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老爸的情人--4

(2019-04-09 21:41:59) 下一个

1954年,宪调任太阳公社任党委书记副社长,终于和馨在同一公社工作。

宪说工作几十年十来个单位,他做的永远是书记加副职,永远都是管财贸教育等。而且绝大多数时候单位没有配过正职,他拿着副职的工资干着正职的工作,几次要升职到其他地方,他的工作搭档好朋友都会拒绝他离开,他也从没想过抱怨。

和馨在一起的时间给宪留下最美好的记忆,他说下班和不忙的时候,他们经常会去爬九峰山,坐在山顶上看美丽的山景和来来往往的京广列车;或牵手悠闲漫步在农间小路,有时和农民一起种稻收割;或赤脚在太阳河畔享受细幼的河沙按摩双脚。2个年轻的初恋情人无忧无虑的享受过恋爱的自由和快乐。

热恋3年,宪向馨的爸爸妈妈提出成婚的要求,馨爸馨妈马上应允,再次做了满满的一大碗红烧肉让宪吃个饱。

宪的五个兄弟中,他和二哥两个患先天性尿道裂,二哥因此事一辈子单身未娶。

求婚成功后,宪到长沙市第一人民医院看专科,做了修补手术,馨不能请假陪,但也多次抽空看望,病房里两个人经常谈的话题就是什么时候结婚,养多少个熊孩子,梦想着未来,他们脸上总是溢满了笑容。

出院时,宪向医生谈及他的未来婚姻生活,不曾想到,专科医生当头一棒打得宪晕头转向,不知所以,差点在医院昏死过去。

27岁的宪从未哭过,小时候淘气被妈妈打没哭过,干活不出力被爸爸打没哭过,逃学被先生打没哭过,儿时人欺负没哭过。但那次听到医生的绝命诊断,他哭了好几个小时,有时哭得连气都透不过气来。

男儿有泪不轻流,只是未到伤心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隐藏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