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有人的路

纯属点点滴滴生活中的个人体会。
任何观点都只有一部分是正确的,我写写、你看看、挑着信、试着用。
朋友Chiali说的:“ 有的人因為多讀書變得謙卑,有的人因為多讀書變得驕傲,所以生命風景也會不同 。”
个人资料
JustTalk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女儿肩膀受伤后......

(2019-03-28 19:08:59) 下一个
受伤一周多前,花旗兵训练新加了一个动作--右侧头肩倒立,双腿举在空中做伸屈,前后持续十几秒。这个动作女儿做得很吃力,但她不服输,做了不少的额外练习。可能就是这个动作导致了这次受伤。
 
疾病伤痛,焦虑难免我们也只能是尽力而为为了某些目的,可能还需要妥协。记录一下流水帐,包括了期间一些情绪波动和心理成长。
 
1/7/2019,周一
晚上近十点钟,花旗兵训练结束回家,女儿一上车就说:“妈妈,我又有问题了。不过这次不是脚,是胳膊。我的胳膊不能举到最高,一会儿回家给你看。”我听了还算冷静。
 
女儿的右胳膊不能往上伸直到180度,尽管可以用左手把它拉上去,但手一松,右肩会往下落,胳膊外斜十几度,晚上训练时发现的。据她回忆,星期六训练时已经不大顺畅,但没有意识到怎么回事,因为她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我当时觉得,反正不疼不痒,不影响日常生活,算不了什么大事。
 
1/8/2019,周二,1天
一早约了家庭医生,下午两点去看,很年轻的亚裔女孩,刚刚参加工作不久,第一次见。她非常认真,仔仔细细地检查女儿的胳膊和后背,这下我也看出问题所在了。医生建议先去骨科急诊看看,再约儿童骨科专家。
 
从诊所出来,直接去骨科急诊室。等待时间不长,诊断时间更短,根本没见到医生。助理说没啥事儿,可以活动,但不要用胳膊支撑身体,造成大的压力。开了理疗处方和病假单,三个星期后复诊。
 
女儿上车后一看病假单就哭了,说一旦学校收了假条,花旗兵的领队--Scott 就知道了,因为花旗兵是校队,肯定就不能继续训练和比赛了。花旗兵每年冬末春初最紧张,今年是1/12彩票,1/19第一次比赛,然后断断续续到四月初,大大小小一共7个比赛。
 
我反复确定她的确是不想要从花旗兵里退出,便建议说:“那简单,咱不交病假单,学校就不会知道了。”美国教育出来的孩子真的诚实,女儿竟然觉得不交病假单的行为是不可以接受的,所以才急得哭。我说:“在很多父母眼里,这是个非常勇敢的行为,轻伤不下火线呀!”我还给她讲了英雄们“为了自由和理想, 抛头颅、洒热血”,这个才一只胳膊活动不灵活,小事儿女儿总算同意不交病假条了。
 
晚上6点钟见领队Scott,他看看说:“哦,肌肉停摆,理疗锻炼锻炼就好了,没啥事儿,我见多了。”同时也允许女儿偷偷懒,不要练习太多的头肩倒立了。
 
6:00~7:00,花旗兵志愿者活动。7点跳舞课的路上女儿自己盘发时抱怨右胳膊使不上劲儿。9点跳舞回来更是累,我俩心里都有点紧张。
 
到家后把她双臂上举的后背录了像,传给姐姐和姐夫去问问国内的专家。女儿双臂上举到最高点时的后背是这样的,有点恐怖:
 
1/9/2019,周三,2天
儿童骨科医生早晨一开门我就打了电话,但只能约到1月25号。给女儿发了短信,让她安心上课,今天不用看医生。女儿回信说:“能不能找一个别的骨科的医生,随便一个都可以。”
 
我知道女儿实际上还是担心继续练习花旗兵对伤情的影响,希望找到一个医生能确认情况没那么严重,减缓些心理负担。她自己也看了后背的录像,实在是不太乐观。
 
我又给骨科急诊室打电话,约到第二天下午。
 
1/10/2019,周四,3天
凌晨,姐姐姐夫回信了:“已经咨询了一般专家、大专家和极专专家,还有北医三院极致专家。因为没有疼痛感,认为胸长神经损害可能性大,没有特殊治疗方法,理疗和神经营养治疗可能有效。仔细分析,应该是轻度损伤,症状不太明显,有机会恢复,不应该过度运动了。等你那边的医生看过再说吧!”
我说:“网上说,神经问题也很疼痛呀。”
姐夫说:“一般来说,靠近中枢的神经损伤会疼痛,末梢神经损伤不一定会疼。”嘎?原来会这样?
我又上网Google什么是“神经营养治疗”,貌似就是吃些营养品,即使治不了病,至少至于死。
 
