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吴友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我们家的大松树(二)

(2017-02-21 07:27:12) 下一个

他很快发动机器,从上到下把所有的树枝锯断,留下几个没有砍齐的树丫做站立的支撑,然后再爬到顶端,把保险带两端的内弧形铁齿钩挂在树干之后,再束紧安全带,再拉动发动机锯主干。开锯之后,因为要使力气,他的身体随着锯子的震动在树上摇晃着,和荡千秋有点雷同,胖子却任凭摇晃无动于衷,原来傻的人干危险活更不怕危险,因为傻,所以不怕。其实胖子根本不傻,是我看人傻,自己是不是有点卑鄙。

胖子锯断了第一节树干木头,木头掉下来之后,我看比我要求的60公分长一些,但是因为老墨在树上只是根据目测,不一定准确,象这种粗活,我总不会要求他们带尺子上去量吧。于是我对老板说,要短一点,老板看起来不是很在意,但还是对树上的老墨喊话,只见老墨点头。

这时他们已经来快两个小时了,老板对我说要到其他工地看工,不能在这里呆一个下午,他说很快就好了,估计最多半天的活,天黑前就完工,并把树枝拉走,300刀就这么到手。

老板走后,老墨继续干活,可是锯子下几节木头之后,锯子死火了。在树上怎么也摆弄不起来,只得下树。三人摆弄锯子好久,直到太阳下山了还是没修好,期间他们焦急地打了好几次电话给老板,可能是老板自顾不暇没有来,老墨们只好把地上的树枝收拾好,悻悻地回家。

老板知道活没干好肯定气死了,他原来估计三人半天的活没想到泡汤了。第二天早上10点左右,老板只好又带他们三人来,这次他亲自督工,直到完工。我因为有事在外,他们干得怎么样我不清楚,回到家里时他们已经把处理好的树枝装上车了。

我正庆幸没出什么意外,却发现锯下来的丢在地上的木头都有八、九十公分长,我心里不高兴,没好气地对老板说,你的工人没按照要求干活,这么长的木头我怎么做椅子?

老板也不高兴了。他直直地瞪着我说,不然你想怎么办?我这次给你干活根本不赚钱,四人花了一天半时间,一共四十个小时,平均一小时不到10刀。还要把你的树枝拉去付钱倒垃圾。如果你觉得木头太长,我给你拉走算了,不算你工钱。

我虽然不高兴,但和他争论下去也不会有结局。最后只好把300刀现金给他。老板脸上没有一点笑意,给三个老墨150刀,老墨们接钱的时候没有一点怨言。这老板也够狠的,三个老墨每人只有50刀,做了一天半,回家喝酒所剩无几。

日落西山,老墨们要回去了,看起来还满有礼貌的,点头哈腰和我说拜拜。望着他们满载木头而去的卡车,我实在同情他们。说美国是平等社会,我们和白人平等吗?这几个老墨又和我们平等吗?我为自己的松树烦恼,他们呢?他们生活中的烦恼有谁知道?或者他们没有工卡是非法移民,偷偷干活,只是为了温饱。原来在美国大地上,还有那么多比我们悲惨的人。想到这里,我忽然为自己感到可笑,我又不是当老板,我没剥削他们,凭什么同情他们,是不是太悲天怜人了?

小松树的烦恼还没了结,我的车库边墙被挤出的石头还在,不想弄,只是每次停车都要小心。要把这些石头塞进去,我没这个本事。因为露出来的石头是在墙的中间,要塞进去,除非把整片墙重新做起,要花的钱还不知多少。如果这房子要卖的话,这片大肚子的墙可能会使房价掉几千刀。烦!

小松树的故事写完了,下一回写大松树的故事。

我家后园的一棵大松树才是我最大的烦恼。

这棵树有七、八层楼高,是那种高得不能再高的松树了,底部有一米三的直径,树枝异常茂盛,一遇大风,一条条树枝就像一条条狂舞的皮鞭在空中抽打着,主干也在风中颤抖着,令人胆战心惊。

论坛连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