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时光

日子。心情。人和事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那一望无际的棉花田

(2018-09-14 03:51:39) 下一个

那一望无际的棉花田

豆豆从欧洲出差回来了, 她静寂了两个月的博客又热闹了起来。 豆豆新出的博文题目是 “我们在寻找和失去中颠沛流离” — 听起来很哲学,豆豆说这个题目是从自己读过的一篇文章中借过来的,因为喜欢 “寻找” “失去” 和 “颠沛流离” 这几个词。 博文里贴了照片,几张风景照, 两张真人秀,真人秀被低调地放在了文章的最后,用了渐变色的分割线跟主文隔开,却仍然是毫不夸张地吸引了所有读者的视线。一张是背影,阿拉斯加干涸的河滩上,苍茫的远山前, 行走着身材颀长饱满的豆豆,是有人叫了你一声吗,你的脸部向右后方偏转,下颌微启,长发飞扬,阳光在你侧着的脸上和赤裸的右臂上闪耀着。另外一张是跟儿子在咖啡店里的合照,两人身着蓝白色调的母子装,感觉镜头是在玻璃窗外,照片的面儿上悬浮着一些若有若无的光和影,像极了时间的痕迹。

还有一张棉花田的照片,满眼的细碎的银白,密密集集地散落在棕绿色的底子上。天上是浅灰色的卷云, 水墨画里的似的,云朵的缝隙里偶尔露出一小块儿天使蓝的天空来。光线不是很充足, 却也不算太虚弱,这让照片的色调带着一点点阴郁,和千帆过尽后的开朗与淡然。

如果不是豆豆给照片标了题目,我恐怕不会一下子认出这是棉田。 镜头是拉远了拍的,细细密密的白的花, 绿的叶,褐色的棉桃夹,因着距离, 都抽象成了程式化的形状和色彩,形成一种宁静内敛的秩序。 记忆中拉近到眼前的棉花植株总能给我一种怪异的感觉,大概是因为棉桃夹和吐絮的棉花之间近乎两个极端的反差, 一边是坚硬自我凌厉,一边是柔软随和温暖。记忆中的棉田已经很遥远很遥远了,远得我几乎已经摸不到那根虚弱的牵连着它和我的悠长的细线了。

关于棉线和棉布的记忆却还是清晰的。 小时候在姥姥家长大,读小学回了爸妈家后, 还是会经常回去串亲戚,农忙时全家过去帮忙秋收。 姥姥家的村子和爸妈家的村子相邻,隔了两华里的距离, 我们有时候骑车, 有时候走路,走路会从庄稼地里的小路斜插过去,走到姥姥家门口也就是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前一阵儿妹妹在微信里说起在婆婆家的乡下看到了织布机, 提到小的时候晚上一觉醒来,经常看到姥姥在灯光下嗡嗡嗡嗡地纺棉花。那个时候农村人自力更生做棉布, 采摘下来的棉花用纺车一条一条纺成棉线, 白色的棉线在染缸里上色,晾晒,再用织布机织成棉布,全部过程手工, 织出的布我家乡叫老布,做床单被罩冬暖夏凉, 在现在算是个稀罕物品。 当年姥姥家的偏房里有一部织布机, 我们小的时候会看姥姥和舅妈们在织布机上织布, “ 脚一上一下,梭子在绷起的棉线下面飞来飞去…”, 妹妹如此描绘着。姥姥已经不在了,回老家时, 舅妈有时候会织老布的床单被罩作礼物给我们带回城里。

我大学毕业后去大连安家,出国, 爸妈跟弟弟去了保定,家乡离得越来越远了。 姥姥去世之后, 回老家的次数就更少了,但是对于农村的巨大变化, 还是能够豹窥一斑,年轻人或者出去到城里打工赚钱, 或者在当地打工赚钱,在家里留守的大多是老人孩子了,感觉农田越来越少, 品种越来越单一,棉花田, 好像我进城以后就再也没有见到了。

加拿大是个农业国, 记得我跟Bill移民前在他同事组织的送行宴上, Bill的李姓科长给我们科普。 在加拿大的十几年里, 因为工作性质经常出差,安省的大村小镇也跑得差不多了, 农业大国的农田的品种单一化出乎了我的意料, 玉米, 黄豆,给牛马吃的饲料草,还有菜农的蔬菜田和大棚, 再没别的了。 没有圆圆叶片小耳朵一样支棱着的花生地,没有干燥燥的秋阳里金灿灿的麦浪, 更没有一望无际如诗似画的棉花田。Allen给我答疑, 因为安省不是农业省啊。

