7米却很灵活,他控球技术熟练,突破上篮能力强,一回中队就挤掉龚焕堂成为主力,司职组织后卫,和李力军一起构成坚固防线,增强了球队实力。

胡新华还会吹裁判。部里每次组建篮球队,四站有四人是常客:单脉冲中队的丁日初(外号“日本人”)、五中队的袁广泉、六中队的李力军和胡新华。到了部篮球队,胡的身份是随队裁判。

 

当听他说入伍前是孝感地区钢犁厂的车工时,我马上来了兴趣:“那你一定是‘红色工人’组织的人咯,它可是响当当的造反派。”

“算是吧,不过……”胡支支吾吾,出言谨慎:“那都是过去的事了,还提它搞么事?”

“我是二中老保,就想听造反派的事。”

“么事老保老造的?九大都开过了,正赞都在讲团结,搞革命大联合,不说这些陈芝麻烂谷子。”

我见他无意聊往事,只好作罢。

44年后,我通过网络找到了胡新华,向他征集写作素材,老胡讲述了自己在文革中的3件事,令我吃惊。其一,67年夏,他是孝感地区最大的造反派组织“七一公社”1号勤务员林洪生的警卫班成员。7月20日晚,他和警卫班持械冲进地区大礼堂,将遭“工农革命军”围困的林洪生抢了出来;其二,9月初他和孝高的“613”一同武力攻打过师专“井冈山”;其三,71年六中队解决他组织问题时,调查过他私持手枪的事,当然最后是说清楚了的,他也顺利地入了党。

我想,老胡当年之所以不愿意说他的“光荣历史”,是怕我给别人乱说。他太小看我了,我也是个讲义气的人。

 

汽车大约颠簸行驶了一小时,来到一个小山口停住了,吕景凤跳下车,捂着肚子朝山坳跑去,颜勇进跟在后面。我挺好奇:“张参谋,吕副参谋长要干嘛?”

张参谋憋住笑:“他突然肚子疼,可能要川稀。”

我悄悄问胡新华:“颜勇进跟去干什么?该不会是给吕景凤擦屁股吧?”

胡笑了:“你真损人。听口气,你得罪过吕参谋长?”

“他修理过我,以后给你说。”

“我也听说了,他爱整人,千万别再犯到他手里。”

看来在四站,吕景凤名声不怎么样。后来到了大树里,他虽然升成正参谋长了,可那副面孔却更加冷峻,好像全天下的人欠他谷子还了他糠一样。

吕副参谋长后来又拉了两次,起码耽搁了半个小时,汽车到达发电厂时都快11点了。我俩卸下空瓶箱子,和颜勇进约定下午3点半在二招汇合,然后他送吕副参谋长去7号了。

 

基地发电厂是全军唯一的发电厂,担负着基地试验、训练、生产、生活的发电保障任务。它地处10号东北方向,座落在一片白杨林中。它的主厂房有三层楼高,厂房左边矗立着两个头脚粗腰杆细的大烟囱,冒着白烟。好奇怪,烟囱怎会冒白烟?

 

不想胡新华给我上了一课:“那叫冷却塔,塔顶冒的是水蒸气,火力发电就是把水加热成蒸汽,推动汽轮机旋转发电,用水量很大,所以水必须循环利用。”

“你懂得真多,不愧是工人老大哥。”胡大我一岁,叫哥不吃亏。

“这算么什,初中物理课学过的吧?”

“学过的,忘了。”那一刻,我脸直发烧,幸亏天热,胡新华看不出来。

我俩把空瓶箱子抬进主机房,立刻被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包围,什么

也听不见。这时不知从哪冒出两个军人(发电厂职工全是军人),帮我们把四个空瓶箱子搬到靠墙的一根粗铁管下,熟练打开阀门,往空瓶里灌注冒着热气的蒸馏水。灌满后,又过来几个战士把箱子抬到厂门口。我们连声感谢,发电厂同志的工作真是周到负责。

 

灌完水已经11点半了,我们得赶紧去二招,晚了要饿肚子。发电厂离二招有3公里路,说远不远,说近不近,走路起码要半小时。听门岗说,这会儿厂里不会有车去10号的,我俩只得走路去了。

