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吴友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关于蒲公英的两篇文章(一篇在留言里)

(2018-04-22 06:32:16) 下一个

去年我写的,点击进去就知道啦~

在自家草地割草,想起很多过去的事情。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董兰丫' 的评论 : 其实这篇是很一般的文章!谢谢!
董兰丫 回复 悄悄话 哇!友明大哥侠骨柔情!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这伞花是2006年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朋友送我的:

飘零的蒲公英

六月,是西雅图的艳阳天,从去年秋末下到今年春天的的雨才渐渐销声匿迹了,万紫千红春不再,夏日花儿开了又谢,谢了又开,但首先映入眼帘里的,常常是那些最不引人注目的蒲公英花儿。她们在骄阳里耸拉着尖牙般的墨绿叶子,淡黄色的花朵随意点缀在小路边、草地上,把夏天的激情渲染得更加热烈。

空中弥漫着蒲公英的花香,花粉染黄了汽车车窗。雨刷刮过车窗,她们便自觉地退避两边。可是第二天早上,飘零的蒲公英又把汽车染黄。蒲公英伞的小花伞时在空中如“雪花”飞舞,像是一个个无根的小生命,在阳光中伸出小手无声地哀叫,找不到自己的家,没有人要你。

看着你的无助?我却无能为力,只能怜悯留在心中。

我不知道为什么人们都把你当作杂草,恨不得把你斩草除根。看着家家户户草地都是绿油油的,而我园子里的铺公英却密密麻麻的,挤得小草都透不过气来向我抗议,路人都对我嗤之以鼻。所以我即使爱你,也不能不消灭你。于是,夏季铲除铺公英,竟成了我年年的心头之忧。

可怜的花儿,为什么人们都对你恨之入骨?就连我也是你的刽子手。

我不喜欢用药水毒杀蒲公英,而是常常在每天下班后,用小铲子把蒲公英一根根连根挖起来。有时候铲累了,就拿出自己磨得锋利的劈草刀,在阳光下向你挥刀砍去。但这只砍断你的花和叶,实在没有力气把你连根拔起。几天后,你那娇艳的小黄花又是满园怒放。在和你的较量中,我永远是失败者。

“花开花落几时休,人间莫道知音少?”看着蒲公英旺盛的生命力,总想起总还有一些似乎还可以期盼的奢望。

那一天不经意说过的一句应允的话,竟然使一个在千里之外的你,翘首以待那相聚的日子。从那以后,那一天就成为我永远的牵挂, 不得说出口 而深深埋在心头。思念像流在心里的小河水,在夜阑人静时 顺著指尖快乐而忧伤地流淌 。不经意回眸人生旅途,竟然发现,今生今世,真正走近我心灵深处的,却是一个从未谋面的你。想见你!不管那这一天多么久远,那是我生命进程中的永远盼望。我的心忽然像蒲公英一样浪漫飞扬。

偶而在后花园里的老树下,看到几簇未被我除掉的蒲公英,竟然长得半人高,有两朵花,竟然双合俏立,抱香枝头,美丽得令我爱不释手。我只是在你的花辩前轻轻地闻一闻,嗅一嗅你的芳香,舍不得摘下。这一刻我明白了,没有美丽的天光水色又何妨?看着你无怨无悔地爱着大地,活着美丽,这就足够了!今生今世,你是我永远的芳香,永远!永远!永远开在我心灵的乐园。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曼儿' 的评论 : 那伞花的故事很意外,是我写一篇文章的时候,一个素不相识的网友送我的。这里面很有故事,以后我会把这篇文章贴出来。
小曼儿 回复 悄悄话 谢谢你热心肠的好汉,我把那伞花种我院里了,现在出来啦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