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博文
中美航线我坐过很多次了,没有哪一次像这次这么热闹过。 航班是早晨九点的,我被家里人催着,六点就到达机场。机场大屏幕显示有五个柜台办理手续,也许时间还早,只有一个柜台开放。柜台前有两位乘客,另有两位排队的姑娘在叽叽喳喳地聊天,看样子是一起出去旅游的。我就排在她们后面。 很快,柜台前的办完了。这时,忽然不知从哪冒出来了五、六个人,都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2018-06-06 07:31:42)
在北京有天一时兴起,想去天津。在火车站偶遇问路的,以为可以做游伴,结果我竟把人家吓跑了。 我平时很少做计划外的事情,想起来要突破一次,有一点小兴奋,晚上睡不着,很早就醒了。坐地铁,到了北京南站售票处,才七点多。 售票大厅人不如想象的多,十几条队伍,看了半天,适合我的只有一条,赶紧在队尾站好。排了不多一会儿,过来一位肩上背着包裹的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2018-06-05 06:49:38)

今年春天回北京,只有一个多星期的行程竟意外地空出来一天。我决定去天津——多年前去过,可以探亲怀;主要是旧路途短,适合说走就走。 一早起来直奔北京南站,买高铁票,来回人民币109,不到10分钟发一趟车。单程35分钟,到站直接转地铁。如果今后有月票优惠的话,住在天津去北京上班是非常可行的。 下了高铁,先研究地铁地图。这一趟我基本上算裸游&md[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8-03-07 14:44:58)

昨天我新买了一瓶辣椒酱。 今天晚上都快吃完饭了,我才想起来,赶紧放下筷子去拿。 玻璃瓶的真空盖子挺紧,我拧了几下没打开,就把瓶子递给满福,“哎,你来帮我试一下。”满福没理伸到他胸前的辣椒瓶,反而收拾起自己的碗筷,从餐桌边站起来,“我吃饱了。” 我一时有点没反应过来,不管是他跳针了还是我断电了,考验修养的时候又来了。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2-27 07:24:28)

上海,我来过两次。第一次是三十年前,1988年,阴冷的冬天,上海因为毛蚶污染,爆发甲肝。我们一行人,恰恰那时从舟山乘船到上海,准备换乘回北京的火车,需要停留十二小时。第二次,是2017年,我们专门选了温和的秋天,投身到祖国最发达的城市观光。 我虽然对这个城市不熟悉,但平时周围有不少上海朋友。上海人真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不知起源于何时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3)

去年秋天在北京,见了几个好友和至亲,去过几个中档餐厅,贴了好几次秋膘。现在肥还没减完,马上又要过中国年了,我决定暂时谢绝一切外事活动,自己窝在家里,把美食照片翻出来,不仅过干瘾,更可以温故,以期待下次回国的知新。 有天跟好友见面,逛街累了,想找个地方歇歇,吃个简单的晚饭,再聊一会。看着路边餐厅的玲琅满目,真是没有选择困难症也难。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长崎在日本的地位很特殊。从历史上讲,作为国家的对外门户,曾经是日本长达二百多年的锁国期间唯一开放国际贸易的港口,可算是风华绝代,独领风骚。那时候主要通商国家是荷兰和中国,所以整个城市的气质就是日本(和氏)、中国(华)和西洋文化(荷兰)的融合,可以用“和华兰”三个字来概括。在现代史里,二战期间,本作为备胎的长崎在广岛之后,惨遭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8-01-31 08:02:42)

几个月前,坐了一趟从上海到日本的皇家加勒比号邮轮。我本来对于选这条船是有些犹豫的,虽然这条航线同时满足了我们同行数人的数个要求,但毕竟平时没少上文学城,经常会看到大家对国人素质的议论纷纷;尤其在邮轮这样相对封闭的环境里,跟几千人共渡集体生活,谁知道会碰到什么奇葩。好不容易出门一次,像我这种高素质的人,对自己到时会不会人品爆发,没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8-01-20 11:55:41)
吴大妈是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前几天在某个华人聚会中遇到她,她正跟人热烈探讨自己如何加入中国籍。 中国,对于吴大妈来说,是生于斯长于斯发家于斯。之前的国企效益不好,被买断工龄;偏偏天上掉馅饼,赶上拆迁。拿着拆迁的钱做点生意,赚得钵满盆盈;后来干脆停了生意,当起包租婆。虽然每年百万人民币轻松入账,但吴大妈并不满意,她一直替儿子做个美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四川博士生 十一假期,我没事上街乱逛。傍晚的时候坐公交回家。车里很挤,多半是外地游客。 我随着人流,挤到车厢的中间,站在一个姑娘旁边。她看上去很疲倦,一只手拉着吊环,眼睛时不常闭一会儿。一会儿,她面前座位的人站起来准备下车了,她赶忙冲后车向用四川话喊:“妈,你拱(挤)过来坐。”那边嘟嘟囔囔说“不扭老”,不肯过来,&ld[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