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吃在北京(推荐中价餐厅)

(2018-02-09 05:39:27) 下一个

  去年秋天在北京,见了几个好友和至亲,去过几个中档餐厅,贴了好几次秋膘。现在肥还没减完,马上又要过中国年了,我决定暂时谢绝一切外事活动,自己窝在家里,把美食照片翻出来,不仅过干瘾,更可以温故,以期待下次回国的知新。

有天跟好友见面,逛街累了,想找个地方歇歇,吃个简单的晚饭,再聊一会。看着路边餐厅的玲琅满目,真是没有选择困难症也难。其中呷哺呷哺的招牌最显眼,店名也奇特,我经常在街头看见,却从来没去过。

  

    我以前一直以为这店名是个象声词,挑半边念,yabu yabu, 专卖老鸭粉丝汤。有次还跟我妈说呢,在北方,老鸭粉丝汤能普及,生意这样红火,真心不易。我妈不比我知道得多,也点头同意。

  我虽然从来没进去过,但宽敞的店面,热气蒸腾的吧台,高高在上围成圈的食客,非常吸引人。在这样黄昏的冷雨天,隔着玻璃往里面瞧,有一瞬间觉得自己好像卖火柴的小女孩附体。朋友说,呷哺呷哺是日文sabu sabu的音译,意思就是一人一锅的吧台式小火锅。不知为啥,我看到圈,就想到传送带,点餐会不会像传说中的寿司店,餐盘在传送带上,转起来就像托马斯小火车,还是满载的货车,要自己往下卸货?

  我一直以为有传送带的寿司店,叫“旋转寿司”,直到有一天看了一个笑话,也许是真事,这年头有创意的人多。说那老板没见过真正的“回转寿司”,就根据自己的理解,买了一批会旋转的小盘子,然后把寿司在盘子里摆一圈,一按开关,盘子就开始飞转,根本抓不着。原来是“回”不是“旋”,要不然成杂技了。

  朋友没回答我如何点餐的问题,直接就要进去。到了门口,我又有点犹豫,怕表现不好被人笑话,给朋友丢脸,“那如果传送带的速度太快,我来不及拿,你要帮一下啊?!”她斜我一眼,“人家都说贫穷限制想象力,我看你的想象力还行。”

  

  不管朋友的白眼翻得有多大,我非常推荐呷哺呷哺火锅。每人一干净小锅,都是套餐,点餐简单,价格适中。最重要的,没有传送带,感觉比较安全。我特别喜欢它的调料包。平时在外吃带味道汤底的火锅,我很少加调料,但是这家的调料包我竟然要了两包。酱料香浓,搞不清成分,也许是花生酱居多,最重要的是不咸。负责点餐的大姐站在圈里,名副其实忙得“团团转”。说是大姐,其实可能比我还小,习惯这样叫了。

 

 有一天,无意间路过一家店面,看见门口至少坐着有二、三十人,不像示威也不像讨薪的,嗑瓜子,吃西瓜,炸虾片,真悠闲。过去一问,原来是餐厅等位的,座位和零食都是店家提供的。

好嘛,这家餐厅不仅生意好,老板人也好,太难得了。我们赶紧抬头,记住了餐厅的招牌,“小吊梨汤”。回去一打听,原来这是近几年京城最火的连锁店,以排队闻名。第二天,人家十一点一开门,我们就急火火地到了。

  餐厅桌、椅、招牌、屏风等都是实木,看得出来是用了心的为了追求老北京的味道。

  梨汤是这里的招牌,用北京特产的雪花梨、冰糖和银耳熬制的,味微甜而浓稠,感觉润喉但是不解渴。一吊就是一壶的意思。干酪鱼也是特色之一,其实就是做成鱼形状的奶油布丁,加了几滴蜂蜜。这两样甜的被当作头台上来,好像没有怎么开胃。

如果说很多好吃的东西都不健康,那么这里的小炒猪肝和腊八蒜炒肥肠就属于这类。其中猪肝嫩而不腥,勾了薄芡,口感细腻;大肠本身就不肥不腻,与不辣的糖醋味腊八蒜配在一起,竟然有些爽口了,而且颜色也好。

  脱骨鸡和宫保鸡丁的水平正常,鸡皮酥脆,鸡肉嫩而不柴。上菜之前,大家就这道菜有一点点的小讨论,就是所谓“脱骨”,是指无骨,还是有骨但是一碰就掉?

