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都史摘编:河南75·8板桥水库溃坝事件——灾难是这样抹去的

(2018-06-04 15:48:50) 下一个

都史摘编:河南75·8板桥水库溃坝事件:比唐山大地震还惨烈的灾难竟然被掩盖了几十年!——灾难是这样抹去的

微信文章  杨海摘编 杨海评论  

河南75·8板桥水库溃坝事件:比唐山大地震还惨烈的灾难竟然被掩盖了几十年!——灾难是这样抹去的

导读:2005年5月28日,美国《Discovery》栏目编排了一期名为《世界历史上人为技术错误造成的灾害TOP 10》的专题节目。随着镜头的缓慢展开,一场场人为导致的灾难惨痛地展现在观众面前。它们包括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爆炸事件、印度博怕尔化工厂泄毒事件等。

当报导逆向排名至TOP.1,观众们无法置信地发现:世界历史上最惨绝人寰的人为灾难,居然发生在中国——1975年8月,河南75·8板桥水库溃坝事件24万余的死亡人数直逼次年发生的唐山大地震!

三门峡水库一直是陕豫的矛盾,1960年代,三门峡水库修建使数十万陕西民众被迫背井离乡移民不毛之地西海固,数十年间,三门峡多次倒灌渭河,使渭南地区遭受无妄之灾。最近的一次是2002年三门峡洪水,陕西损失20亿,河南靠洪水发电赚了2个亿。在政治挂帅的中国,专家是没有发言权的,更何况有良知的专家是那么凤毛麟角,千人诺诺,不如一士谔谔。历史会记住黄万里。

本文记述的事件发生于1975年,地点在中国中部河南省驻马店地区。在一次猝然降临的特大暴雨中,包括板桥水库、石漫滩水库在内的两座大型水库、两座中型水库、数十座小型水库、两个滞洪区在短短数小时间相继垮坝溃决。至于死亡人数,官方公布的数据是2.6万,一说超过8.5万,民间普遍认为超过10万。在中国,数据永远是虚假的,只要那数据关乎真相。全国政协委员乔培新、孙越崎、林华、千家驹、王兴让、雷天觉、徐驰和陆钦侃在文章中揭露,板桥惨案死亡人数达23万人,作家郑义也曾就此作过调查。

1994年,水利部长委会主任魏廷铮在国际水利会议上被问及758水库溃坝事件时说,具体死亡人数不记得,但是不会超过一万人。他的理由是,如果水库溃坝事件的死亡人数超过万人,国际新闻界必然会有报导。一年后,1995年2月,亚洲人权观察发表了关于板桥水库和石漫滩水库失事的报导,第一次引起世人震惊。

由一场特大暴雨而引发整整一个水库群的大规模溃决——无论是垮坝水库的数目,还是蒙难者的人数,它都远在全球同类事件之上,这一天灾与人祸紧紧绞缠的惨烈历史,不能不令文明时代的人类铭心刻骨引为借鉴。

1975年8月8日零时,一场大暴雨导致板桥水库崩溃,随即如多米诺骨牌一般,引发了豫南地区石漫滩水库、宿鸭湖水库等60座水库接连溃坝,酿成了人类历史上最为惨重的溃坝灾难。炮制了中国第一个人民公社,将牛皮吹破天的偌大遂平县变成了末日的遂平湖。30多个县市1000多万人被淹,直接经济损失达百亿。死亡数字至今不明,官方公布的数据是2.6万,一说超过8.5万;民间说法从10万、24万到40万莫衷一是。比较得到认同的说法是超过30万。不仅死难人数,且75-8之悲状亦超过一年后的唐山大地震。如果说后者更像天灾,那么前者就更像人祸。无数村庄在午夜的瞬间就数十米高的洪水荡平淹没。无数人在睡梦中赤条条就被洪水冲出数百里,从河南漂到安徽。就连火车都被冲出十几里,京广大动脉被冲毁100多公里,月余南北断绝。数不清的溺死者隔日即腐烂崩溃,黑压压的苍蝇压断了洪水中仅存的大树,人间地狱亦不过如此。