感谢豆豆,让我在你的博文里又找回了那些飘摇远去的关于棉花的记忆。 我也喜欢你博文的题目。我们出生,我们成大,我们去远行,我们寻找, 我们失去,我们在颠沛流离中获得,再落地,再生根,再成长,然后在早已成为故乡的他乡的土地上,安然死去。

 

………………………

我们在寻找和失去中颠沛流离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3712/201809/11442.html

[ 打印 ]
阅读 ()评论 (71)
评论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谢谢子乔。 你也中秋快乐。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小C中秋节快乐!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 谢谢LinMu, 中秋快乐。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1诗人中秋快乐!
LinMu 回复 悄悄话 小c中秋节快乐!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呵呵, 最近比较忙,特殊时期,不算 :)
不过我九月末之前不补上一票的话, 按正常状态算也是合格了 :)
过客手笺 回复 悄悄话 我来掐着Fitbit给你计算什么时候得被批评了。:))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彩烟游士' 的评论 : 它们是一个科的
— 知道了。谢谢游士, 周末愉快。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花甲老翁' 的评论 : 谢谢。问老翁好。
彩烟游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xyz' 的评论 :

它们是一个科的;)

cxyz 2018-09-14 16:28:51
回复 '彩烟游士' 的评论 : 特意去查了一下, 原来棉花的花真像芙蓉花一样. 博士就是博士 :)
花甲老翁 回复 悄悄话 難得一見的棉花田,謝謝了.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nMu' 的评论 : 谢谢诗人LinMu :)
LinMu 回复 悄悄话 你和豆豆都是好画家~~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为什么是吹捧,我总觉得我自己的文字太清净寡淡,色彩单一淡薄,可不就像水墨画吗。我可羡慕你的文字色彩斑澜情感厚重呢。
过客手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xyz' 的评论 : “豆豆的文字像油画, 我的像水墨画”—— 哪里有这么吹捧自己的?嗯,现在相信你这里的秋老虎很热了。哈哈。:))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卜兰子' 的评论 : 刚过去看了看, 真人秀还在啊。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外面的世界' 的评论 : 棉花地都有哲学呐,
— 呵呵, 硬给拉出来的。 问好世界。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RooibosTea' 的评论 : 谢谢茶儿, 过奖了 :)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沫' 的评论 : 呵呵, 谢谢水沫。我也来评价一下,豆豆的文字像油画, 我的像水墨画 :)
卜兰子 回复 悄悄话 小时候在农村见过棉花。错过了真人秀:(
外面的世界 回复 悄悄话 这棉田太壮观啦,太有才啦,棉花地都有哲学呐,我顶多就觉得棉花好看。哈哈
ARooibosTea 回复 悄悄话 呼风唤雨的文笔,骄傲吧,小C!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阳光下广袤的棉花田摇曳着细细碎碎的银白色,细雨中老旧的木屋木椅藏着人间情话,水和天温柔地环抱着盛开在初秋的荷花, 半是溪水半是沼泽的湿地托起了盛着雨水的杯状莲蓬,老树身上印刻着的是岁月流年,潺潺水流为林间鸟儿的歌唱伴奏…… 嗅着空气里生动而朴素的气味,那一刻,我的灵魂,也是浅吟低唱着了。

满眼的细碎的银白,密密集集地散落在棕绿色的底子上。天上是浅灰色的卷云, 水墨画里的似的,云朵的缝隙里偶尔露出一小块儿天使蓝的天空来。光线不是很充足, 却也不算太虚弱,这让照片的色调带着一点点阴郁,和千帆过尽后的开朗与淡然。

