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吴友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我们家的大松树(一)

(2017-02-20 20:21:25) 下一个

我们的居民区在一座小山坡上,松树很多,几乎家家户户房前屋后都有几棵大松树,有的房子都被松树包围了,这种松林里的居民区在西雅图到处都可以看到。

我家后园就有七棵大松树,最大的一棵底部有一米三直径,这棵松树下是我的一个阳台,大约有30平方米,我拍了几张照片给国内的朋友看,他们都非常羡慕。有的说,你家的环境简直是我们度假的天堂,在你的阳台上看书上网多愉悦啊!但我常常为我家的松树烦恼。

先说车库旁边的那棵松树。我的车库是半地下室,车库外靠邻居的一方是用角石砌起来的墙,墙上是条仅仅一米宽的小路通向后院,这棵树就长在小路上的墙边缘仅仅一尺的地方,简直就是长在墙上的松树。

我们刚来的时候,它只是一棵十几公分直径的小树,最多五年树龄,显然是人工种植的,因为我看到我家对面的房东种了几年的松树就和它一样高。

为什么当初要把它种在墙上?我不知道,可能是要种在小路上,但又怕影响走路就尽量靠外墙。如果种到小路内侧,就占到邻居的位置了,变成两家共有的树了。或者是种的人把朋友种树时剩下来的一棵树苗随意种上去。

不管怎么说,他们当时种树的时候,没有想到这棵小树会出现什么问题。西雅图人就喜欢种树,种一棵松树树几年后就有3层楼高,长这么快主要原因是西雅图一年下雨九个月,有充沛的水分供养树木的成长。不象我们老家闽南小城,城外山上的树找不到几棵可以和我家的树比大比高,更不要说松树林了。

这棵小树有什么问题呢?

那一年我住到这个房子后,看到这棵小树长得比较快,怕以后长成大树倒下来把房子压了,于是就爬到树上把主干拦腰砍了,要把它的高度定在我的这一刀,这一刀的高度大约只是和我两层楼的屋顶等高。

但是这小树的生命力实在顽强,几年后它的刀口马上愈合,从刀口上直接长出好几个分枝向四面开放,有的直接探到邻居的门前,邻居有意见。我只好把它们又砍了,砍下去的时候还差点把电线压断,因为电线就从树枝中穿过。值得表扬的是还是我自己爬到树上的,你说我这个老三届那时也一把年龄了,还要爬到树上砍树枝,这种无所畏惧的精神是不是该表扬?

我以为不必再为这棵树操心了,可以在树下乘凉了。因为我家的车库面向南侧,库房上面就是我的卧室,如果没有这棵树的话,午睡的话忘了关窗帘就要经常被太阳晒到屁股。有了它,我晚上睡觉时它就在我的窗外摇曳着优美的身姿,让我的睡姿更加浪漫一些,梦也做得美一些。

这种美梦没做多久,我就再为这松树烦恼,树的枝杈长得很快,伸出六、七米长,又因为我把靠邻居家方向的树枝砍了,其他树枝的压力都靠我的房子方向,风一吹,整棵树的重量都倾向这一侧,似乎就要倒下来。更可恨的是,树干越来越粗,离地面的直径有80公分,你想原来这小路是没有这直径80公分的面积的,如今被树占领了,于是把树下石墙的几块大石头硬生生的挤出来,我的车库的边墙变成了凸肚子的墙,只是因为石头太大没有被挤落到地上,但是对停车造成影响,我的车常常是停在车库前的,不小心的话就刮到墙上凸出来的石头。

我儿子当时买了一部HANDA旧车,是我花7000刀买给他的,他非常喜欢车,把车擦得很干净,还改装了车的音响,由卡氏音响变成CD,窗门玻璃还做了防光的暗色处理,可见他是多么小心保护车,只是因为没钱为他买新车,否则的话他就不必这么麻烦了。可是有一次我不小心,从车库把这车倒出来时,后侧刮到了凸出来的石头,留下了几道伤痕,儿子气得脸色铁青,自己去买汽车油漆涂补。归根结底是这松树的罪过。

时光象风一阵阵吹过去,有一天,西雅图刮大风,很多地方大树倒下,我早上起来一看,这棵树被大风吹得斜歪歪摇摇晃晃的,还把原来凸出来的石头又向外挤出了一大截,你说这怎么办?木有办法了,如果再一场大风的话,肯定倒下来。不把树砍掉看来不行了。

在美国,自己家里的树要砍是需要向有关部门申请的,否则被人告状,你就有麻烦。这里的细节我也不太清楚,但是一般是砍大树才需要申请。

我家这棵树因为顶部被我削掉,树龄尚幼,不算大树,所以我没有申请,原先的打算是请砍树专业工人员来砍。

我知道老美有这种专业人员,但是价格肯定比较贵,一般凡是需要找人到家里干活,我在西华报的广告栏里找。在美国居民区砍树,整棵大树倒下会可能会压坏房子伤害路人,所以要从树顶端把树干一截一截地锯断丢下来才安全。因为在树上只有一个人能操作,要把身上的安全带钩挂在树上,再打开发动锯马达,除了力气、技术,还需要胆量,是难度很高的工作。找了几家公司都不干,因为危险,一般建筑公司是不干的,小园林公司大多只是割草,也不干这活。最后找到一家是建筑队,找到的这家,可能是唯一要干的。

这家专业队的老板是四十几岁的华人,一看就知道是很有经验。因为邻居的电线从树叶中穿过,我首先要求他不能压断电线,他满有把握不会出事。说好了其他细节,树砍断之后,树枝他们拉走,树干我要求它们大约每六十公分锯一节,我想用来做木头椅子摆在花园里,爬梯吃烤肉的时候就坐在那木头上。他毫不犹豫答应。说好价格,是三百刀。

可是砍树的结果却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简单。是电线压断?还是工人受伤?是讨价还价?或者是城管找麻烦?也许是,也许都不是。

那天午后,这家小建公司的老板带来了三个老墨来干活,都是中老年人了,最老的一个接近60。我想,他们肯定是这家小建公司的临时工人,需要时叫你,不需要时就晒你。如果你干得越好,以后找人时就先找你。我想他们应该是不错的,老板个个都很精。

老板指挥他们开始干活。砍树这活我看过不少,最怕的是电动锯开不起来,或者开起来之后死火。

只见一个老墨从车里拿出一把两尺长的单手狼牙齿电动锯,抽了几次发动绳,发动机只是无力地喘了几次气就没有声音了。老板轻视地哼了一声,抢过锯子,摸了几下,轻轻地拉动机器,机器才就突突响起来。

老板把锯子塞给一个老墨,老墨接过手。这个老墨有五十左右,还挺着啤酒肚,体重至少两百多磅。这胖子看起来有点傻气,那眼神也是那种傻亮的。我以前看过上树的砍伐工人,都是身手矫健的年轻人。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傻大胖子,要在树上挂着干活,万一挂钩脱落或者安全带断裂,从二层楼高掉下来,没死也半命。

年老的那位老墨拿了把梯子靠在树上,胖子登梯很快上了树,爬到上面。动作看来很挺麻利,就是太胖,把梯子踩得吱吱响。

 

论坛连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图在“我爱我家”论坛里置顶。
luck86 回复 悄悄话 有意思,图在哪?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