遭到灭顶之灾的遂平民间于灾后试图立碑纪念,未果。从某种意义上说,75·8浩劫最大的不幸并不是那场水灾,而是灾后当局动用一切手段封杀真相,费尽心机对这场人造灾难的隐瞒和掩盖。36年之后,除非亲历者,大多数中国人都不知道,在人类灾难史上,我们有过多少世界之最。在很多时候,人是一种短视而愚蠢的动物。好大喜功见利忘义见风使舵使一切危险都被人们视而不见和选择性的遗忘。在好莱坞的电影中,中国人造了世界上最大的诺亚方舟;现实中,中国人造出来的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水库。它是一座丰碑还是一座墓碑,没有人能预见到。没有了黄万里的中国,每个人头上都悬着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但我们看不见,不是不愿抬头,就是抬不起头。

2005年5月28日,美国《Discovery》栏目编排了一期名为《世界历史上人为技术错误造成的灾害TOP 10》的专题节目。随着镜头的缓慢展开,一场场人为导致的灾难惨痛地展现在观众面前。它们包括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爆炸事件、印度博怕尔化工厂泄毒事件等。当报导逆向排名至TOP.1,观众们无法置信地发现:世界历史上最惨绝人寰的人为灾难,居然发生在中国!

据《Discovery》节目报导:1975年8月,河南板桥水库因暴雨发生垮坝,9县1镇东西150公里、南北75公里范围内一片汪洋。现场打捞起尸体10万多具,后期因缺粮、感染、瘟疫又致14万人死亡。24万余的死亡人数直逼次年发生的唐山大地震!板桥水库大坝位于河南驻马店地区、三门峡水库大坝之西南,是大跃进时代粗制滥造的产物,因工程质量粗劣、日常疏于维护,至灾害发生时,17个泄洪闸只有五座能正常开启。

1975年8月初,一场台风引发了当地历史上罕见的特大暴雨。河南泌阳县境内汝河上游的板桥水库水位暴涨,水库管理人员在没有得到上级命令的情况下,不敢大量排水泄洪,而外地区石漫滩水库的大量洪水急骤流入板桥水库,加快了板桥水库水位暴涨的速度。

8月7日19时30分,驻守在板桥水库的34450部队向上级部门发出特特急电称:"板桥水库水位急遽上升,情况十分危急,水面离坝顶只有1.3米,再下300毫米雨量水库就有垮坝危险!"在该急电未被回应的情况下,7个小时后的8日零时20分,水库管理局第二次向上级部门发出特特急电,请求动用飞机炸掉副溢洪道,确保大坝安全。这两封急电均如泥牛入海,没有半点回应。40分钟后,高涨的洪水漫坝而过。水库管理局第三次向上级部门发出特特告急电,并紧急开启尚能移动的五扇闸门,但此时水库已经开始决口。

8日凌晨,洪水像脱缰的野马,冲出板桥水库的决口,以每秒6米的速度铺天盖地向下游冲去。仅仅6个小时,板桥水库就向下游倾泄7.01亿立方米洪水。至遂平县境内时,水面宽10公里,水头高3-7米。昔日人欢马叫的遂平县城,顷刻之间一片汪洋。沉睡在梦乡中的人们,在浑然不觉中变成沉溺水底的冤魂。洪水呼啸着向下游奔去,所到之处,水库垮坝,堤塘决口。决口的洪水与上游来水合二为一,汇合成更大更猛的洪水一路狂奔,铺天盖地的淹没了下游的城镇和乡村。

据后来统计,整个驻马店地区96%的面积受灾,许多地方一片汪洋,平均水深3-7米,300多万人口被围困在洪水中。直至此时,上级才决定炸开刘埠口小洪河左堤、洪口(大洪河和分洪道之间的口地)圈堤及河上阻水堤坝分洪,同时指示要确保该地区亚洲最大的人工平原湖宿鸭湖的安全--但为时已晚!几天之内,河南省驻马店等地区、1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共计60多个水库相继发生垮坝溃决,近60亿立方米的洪水肆意横流,9县1镇东西150公里,南北75公里范围内一片汪洋。1015万人受灾,倒塌房屋524万间,冲走耕畜30万头,洪水直接致10多万群众死亡,随后又有14万余灾民因次生灾害而丧生。纵贯中国南北的京广线被冲毁102公里,中断行车16天,影响运输46天,直接经济损失近百亿元,成为世界最大最惨烈的水库垮坝惨剧。