-------------------
读你们两个人的文字,真是太美了,棉花田我都没有见过,可是感觉它是生动而朴素,开朗而淡然,温暖而诗意~~~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 能给你们带来美的感受我很荣幸 :)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1强强联合,小C的文非常的美!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寒一凡' 的评论 : 谢谢一凡, 问好。棉田好像不是很容易见到, 我也很多年没见过了。
周末快乐。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美文美图!棉花田真壮观,我以前从未见过。
问好小C,周末快乐! :)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棉田是北方作物吧,南方应该不太常见。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第一次见到棉花田,我也爱花棉布。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莲盆籽' 的评论 : 看来莲莲也用过老布?
周末愉快。
莲盆籽 回复 悄悄话 老布纯朴,棉花素雅。好温暖的回忆!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佛州也有吗,我一直以为棉花是温带作物。
松松周末愉快。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脱了鞋比 !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呵呵, 借豆豆半句回复 “你敢说自己“文字贫乏”?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小C好文。美国佛州也有棉花田,可惜我还没有看到过。
过客手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xyz' 的评论 : 我穿上高跟鞋蛮高的噢,比就比,输了请你吃饭就是了。:))
过客手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你敢说自己“文字贫乏”?揍!哈哈哈!:)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好,好到让贫乏的我穷辞羞赞了!你和豆豆的互动给文学城带来的风景让我们赏心悦目。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hiyan' 的评论 : 是, 棉花田就得大片的才有气势。
油菜花安省好像也有, 不太常见, 遍地都是的是玉米。
zhIran 周末愉快。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彩烟游士' 的评论 : 特意去查了一下, 原来棉花的花真像芙蓉花一样. 博士就是博士 :)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彩烟游士' 的评论 : 抓住博士问一句, 棉花是花吗?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噢颜颜' 的评论 : 还有野棉花?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噢颜颜' 的评论 : 你的结尾,让我想起汪峰的那首歌:北京北京。
呵呵, 我说怎么那几句写得那么顺溜, 一挥而就, 原来不小心压了汪峰的韵 :) 北京北京这首歌我也喜欢。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双鱼城' 的评论 : 谢谢双鱼褒奖。 周末快乐!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ollowNature' 的评论 : 我一直觉得平原省份Saskatchewan 和Manitoba 才能算是农业省, 特意去查了一下, 三大农业省还有一个Alberta, 安省在剩余的省份里农业算是发达的。

https://www.thecanadianencyclopedia.ca/en/article/agriculture-and-food

谢谢Follownature专业科普, 原来棉花喜温。
周末愉快。
彩烟游士 回复 悄悄话 小C好!棉的花很漂亮的,像芙蓉花:)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迪儿' 的评论 : 谢谢迪儿, 很高兴你喜欢。 周末愉快。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谢谢子乔, 夸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
周末愉快。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y56' 的评论 : 稀稀落落的棉花让我好生失望
— 呵呵, 棉田必须得密密集集的, 这样才有气势才好看!看来不少人有棉田情节啊。
谢谢闻香, 你也有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啊,你眼里的湖水是那么漂亮。
周末愉快。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谢谢暖冬, 很高兴你喜欢。 周末快乐。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我有一件老棉袄,可以剪开分享的,:))
— 这一听就是双面ID中的男人面 :)
土豆周末愉快。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雪中梅' 的评论 : 爱人说是马铃薯花(因为花是白的)
— 听你一说还真像。我老家也种土豆, 都是自己吃的, 没有这么大的面积。
停车照相,要注意安全啊。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是先生用相机的“Sport mode“拍的
—确实背影照动感十足,我没有写出那种一触即发的动感。
那个玻璃的反光里好像有辆车? 最右边上 :)中间拿相机的人好像也有个影子 ?—真八卦!
谢谢豆豆, 什么时候看图说话需要借图时通知你 :)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谢谢豆豆,我觉得写文章跟画画在描绘上异曲同工,可惜我不会画画。

小C,以后有机会我再去那里,争取帮你拍几朵近距离的棉花!
— 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听起来比较危险, Safety First :)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好感动啊,豆豆, 回了这么多, 拼到一块儿可以凑一篇博文了 — 一看就有投机取巧的经验 :)
实在不知道怎么结尾了, 就又转回了起点, 没想到牵出了这一些仿排比句, 感动了豆豆, 也把自己感动了一把 :)
我大学毕业后跟Bill去了大连, 待了几年, 移民加拿大。 大连女孩子是漂亮, 个子高,条儿顺, 皮肤好。 我不是土生的, 跟那些粘不上边儿 :) 个子在北方女生中算不上高, 也许有一天可以跟豆豆比一比 :)
cxyz 回复 悄悄话 今天上班忙晕了,偶尔上厕所刷几分钟网,看到大家留言, 回家赶紧来回 :)
zhiya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小C的文字就如朵朵棉花,素净淡雅,美!” +2

豆豆的棉花图真是气派。 美国好像种什么都是一望无际,油菜籽,玉米。。。
噢颜颜 回复 悄悄话 喜欢 谢谢
最近一次见棉花是在中南美,路边,一丛高高的乔木上一朵朵“白云”吸引了我,陌生又熟悉,之后确定是野生棉花(锲而不舍的找到了一株矮植株,弄来望闻问切,细细研究,得出结论),此时想,那花不得有多艳丽。
你的结尾,让我想起汪峰的那首歌:北京北京。
周末愉快。
双鱼城 回复 悄悄话 小C的文字就如朵朵棉花,素净淡雅,美!+1 赞美文!
FollowNature 回复 悄悄话 "Allen给我答疑, 因为安省不是农业省啊。" - 安省是农业省, 只是安省和整个加拿大的气候太冷, 不适合棉花喜温的特性, 不能种棉花.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小C的文视角独特,温馨淡雅,读来很是享受。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小c的文笔优美细腻的令人赞叹。
特别喜欢暖冬说的这句话:“小C的文字就如朵朵棉花,素净淡雅,美! ”
yy56 回复 悄悄话 小C,你的眼光真的很敏锐,读了博文,赶快又返回去看照片。