那天运气差,一路上硬是没拦到一辆车,紧赶慢赶到二招食堂,米饭馒头卖完了,只有早餐剩下的玉米发糕。

“走,我请你上馆子,谁吃这些破发糕?”我拉着胡新华直奔东风小饭馆。

“好,我们先去买罐头,今天放开肚皮整够。”胡马上响应。

我们来到军人服务社副食品柜台前,花40元钱买了全班本月的营养品:8盒午餐肉罐头,8瓶凤尾鱼罐头,8袋奶粉,装了满满一纸箱。  

那年月基地服务社的副食品质量特好,还便宜。全中队我班吃了是工作需要,其他人吃那就是追求资产阶级享乐,自己掏钱也不行。

 

买完补品,我俩走进服务社旁边的小餐馆吃饭。餐馆里七八张桌子周围坐满了当兵的,正在狼吞虎咽。有张桌子几个哥们还在喝酒,吆五喝六的。东风小饭馆做饭的师傅、服务员也都是军人,烹饪水平比连队炊事班强不了多少,做的菜不是红烧肉就是回锅肉,不过主食却很丰富,有大米饭,馒头和面条,这比起中队伙食要好多了。我每次去10号,必去小饭馆打牙祭,因此一年下来,津贴剩不下几个钱。

胡新华去买票,我找座位,忽然看见杨玉珠坐在靠门边的桌子旁吃面条,急忙招呼:“杨指导员!”

“赵旭东,怎么是你,来10号干嘛?”杨玉珠放下碗,热情问我。

“我出差拉蒸馏水,你呢?”

“我来513医院看病,这阵子经常耳鸣。”

“严重吗?”

“扎了两次针灸,好多了,可能前阵子太累了。”

“你还在新兵一连啊,杜连长呢,你们现在干啥?”

“我和一排在大树里打井,其余人在7号生产地种地。杜兴云早就回12中队去了,我下星期去锅炉队报到。”

“去锅炉队干嘛?现在又不烧锅炉。”

“叫我当指导员。”

“哦,升官了,恭喜!”

“什么呀……”

“你知道付指导员调哪去了?”

“你走后,我就没见过他,听说又调回武汉军区了。”

付洪玉真有本事,当时全军都往基地调干部,他竟能从戈壁滩调

到内地,肯定是找了他的老首长杨得志司令员。

一会儿,胡新华买票回来,见了杨又是一番热情寒暄。他把杨玉珠吃了一半面条的碗推开,大方地说:“吃个么事面条,我和赵旭东请你开荤。”

我赶紧从纸箱里拿出两盒午餐肉罐头、两瓶五香凤尾鱼罐头,对杨说:“这是我俩那份,今天来他个一扫光,祝贺你高升回28号。”

“不行,这是你们的营养品,我怎么能吃?”杨玉珠摇头拒绝。

“杨指导员好见外哦”,胡新华装作不高兴:“我俩可是战友加球友哦,不给面子啊?”

胡新华刚从兰州回来时,和杨玉珠同在六中队篮球队打过球,当时杨玉珠是1分队长。

“既然是老相识,你客气啥?”我也劝杨。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咯,你们等我一下。”杨玉珠起身出去了。

我和胡新华马上用小刀开罐头,可忙活半天就是弄不开,真应了那句老话——罐头好吃盖难开。最后还是服务员帮忙,用钳子改锥撬开的,还差点划伤人家的手。

一会儿杨玉珠从服务社买了瓶“二锅头”回来,服务员端上回锅肉

和米饭。我们放开肚皮,大快朵颐,把四个罐头和两盘回锅肉吃了个干

净,酒却剩下半瓶,米饭没动,全扔桌上不要了。

我今天心情好,可能多喝了点酒,出门时有点头重脚轻,看大礼堂模模糊糊的,遭胡新华笑话:“真冇得用,才二两酒就晃成这个样子,还说下午要去东风湖游泳,非捂死不可。”孝感方言:捂死(淹死)