1975年8月8日,这是一个无数中原人民失亲丧友、泣血含泪,理应被记入史册以示警戒的日子,然而当局秉承一贯“报喜不报忧”的原则,用蘸满黑心话与灾民血的笔,将这一天轻松地从人们的视线于其历史中抹去了。

奇怪之处在于,在新闻脉络已经成型的1975年,很多60年代、70年代生人对于这场灾害完全不知晓。甚至事隔三十年后,很多中国人对于此次事故仍然一无所知。

及至《Discovery》当期节目播出后,不少网友还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在论坛发帖求证:“板桥水库事件是真实的吗?是不是国外媒体的恶意杜撰?”其他网友的回复证实了该事件的真实性:"我便是此次事故的幸存。那真是一场不堪回首的噩梦!"


阅读 100000+2843
精选留言
写留言


耄耋童心  置顶
事实真相属实,我当时在陕西咸阳工作(今年82岁),有机器新产品在湖南常德地区生产试验,经常坐火车,从西安到长沙转汽车。1975年突然铁路中断,无法前往。及至恢复通车我即坐火车去长沙。火车到驻马店一带,窗外一片狼藉,到处泥泞,树木一边倒,多数是完全横倒在地。从列车员那里了解知道这里不久前闹水灾,淹了几个县。铁路中断了几个月了,现在两侧都清理了两个月了,要不然惨不忍睹。

朱鼎裔  置顶
这事我知道,那时我在五〇四矿(原子
铀矿)工作,有同事原籍就在此处。他家亲戚来投亲,描绘很详细。惨烈远非本文能概括,以致我怀疑是夸大其词了。至于善后处理,至今没见正式公布。

Tony  置顶
没有了黄万里的中国,每个人头上都悬着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但我们看不见,不是不愿抬头,就是抬不起头

数码中国印(危楼兰隐)  置顶
真相掩盖得之严实,莫过于此事件。我的一位同事当时曾在那里当兵。讲起那次事件,说去救人时,只有少数逃到没倒塌的房顶上与爬到电线杆上的,才逃过一劫,其他绝大多数人与牲口、家禽一切生物,统统淹死于一片汪洋。

饕餮
自己的人民在自己的国家居然不知道这么大的一件事,真是悲哀啊

子夜幽灵
人民日报从不讲真话。

文化乞丐
能追问吗?敢去追问吗?百姓只有怒!还能有第二个答案吗?

静修
这是集权独裁者的一贯罪恶手法!要为冤魂索公道,讨公理!稍微有点良知和良心的人们你们说呢?目前的庙堂老爷们,你们呢……

任红丹
历史的教训一次次上演,一次次重蹈覆辙。但就是不去深挖其根源。政治挂帅,一言堂。明明知道是错还要碍着面子接着继续,可怕!太可怕!才能看到像本篇这样的惨状,像豆腐渣工程,像林林总总的爆炸……中国的现行体质要改革!

陆德敏
75年已工作一年了,确实不知此事。后一年唐山大地震还知道点情况,地震发生在夜里,死之人数达24万之多。河南75.8板桥水库溃坝事件同样发生在夏天的放里,死之人数如此巨大,也只能在当时年代能瞒天过海,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一点新闻报道都没有,真能瞒!追索一下当时国家领导人,是天灾还是人祸,不道自明。可悲!可恨!

yy
罄竹难书!

王开强
从今回朔69年,此类的事情不会少,唐山大地震,3年人为的所谓自然灾难,文革,反右,大小运动,冤死曲死人数其实官方应该是有一个诚实的面对,应该有一个反思,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不然政府的形象无法正面,阳光,

安南穆
中国创下了世界水库垮坝之最的惨烈灾难,如不追究罪犯,是对死者极大的不公,他们的灵魂永远不会瞑目!他们会永远诅咒那些罪恶的灵魂下地狱!

