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吴友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我们家的大松树(五)

(2017-02-23 10:08:50) 下一个

每当下大雪或者刮大风的时候,我家的松树都会有树枝断裂掉下来,碗大的树枝常见,六七米长的不少,这些树枝,只有把它们切短,然后拿到路边堆放整齐,周五垃圾车来的时候,就会把它们搬走,还是免费的。只是苦了我们这些房子的主人,要花费不少力气去切断这些树枝。用锯子锯,用刀砍,有一次下大雪,我家草地上掉下的松树枝堆成小山,可以装一卡车,但是如果你开车去垃圾场到的话,是要付钱的。所以只好细水长流,每周拖出去一些树枝让垃圾公司拉走,一个多月后才清理完毕。

也许你会问,树枝可以当壁炉烧火啊?不过,我是不喜欢壁炉的,宁肯用gas空气比较清洁,我家邻居几乎没有人用壁炉的。我曾经把干树枝送给一家邻居,他也不要,最后倒垃圾了。有的老美烧壁炉对木头还很讲究,你那树枝包着树皮,烧起来会有较大的烟雾,送出来的热气不干净。他们使用壁炉,要的是那些干干净净的木头,所以你在家用商场里看到出卖的壁炉木块,条条整整齐齐,白白净净的。因为壁炉里不能乱烧木头的。如果烧油大的东西,吹出来的热气就会有味道,而且瞬间温度很高,可能超过耐火砖可以承受的范围就会烧裂。有些东西灰大,烧多了堵烟囱。找人通烟囱可是大麻烦。

以前我在下乡的时候干活从来不带手套,所以刚开始在做草地的活,我一般也是不戴手套,但是随着手被草刺划伤多次,我也戴手套了。但是有时戴手套干活不麻利,常常把手套扔掉。干砍切树枝这种活,当然是要戴手套了。但有一回是雪后干活,手套潮湿了我就扔掉,一部小心,手就被树枝的裂片刮伤,流了不少血,一周后伤口才复原。我想在美国只要有房子就有很多活要干,小伤是常事,但是像砍切大树枝这种活,一定要小心再小心,否则受伤麻烦事是你自找的。

不仅是我家的松树给我找麻烦,邻家的松树也给我找麻烦。

我的房子是朝南,要安装中国的北美卫星小耳朵方向是朝东北方向,但是东北方向距离我家房子的邻居有十几棵大松树挡住了我的方向,要安装小耳朵很难找缺口,好不容易在树叶中找到了一个洞可以穿过卫星方向,才勉强可以收看,虽然效果不是很好,但总比看不到好。

但是这个洞在一年之后就被树叶遮盖了,原来我的小耳朵是安转在阳台的,现在看不到了。为了能继续收看,只好把它搬到屋顶,是请专业人员来干活的,花了100刀。这样,邻家松树遮蔽的干扰少了,看电视效果不错。

就在我把小耳朵搬到屋顶之后不久,东北方向的那家房东易主,新主人要盖房子,把那些松树全砍了,完全没有松树叶的遮盖,那100刀是白花了。但这件事却令我思考另一个问题。

↑大家看看这张照片,左边的那个房子原来是一片松树林,挡住我的小耳朵方向。我才把小耳朵搬到屋顶上。(2017年2月22日拍的)

↓再看下面这张,左边的松树林。(2006年拍的)

现在的新建筑越来越多,松树是不是也越来越少?开车走在西雅图高速公路上,掠过窗外的画面,有太多的松林被整片砍倒,有的是扩展公路,有的是盖大楼。居民区的松树树是不是也在慢慢被蚕食?我家东北角的松树不就是一例吗?我不是统计部门,不知道细节,但是我知道如果松树越来越少,你的烦恼也会越来越少吗?松树的正能量永远是占主导地位的,对空气、气候、温度、水土保持等等给我们带来的好处太多了。比起松树对西雅图这片土地的贡献,我们的烦恼又算得了什么?

后注:这篇文章的名字原来是“青松叹”,其实还写到小松树和邻家的松树,因为贴在博客没有人看,所以更名为“我们家的大松树”,贴在“我爱我家”论坛,没想到很多人喜欢看,文章名字就不改回来了。朋友有很多对松树的话题,我有时间再写一篇“别人家的大松树”。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每天一讲 回复 悄悄话 说你孤陋寡闻了吧,我过去没有中国电视,要看中文在网上。2012年我父母来,为了方便他们生活就装了italkBB,1年才60刀,当然我装有他们的电话服务也就12,13刀一月。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左边的房子原来就有的。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左手原来的树长在邻家地面上的,邻家把树砍了盖了房子,是吗?我门口的左手原来也是一大片树林,10多年前都被砍了,建筑商盖起了一片联栋大屋,只留下一排松树做隔离墙,从此开始了一棵棵松树被风吹倒的悲惨命运。松树必须成片,否则很容易被毁。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iangpi' 的评论 :不是森林里,只是树多,西雅图很多地方都是这样的。谢谢!
xiangpi 回复 悄悄话 你的文章挺有意思。住在森林里也有很多烦恼,潮湿的很。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