原来看了电影《汤姆叔叔的小屋》就一直对棉花地有一种向往。后来先生在NASA Marshall Space Flight Center工作时,有幸第一次在Alabama看到了棉花地,稀稀落落的棉花让我好生失望,从此对棉花地索然无兴趣了。
看了你的文章,我又找回了我当初的兴趣,方才发现多么美的一幅图。

其实美就在那,就看你有没有发现美的眼睛。

也谢谢豆豆,如果没有豆豆的慧眼,也不会有这篇细腻的美文。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小C的文字就如朵朵棉花,素净淡雅,美!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棉花是很好的装饰品,一大束放在花瓶里非常漂亮别致,试试。
回复 '风水纵横' 的评论 : 谢谢风风, 如果有一天我有亲眼看到棉田, 因为你这个建议, 一定冒一下险, 带几只回家插插看 :)

我有一件老棉袄,可以剪开分享的,:))
雪中梅 回复 悄悄话 有趣的是,我们也是在路边停下拍了一张棉花的照片。行在路上,只见白花花的庄稼长在地里。爱人说是马铃薯花(因为花是白的)。可是我认为是棉花。因为经济地理介绍过乔治亚州产棉花。后来终于在没有其他车辆跟随的情况下,把车停在路边,爱人下车跑到那里抓拍了几张照片。刚拍完,后面就有车辆出现,于是我们赶紧落荒而逃。
过客手笺 回复 悄悄话 在Anchorage小烘培店的那张照片,哈哈,确实是先生从窗外向里拍的,因为烘培店太小正面拍照太近了。又一次,你真的好细腻!在Denali National Park的那张照片是先生用相机的“Sport mode“拍的,我在那片宽广的大地上转着圈圈,sport mode按下可以连续拍好多张,所以用来拍跳舞很不错。那一组照片都不错,我看上去很轻松自然,挑了这张正好转到斜角的,哈哈。:))

谢谢小C,以后我博文里的任何照片你如果感兴趣都可以拿来写文章的,读你描写一张照片的文字真是享受!
过客手笺 回复 悄悄话 “还有一张棉花田的照片,满眼的细碎的银白,密密集集地散落在棕绿色的底子上。天上是浅灰色的卷云, 水墨画里的似的,云朵的缝隙里偶尔露出一小块儿天使蓝的天空来。光线不是很充足, 却也不算太虚弱,这让照片的色调带着一点点阴郁,和千帆过尽后的明朗与淡然。”—— 你有一双艺术的眼睛,有没有人告诉过你?

其实那一天去野生公园时天是忽阴忽晴的,这片棉花田是在去公园的路上,还没有下雨。那条路是Highway不是Freeway,所以虽然车辆开得速度很快,但还是可以靠边停一停的。我看到这片棉花田时惊艳得要求朋友赶紧停车让我拍照。站在Highway的路边,听着车辆疾驰而过的风声,把焦距拉远再拉远,拍出远空下的棉花田。小C,以后有机会我再去那里,争取帮你拍几朵近距离的棉花!
过客手笺 回复 悄悄话 刚刚坐下来就收到了小C的惊喜,看着外面天边的慢慢升起的太阳,慢慢喝口茶,再细细读小C的美文!

你的文笔真正是细腻,细腻到了我读完以后竟然轻轻叹了一口气。最后这句话“我们在颠沛流离中得到,再落地,再生根,再成长,然后在早已成故乡的他乡的土地上,安然死去。” 竟然令我眼睛湿了。

小C在大连工作过吗?我初初来美国时有一个师姐就是大连人,大连的女孩子真是漂亮,高挑又大气。我在南方女子中算高个子了,可是和1.74m的师姐在一起还是得穿上高跟鞋才不觉得矮了一头,哈哈。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水纵横' 的评论 : 谢谢风风, 如果有一天我有亲眼看到棉田, 因为你这个建议, 一定冒一下险, 带几只回家插插看 :)
风水纵横 回复 悄悄话 棉花是很好的装饰品,一大束放在花瓶里非常漂亮别致,试试。
[1]
[2]
[3]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