化剑为犁
歪曲掩盖真相有如杀人放火甚至更甚!

大卫城
时过几十年,才听说这场人间浩劫。什么叫天怒人怨,现世报,这就是!!可是报应总是落在无辜百姓身上,独裁者至今还躺在水晶棺材里,等毛  佐们前去膜拜,等无知的人们前去欣赏和赞叹现代科技腌渍和保藏腊肉的技术。可是那些死去的孤魂呢?有谁会去在乎他们!!!

坦然
事件肯定有!!!
当时发大水我们那个年代的人都知道,但究竟死亡损失多少,只有当权者心里知道!!!
按道理应追查人为责任!!!还天理公道,慰藉亡灵!!!惩戒后来的当权者!!!

淡然
惨绝人寰!!!掩盖真相,这是他们一直贯用的手段!!!

高端
谁是灾难的罪魁祸首,一目了然。为无辜死难者哀悼。我相信历史会惩罚那些罪魁祸首的。

凤仙!玉芝
75年我记得很清楚,我们六师生产建设兵团去援助,援助人员回来的时候跟我们说太惨烈了,尸体一车一车往外拉,苍蝇黑压压,铺天盖地......

老胡
在那个年代,新闻更不可能是公开透明的。一旦公开将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不要说是那个年代是如此,以后的年代里发生的震惊事情都公开了没有?老百姓不知道事情真相有利于“安定团结”。
要知道就耐心等待事情真相的解密吧!当一旦知道了又怎样?

九Gong、Z!
人类社会的科学管理、才是第一要务!奴性的泛滥!即使是对高级的奴才也是災难!…………

郭洪涛记者
铁的事实是任何人抹杀不了的!记住75,8,记住死去的成千上万中原同胞!  

蓝色妖姬
这是真实的?不,我不愿意这是真实的!!!人为管理的疏漏,官僚,混乱。如真实,实为人间惨案!!!历史的真相是不容抹杀的。那些被洪灾吞噬的生命不会宽恕这黑暗的掩盖!!!如是真的。国家欠这些亡灵一个歉,应立碑文帖!!!

君子兰(黄永静)
我是此地之人,是70后出生的,此事件听说过。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好像都慢慢的已经淡忘了此事件。要记住历史啊!不看此文真不知道当时伤亡人数这么严重啊!人类的悲哀啊!

武汉翡翠老王
本人当时工作单位隶属于防汛指挥部,看过板桥水库的记录片,惨不忍睹,连六十吨的车皮都被洪水冲的竖起来!

超级帅老爷
灾难发生后,北京铁路局派出五台内燃机车到郑州铁路局支援。该段铁路仍然限速运行,铁路两侧几公里见不到村庄,油罐车辆、车箱等在铁道几公里外,东倒两歪,庞大的蒸汽火车头就爬在河沟里,没被洪水冲走的树木都朝一个方向斜躺着,夜里方园十几公里见不到灯光。由于是“文革”后期,又遇天灾,至使铁路运输不畅、运力不足。这是支援的目的,本人就是亲历者。

老头
这是真的,我的个战友就是遂平是,那年他退伍回家,年青力壮的他听到声音玩命路到个山上逃过一劫。第二年到北京出差去看我时说,水头有二十米高,像一堵墙,一二百米外的房子被水头的汽浪一下就吹倒了。我们部队几天后去救灾,晚上宿营时在水边打水做饭,第二天早上才发现昨晚打水的地方漂着不少尸体。

Shi
无视专家学者的意见,无视科学依据,灭顶之灾降临,苦煞老百姓,总算还有良知,报导反应事实真相!