“送他去招待所睡一会儿吧。”杨玉珠建议。

“只好这样了。”胡新华说完,搀扶着我,杨玉珠扛着纸箱到二招去开房休息。

我醒来时,杨玉珠已搭工兵连汽车回大树里去了。我看离约定时间已不到一个小时,去东风湖是来不及了,便和胡新华又去逛服务社,走到照相馆门前,突然来了情绪,对胡新华道:“好不容易来10号一趟,我们进去照张相吧,当了几年导弹兵,在东风基地总部留个影还是有纪念意义的。”

 

胡新华欣然应允,于是便有了下面这张合影。

 1969.8.25胡新华和笔者(右)摄于20基地东风照相馆   

岁月如梭、时光荏苒,44年后,当在武汉市的胡新华把这张照片从网上传给我时,我激动得久久说不出话来,整整兴奋了一个星期。太珍贵了!

这是我在东风基地当兵的见证,是我一生的荣耀。每当我打开电脑QQ相册凝视这张合影时,那茫茫的戈壁大漠和悠悠往事倏然浮现在眼前,紧紧缠绕着我的心,撵都撵不走。

 

下午3点半,颜勇进开车来到二招找到我们,所幸吕参谋长他们没来。我俩坐进驾驶室,到发电厂装上蒸馏水,轻松回到28号。

这趟公差后,我和胡新华成了好朋友。后来不知他怎么得了个“罐头”的绰号,我可从来没叫过。

 

金秋九月,硕果飘香。伴随着和煦秋风的丝丝凉爽,六中队菜园迎来了瓜果满枝、鲜嫩水灵的丰收季节。

 

菜地里,最吸人眼球的要算1分队的西红柿了。一只只小灯笼似的西红柿,有的红似火焰,有的透出青白,有的青中泛着粉色,他们在绿叶衬托下缀满了枝头,看着让人垂涎欲滴。

 

不料近前一看令人大跌眼镜,靠路边几株树枝上的西红柿,个大翻红的涂抹了一小坨大粪,真臭!可又不像是人为恶作剧,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一周前就有“三只手”光顾菜地。头一天刚刚翻红的西红柿,一夜之间不翼而飞,气得1分队的弟兄们跺脚骂娘,可又想不出应对招数,干着急。  

最后二班的付同成出了个主意,把每个翻红的西红柿抹上大粪。开始多数人不同意,认为这法子太损,还害怕西红柿成熟后变味,可眼瞅着西红柿天天变少,只得赞成,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你还别说此招真管用,涂了粪便的西红柿果然无人问津,而且菜地从此再无窃贼造访。这叫有矛就有盾,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不过我是不打算吃1分队的西红柿了,多恶心!

 

我们分队种的茄子是长茄子,形似香蕉,更像月牙弯刀,全身紫色,油亮亮的,红烧和凉拌都很好吃。夏天大家更喜欢吃凉拌茄子,食堂已做过两次大蒜伴茄子了。那味道,不摆了。

 

电传班的辣椒也很诱人,一种是个大、肉厚的灯笼辣椒,一点都不辣,北方人爱吃;另一种是瘦长的尖嘴朝天椒,肉薄,特别辣。我是四川人,当然更喜欢吃它。

 

外线分队的南瓜、西葫芦是菜园产量最大的品种,起码有300多

斤。老南瓜大的有脸盆那么大,抱在怀里沉甸甸的,吃起来又甜又面,

嫩南瓜长的酷似西葫芦,圆的像个小西瓜,十分新鲜肉嫩。

看着这累累的丰收果实,我们心中充满了自豪和成就感。开始谁也没料到,荒芜干燥的戈壁滩上竟能种出如此新鲜水灵的蔬菜。这给了我们巨大的精神鼓舞和自信,只要我们坚决认真落实毛主席的“五七”指示,发扬两不怕精神,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积极肯干,一定能在戈壁滩上种出更多更好的蔬菜瓜果,大大改善我们的生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抚今追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萨兰乌2' 的评论 : 这个世界也大也小,走着走着,就能遇见共同相识的人。
萨兰乌2 回复 悄悄话 俺在南京空军气象学院有同学是东风基地气象室的,地址是兰州27支局,10栋28号(好像是这个地址)。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