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白鹿原第3章读后感(13):骡子和水车的故事

(2017-07-11 07:17:33) 下一个

今天我们看第14段:

新的墓穴称不得豪华,只是用青砖箍砌了墓室和暗庭。这期间鹿子霖已经完成了打井的壮举。新割制的木斗水车也已安装调试完毕,崭新的白光光的木头架子在伏天的艳阳里格外耀眼,骡子拉着木轮水车踏着欢快的步子,哗哗的水声听来再悦耳不过了。鹿子霖又挖来四棵柳树埋在水井的四个角上,树大之后就能遮住从三个方向射下的阳光,人和牲畜就可以不受暴晒之苦了。

这一段我们着重讨论木斗水车,在这一章的第10段有这么一段话:儿子鹿子霖说:“后晌先种这地的包谷。”父亲鹿泰桓说:“种!”儿子说:“种完了秋田以后就给这块地头打井。”父亲说:“打!”儿子说他已经约定了几个打井的人,而且割制木斗水车的木匠也已打过招呼,这两项大事同时进行,待井打好了就可以安装水车。

这是我们在这篇小说首次看到“木斗水车”,这木斗水车是关中农事灌溉工具,写农人的劳动,必然写到他们使用的工具,但是我们不知道木斗水车是怎么回事?但是在第14段,我们就看到了:“这期间鹿子霖已经完成了打井的壮举。新割制的木斗水车也已安装调试完毕,崭新的白光光的木头架子在伏天的艳阳里格外耀眼,骡子拉着木轮水车踏着欢快的步子,哗哗的水声听来再悦耳不过了。”

大家注意看到没有,这里写的新割制的是木斗水车,骡子拉的却是木轮水车,木斗水车和木轮水车肯定有区别,木斗水车可以是没有轮子的龙骨水车,东汉毕岚发明,唐代改为畜力牵引。木轮水车轮子是很大的,但是都是竖立的,骡子转动轮子大多是横着的轮子,要转动竖立的轮子必须要有其他条件,这个画面我们没有看到,可能只要多几个字我们就清楚了。从这个画面我想起《静静的顿河》的很多画面,其细微之处几乎令人惊叹,真的达到如临其境的造诣,白鹿原的画面感,还是可以找到一些缺陷。

对“木斗水车”的描绘尽管有点美中不足,仍然是很生动的,有视觉的“白光光的木头架子”和“艳阳里格外耀眼”,有动态的“欢快的步子”,有听觉的“哗哗的水声”,让木斗水车为之一亮,其中都有白鹿精灵的影子。

作者写骡子拉木斗水车这些描述在常人看来几乎无足轻重,芝麻烂谷子小事。其实就是这些芝麻烂谷子小事才显示乡土文化的本真状态,感受到乡土文学的厚重感和时代感。骡子犁耙耕地,骡子拉动水车,是白鹿原人民的生存状态,小说白鹿原就是通过种种生存状态的细节写成一句句诗句,由无数的诗句交织成白鹿原历史文化变迁这个宏大的民族史诗。这一部民族史诗,我们只能从书上看到。据说电视剧就看不到骡子、犁耙和水车了。

或者由于拍摄的难度太大,或者找不到一匹听话的骡子或者破水车,或者由于这木斗水车和白小鹅和鹿兆鹏这些主要人物毫不相干,或者是编剧根本就不在乎骡子拉木斗水车到底是为了什么。这个画面被轻易翻过去,白鹿原电视剧即使拍得再好看,也绝对是一个缺陷。

我看到一篇散文是这样写黄河的水车,”去领略一下黄河水车的风采。它是黄河屋脊上的风车,在贫瘠而荒凉的黄土地上,忽忽悠悠地旋转了六百多年。几多轮回,几多沧桑,在干旱不退与风沙施虐的历史里,在一次次失望与渴望交织的梦里,黄河水车依然吱吱呀呀地唱着发黄的老情歌,用浑浊得再也不能浑浊的河水,浇灌那高原落日映照下的万顷桑麻,用粗犷得再也不能粗犷的感情,高唱着大西北人朴实憨厚的号子。“

白鹿原的水车,不就是黄河水车中的之一吗?

在小说白鹿原里,因为有骡子,有水车,我感受到了生命的清晰的来路和内在的深度。一些小说和影视作品的故事是封闭而苍白的,缺乏历史背景的土壤。所以人物与故事往往不接地气,如天上的云彩,漂浮在空中,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骡子犁耙耕地和骡子拉动水车记载着关中农业的荣辱与兴衰,记载着那种苍老斑驳的乡村民俗风物之美,它们早已融进我们血液之中,化成我们民族独特基因。在电视剧里,大家是在关注这些民族独特基因?还是看哪个演员好看哪个难看?

最新发表:风雨如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9)
评论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ng' 的评论 : 不敢!多谢谬赞!这篇文章前后写了两天,查了很多资料,还是业余水平。
cng 回复 悄悄话 白学家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weetgrape' 的评论 : 是啊!连白鹿原的影视城都找不到木斗水车,实在是遗憾!
sweetgrape 回复 悄悄话 电视里有梨耙,有纺车(孝文的媳妇在纺棉线)。但没有木轮水车,估计不好弄。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偶平' 的评论 : 这个解说我想了两天。所以昨天没有发文。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遍野无尘' 的评论 : 木斗水车可以是有长度龙骨水车,以木斗为主,轮子很小。也可以是以轮子为主的竖立的水车。两者是有区别的。木轮水车是上下方向,你说骡子怎么能够把上下方向的绳索改为左右方向呢?没有写出来,就看不到画面。
偶平 回复 悄悄话 不过,老吴的解说不简单。
偶平 回复 悄悄话 电视剧里对农事表现不足,按说纺车都可以搞定,水车应该也可以搞的。我想原因是演员不会干这行活,不如去掉。小说中对水车的这些描述其实比较简单,当然简单也有简单的好。
遍野无尘 回复 悄悄话 木斗水车和木轮水车是一回事。骡子拉动轮子转圈,再带动绳索链,绳索上有舀水的木斗上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