醉心文革史
大跃进时粗制滥造与文革造反(“批林批孔”)疏于日常维护,对下面三番五次的告急的官僚主义,才是溃坝的根本原因。责任当然是以刘建勋为首的造反派掌权的河南省委负责。

建筑美容师(薛省源)
当时我听过水利部内部的不准笔记的纪实传达报告,是当晚整个河南省驻马店及以南的京广线两侧有3个专区村庄城镇人员财产全部被淹荡平灭绝死亡,我已不记得当时传达的实际死绝人数,但仍可按当时地图、行政记栽可知远不止30万50万的死亡数,后加救护丶掩埋尸体中的蕴、感染死亡的大量数以干计的平民、军人至少几万。

一刘老师
真实……历史不该忘记!为遇难同胞

信仰
我的三叔是汽车零件采买员,他曾经说过这件事(只是偷偷的告诉我),他坐火车看见电线杆上挂着死难者的尸体,惨不忍睹啊!

前进
是真的,我就是驻马店遂平人,我奶奶,爷爷,都经历过75年洪水

露似真珠月似弓
;当年我在安徽阜南县插队落户,河南的洪水冲到安徽把公路都冲得翻个身,公路桥都倒塌。安徽是大晴天。县委通知农民扎木筏以防洪水淹死人。河南的情况非常惨。

老来乐
七五,八板桥水库溃坝灾难,那时我三十岁我在陕听到了传过的消息,但不知如此惨烈,看完如实的报导我流泪了。

秀玲窗帘
没有学习历史的我,看到这篇文章,我才知道这事,有些事,不是想掩盖就能掩盖的了的,就像老人们常说五九年,在我们年轻人的心里,那是多么的难熬的日子!向,老一辈受苦受难的老人们致敬!!!

晴云秋月
消息封锁,知道的没几个人,我也现在才知道

健康
人民太惨了,当时京广火车停运了将近一个多月,经历了这段历史

WMC
当年去唐山抗震救灾时曾隐隐听到过此事件的口传。今天方知事实的真相。至今有人,有机構为此担责吗?


小时候经常听爷爷说,板桥水库溃坝水势铺天盖地,睡梦中的遇难者根本没有逃生的机会,半夜炸坝不敢通报,怕人心惶惶爆乱,事后掩盖真相怕影响政绩。现在我们县经济落后,试问那些只报喜不报忧搞浮夸的领导,你们的良心何在?

施家毛妮
我父亲当时在北京出差,过了半个月没能回家,原因是京广线已经不通了!后来经批准坐飞机回长沙,据他说在飞机上半个小时还看到水!机上广播说不准回去讲,谁讲谁负责!他也是好几年后才漏出来的!

文化乞丐
当年只听说是因洪水造成数万人死亡,详情真的不知道。现在五零后六零后可能大都知道此事。

二哥
我國的保密工作做的比較好!這需要媒體,宣傳部門,政府的配合。這在戰爭年代是很大優勢是很了不起的!!美,英,法…比我們差遠了!!!

老鱼专家
75.8确实大全村水达到十多米

老歪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广大灵感观世音菩萨 南无大愿地藏王菩萨

新疆棉胎
己不正,怎正人。中国人面子值钱。草民是垫脚的草民是最惨的。不信你看卖瓜的,不说了。

老李卖米
在那个年代,信息封锁,如果放到现在的信息社会那是不可能锁住的。不管那个年代,受难的总是老百姓。而我们能做的事情,只能是对遇难者表示深切的同情。

RCK
我七九年去遂平县,还看到被洪水冲刷(或叫“刮”)出的沟壑

董先生
河南驻马店75.8特大洪水,我们曾参於抗洪抢险的官兵。当时的情况真是难以想象。对75.8.特大洪水中遇难者表示哀掉!

ZSD
此事件当年国内没有公开报道,国人基本上都不知道。我们是当年底组织去参观的,并听了水库管理处人员介绍,因该水库之前多年未来大水,此次水库进库流量大,先是高兴,水库水位到达泄洪水位时没及时开闸泄洪,之后水位上升太快(上游石漫滩水库垮坝),再开闸时因水位高压力大有几扇闸门打不开,所以导致洪水满坝垮坝的惨剧。当时看见坝下的板桥镇只有2根歪斜的水泥电杆,下游一遍沙滩,沿途偶见大树或电杆上挂着草和杂物,景象悲惨。

仲元
三门峡水库使得陕西最富裕的渭河平原沙化了.这可是絲绸之路的源头啊.