  油渣菜花。如果我是厨师的话,这样的菜我是不好意思端上桌的,显得太没有上进心了,干巴巴的。点这道菜是为了怀念凭票供应年代,先把肥肉炼成油渣,然后珍存油,再用宝贝的油渣炒菜、做饼、炒饭等。可是,我只吃到肥肉,没有油渣。

  最后以北京最家常的懒龙和西红柿疙瘩汤收尾。如果上菜的顺序把酸甜咸的疙瘩汤当作头台,用清淡的干酪鱼结束就更好了。

    关于云南菜,我知道必点的有汽锅鸡、米线和各种菌类。

  先来一个汽锅鸡。鸡汤味道极淡也就罢了,切成了小小块的鸡竟然也咬不动。我们家人的一个好基因是牙口好,我爸八十多了,一口原装牙,隔三差五就得啃啃鸡爪鸭翅鱼头,可谓生命不息,磨练不止。如果我们觉得咬不动,那就真是没办法了。

  我们叫来服务员,小伙子很亲切,立刻道歉、端走,领班马上送了一锅新的,解释说刚才服务员错拿了最外面刚开始蒸的,应该拿放在最里面的。新换上来的果然好多了,汤虽然还很淡,但也有一点清甜,给个七、八分吧。

服务员现场操作过桥米线。

 本来点了咸鲜的十里香茶树菇当作配饭的热菜,没想到是一道炸品,外脆里嫩,分量有些大。虽然这道菜很香,但作为小吃更好些,。

甜糯的傣族菠萝饭 ,里面拌有菠萝、枸纪子和葡萄干,甜蜜的结束。

  同学聚会选在孔乙己餐厅。可想而知,这是江浙菜系,有些偏甜。餐厅也特意营造绍兴风味,可惜我们都不喝酒,也无意回味中学课本,所以把黄酒和茴香豆都跳过去了。这是我此次回京去过的最贵的一家餐厅。

   清蒸太湖白鱼。新鲜的鱼怎样做都好吃。新鲜的嫩蚕豆口感软糯,自带清香,让人欲罢不能。

  邵氏东坡肉也是这家店的招牌菜之一。一人一客,一客切成四块,四个人有两客就够了。两个红烧的荤菜都太甜,掩盖了肉的香味,有点遗憾。

  还有一家平民价格的店, 甜鸭梨连锁。

  我们这次点的鱼头泡饼,两斤半鱼头切半,我们一桌五个大人都没吃完。我觉得作为鱼头菜来说,也许鱼的种类不对,好像头号不够身子凑;但如果重点是泡饼,那汤汁味道浓郁,饼也软硬适中,泡得时间越长越入味。我觉得把鱼汤当作酱料沾一下就吃也很好,还可以保留饼的香味,毕竟总体有些偏咸。

 据说《舌尖上的中国》介绍的北京名店用的鱼头有八到十斤的,我觉得难以想象。

  耶稣当初用五饼二鱼喂饱五千人,剩下的还收拾了十二个篮子。如果做成鱼头泡饼,也许就都剩不下了。

这家店的主打菜是烤鸭,我们已经有了主菜鱼头,就只点了些鸭子的其他周边吃法。味道中规中矩,每人都浅尝了一点。

我最喜欢的是笋干,融入了腊肉的香味。

我爸最喜欢的西湖牛肉羹。

  中关村书店附近有个素菜馆,静莲斋。我不知道在北京有没有比这里更实惠的店,三十八人民币自助餐。还有很多好吃的我没照,比如南瓜粥、黑五谷有机豆浆、绿豆糕、杏鲍菇、素丸子、素馅锅贴等等,一次根本吃不过来。

  我曾经推荐过清华创业园里有一家天厨妙香素食馆,是点餐,价格和菜式自然更加有讲究;而且它免费供养出家人,还有很多免费的佛书,感觉佛教气氛浓些。静莲斋更像佛系,提倡健康饮食,毕竟自助餐要求量大,品种多,菜的形和色靠后排。来吃饭的多半是上班族。两家我都很喜欢。

  静莲斋有个“光盘奖励”,就是说,如果吃多少拿多少,走的时候各个盘子都是空的,那就在餐券上盖个小红旗;等攒够了一定数量,就可以得到一次免单。如果谁在追随“周一素食”,公司附近有这样一家店倒是很方便坚持。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