Dawn
我的母亲,弟弟当时在河南西华县的计委经委干校,几乎被淹。9月开学后,本人的高中同学也讲述了其家被淹的事

钱塘渔夫
我知道这件事,当时有一部记录河南大水的电影,各单位都组织去看,当时电影里看到的组织救灾的人是纪登奎,我也是从电影里知道这事的,电影里反映的和这篇文章说得差不多,只是没说死亡人数,电影可能也只是在城里的有单位的人看过

天青海蓝
七五年底在省委礼堂看内部参考片之前放映了这场洪灾的记录片,火车站被冲毁,油罐车在十几里竖着……

沈華
如何问责?中央发动了文革,文革导致了政治第一,政治第一导致了假大空,假大空导致了科学得不到尊重,科学得不到尊重导致了水库工程质量低下,管理不规范内有应急预案或得不到执行,暴雨倾盆决策者蒙头大睡,电报请示谁都不肯承担责任,闯下大祸捂盖子封锁新闻草芥人命。请问:问谁的责?

原始人
我们只知道抗战时期蒋介石为了阻挡日军前进,命人炸毁黄诃花园口大堤淹死老百姓几十万人的历史。根本不知还有河南75,8板桥水库溃坝事件。真佩服毛时代的消息封水平,当时我们只知道形势大好,越来越好!

惠风和畅
应为75.8板桥水库溃坝死难者,夹边沟劳改营死难者以及历次自然灾难和政治灾难的死难者立碑,纪念,一为死者安魂,二为后人不忘前事。吸取教训,经验,其实這些是历朝历代都做的事,最不应该封锁消息,長期隐瞒灾情,事实真相和死亡人数。作出這样决策的人死后将受地狱烈火的煎熬永死不得超生。

阿樵
我当时(75年9月底到10月初)响应国家号召去河南驻马店西平县救灾,主要内容是帮当地播冬小麦,当时我是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3师21团,属于沈阳军区管辖,自9月底我们在黑龙江鸡西的迎春火车站装上各种农机具,河南洛阳拖拉机厂提供履带式拖拉机,一直到10月1日在西平县委招待所听取师首长传达及布置任务,我团负责城郊、谭店二公社播麦,到11月底才返回黑龙江,走前播下的麦子长到约30公分高了。驻马店地区是个溢洪区,经常有天灾(十年九灾)的地方,都是黄河夺走了淮河的出海口所致。我们3师负责整个西平县,其它师负责驻马店其它地区。当时下暴雨时在屋内向屋外拿出空脸盆马上拿回来的一瞬间就是满盆的水,大雨下来打得脑袋都疼必须躲避。到西平县往南去的京广线铁路铁轨被水冲刷成麻花状,铁道兵正在日夜抢修。死亡人数不清,传达下来是二万人,当时花圈的生意非常好,遂平县拖拉机厂被洪水冲出去30多米,水库垮塌处有深30米的大坑,旁边的村庄能配上对的人(男女)仅有3对,而且不论婴儿或七、八十岁的老者,因大水浸泡在驻马店地区,后来中央将安徽西北与河南东南的拦洪大坝炸毁把洪水引入到长江,此过程安徽也有一部分人死亡。曾在上海吴淞口捞上来的活孩子全身皮肤被水泡得很脆弱轻轻触碰皮肤就破裂了。

夕阳
洪水过后二月有余,我从唐河坐气车去驻马店,中间路过板桥水厍大坝下面,景象惨不忍睹,原大坝下面的板桥镇没有了,被洪水冲成了一道河沟,以前多次路过的繁华的板桥街彻底找不到了,远处高岗上沒淹死的灾民搭的临时住处都象田野里的瓜棚一样,家里什么都没了,也不知他们是样过冬的,真是天灾人祸呀,象这样的惨剧当时是无人敢报导的,当局严格封锁事实真象,淹死的老白姓不计其数,老白姓的命不值钱哪?


往往是人祸大于天灾,唐山大地震亦如此,有大地震前兆,就是不敢报,为什么青龙县只倒房屋无一人伤亡,国际防震减灾作为典范宣传,国内不准提,再想想汶川地震呢?十年过去了,官僚主义有所改善吗?

盘丝大仙
当时安徽的几个县城的村民全部淹死,站在大坝上避难的村民成千上万无一幸免,为了所谓的次生灾害,炸掉大坝上几十万人的人民无一幸免,全部葬身湖海!我姥爷当时被下放救援,差点没回来?说到处都是死人,愁死熏天苍蝇把树都压断了!拖着被感染生病的身体勉强到家捡回来一条命

新蓉
当年我在湖南怀化工作,医院组织了医疗队去救灾,为了防止疫情的扩散,同时也要救治受灾的伤病员。现场的惨状太恐怖,尸体多得无法处理,只有依靠火车皮整车整车装滿运走。水源污染不能饮用,喝水吃饭成大问题,那时候条件相当差,没有矿泉水,纯清水,快歺这些呀,现在的年轻人无法知道的。

老小孩
历史的真象何时能有个确切的数字,过去几十年了,给河南中原人一个交待吧!六O年,七五年八月到底死亡多少人。


是真的可怜,我是家在江西的河南人,记忆深刻的是那一年无数的河南老乡要饭到家门口,父母亲总是会把他们的碗装的满满的,有年纪大的老人就会叫他进家中坐一坐,喝口水歇歇,把家中和馍馍都分给受灾要饭的老乡,听他们诉说受灾的过程和一

梦蝶
感谢让我们看到了这样的文章,真不敢相信是真的,惨不闻读

维权
确有此事,我到过此县,甚残血,死人多。政府却不纪念死去的百姓们!引以为戒!!

Lake Zhang
我是亲历者,看着河水中不断漂流而过的尸体,幼小的我竟然万知道害怕,是麻木了!!

大平
一九七五年夏天,我们成都电讯工程学院二系的学生在河南新乡某厂实习,下暴雨,水淹至大腿。后知道驻马店遭灾。据说飞机救援,一片汪洋,火车铁轨被冲成麻花卷。飞行员回来落泪诉说实情。我们也未坐京广线回校,而改道西安回成都。

潘之洁
水灾确有其事,我父亲是铁路局的,出事后去支援抢修京广铁路。街道上分发面粉让烙饼,往灾区空投,我上小学都帮大人烧火呢

简梦
当年我才三岁,经常听大人讲75年发大水的事,我家离驻马店市区东200里左右,水冲到我们那里已经没有多大劲了,人员伤亡不大,当年大部分家庭还都是土胚房,农村大集体当年都积攒大粪堆,跟个平顶小山似的,在我记事后还有,老人小孩都集体放到粪堆上,小孩子吓得哭闹都顾不上管,会水的都下水去强险了,不会水帮忙做木筏,想都能想到当时的场景,房倒屋塌,一片汪洋,到处狼藉。都说水火无情,影响的记忆永远都不会忘记75年给驻马店人民带来的灾难。

景南
我们长沙解放军163医院8月20日到达新蔡县救灾,中央纪登奎副总理下令炸堤分洪,淹没河南省新蔡县东面的安徽省两个半县即将收获的小麦。我们163是广州军区第一医疗队驻涧头(人民公社,下同),衡阳165医院第二医疗队驻顿岗,衡阳169医院第三医疗队驻李桥,广西兴安166医院驻孙召。总指挥是广州军区后勤部一位副部长。

yudaoxin
这事千真万确,75年9月我去陕西报到工作,坐火车到武汉就走不了,在那里呆了一星期后才通车,当时只知道涨大水不通车。十年后我有幸去板桥水库出差,亲眼看见大坝缺口一百多米,水库内外都变成了庄稼地。据打听那晚板桥水库内儲水有九亿立方,几天后库内那些水不知流到哪里去了。

茂陵客南生桥
此事我当年10月即知。那年台风特别多,每有台风,就要下中雨到大雨。10月中旬在雨后种麦时,一位水利干部对我们说,河南的板桥水库决口了,是为了保附近的平顶山矿用飞机炸开的。但最后矿也没保住。根据近20年来的一些报导,炸坝之说不实。1985年的报告文学《洪荒启示录》报告了灾后10年灾区人民的困苦生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