下午3点钟见急诊骨科大夫,途中还跟女儿闹了点小别扭,主要是担心神经问题不好恢复,情绪有点低落同时又努力想帮女儿放松些心情,闲聊说我今天开始慢慢接受现实了。女儿一副鄙夷语气:“你当然比较容易接受这个现实。”我一听就急了:“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宁愿伤在我身上!哪怕是断了胳膊、少条腿,我也愿意你是完好的!你根本就不可能理解我做妈妈的心情!”女儿吓得不敢再吱声。我觉得自己的话有点重,同时反思:相对女儿而言,我的确算是比较理智的人,从这个角度上来讲的话,应该会比她更容易接受现实。我很快道了歉,但车內气氛还是相当低沉。
 
医生人高马大,像个橄榄球运动员,做事说话麻利迅速,他一看就说:“是后面控制肩胛骨的肌肉没有抓住,所以你的胳膊举不上去。”他让女儿平躺在床上做上举动作,肩胛骨没法外张,胳膊很容易举到耳朵边。医生和前两天的助理的处理方法一样:“先做4~6个星期的理疗。”
我赶快问:“能不能继续花旗兵训练?”
医生还挺熟悉:“花旗兵好啊!我非常喜欢这个活动,可以继续做!”
我又问:“会不会是神经的问题?”
医生反问:“你怎么想到是神经的问题?你Google啦?”
我说:“是Google了,而且还去问了中国专家。”
医生笑了笑,蛮认真地解释说:“别吓唬你自己了。神经问题一般来说不会发展这么快,才四天就这个样子,应该不是神经问题。”
我又问:“如果真的是神经问题,而你现在让她做肌肉的力量训练,会不会使这个病情变得更严重?”
医生信心满满:“没有问题,先做六个星期看看。如果在这期间情况变得更加恶化了,直接和我联系。如果六个星期以后情况没有好转的话,我们再考虑诊断神经功能损伤。”
 
我觉得大家看病时一定要多问问,我比较喜欢那些能够耐心回答的医生。如果医生不耐心,我会觉得对方不够专业。其实仔细看看上述对话,我的问题也是蛮简单的,医生也没有长篇大论,但通过互动,我会建立一定的信任感。
 
回来车上两人有说有笑,跟来的时候大不一样,再一次体会到--认知和观点决定了人的行为和心态。
 
女儿还思考说:“妈妈,你知道为什么中国的医生都觉得是神经的问题,而美国医生都觉得没啥大问题吗?我觉得可能是中国人都不怎么做这些剧烈的体育运动,所以一旦有了问题,很有可能是神经引起的。而在美国,太多的人参加体育活动,类似的损伤可能比较常见,医生也就不觉得是什么大问题了。”
我觉得小丫头说得蛮有道理呀!记得中国的运动有随队医生,运动损伤很可能不用到外面来治疗。
 
1/13/2019周日,6天
这几天活动照常,花旗兵的训练也都去,只是有些动作简化,次数减少。晚上带儿子踢足球回来,女儿在编辫子,试着做花旗兵比赛要求的发型。见我回来还给我演示不同的编法,拆了编,编了盘,盘了拆......
我问:“上周二跳舞课盘发,你说胳膊举不上去,今天晚上搞了这么长时间,难道不累吗?”
她说:“还好,我这几天也刻意地去做了些肌肉训练。”
我问:“你怎么知道练习什么?”
她说:“我Google了一下,看到一些训练动作。不过也没敢做太多。” 呵呵,Google是我们的好朋友!
 
1/14/2019,周一,7天
晚上花旗兵练习回来觉得很累的,本想让我帮她做做按摩,后来因为忙作业也没有来得及。
 
1/15/2019,周二,8天
本来预约的1/25号的儿童骨科专家突然有了个松动,可以今天早晨去。
医生非常耐心地做了详细的检查,询问了所有的诊断和治疗方案,所得的结论与周四的急诊骨科专家基本上一致,似乎稍微多一点神经问题的顾虑,但治疗方案也是理疗--力量训练。
 
身上一旦有了病,什么都是问题,现在学校的书包也成了大负担。晚上回来,女儿觉得肩膀的肌肉有些酸痛,放松按摩时,我发现右侧肩胛骨的最高点跟书包亲密了几天,已经压出了一小块清淤。
晚上从亚马逊订了张按摩床,准备给女儿多做做按摩。
 
1/16/2019周三,9天
下午终于第一次见到了理疗师,又是一系列的推、拉、抬、压的检查,结论是:某些怪异的动作导致肌肉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好罢工了。听起来好像还是更接近神经问题。不过理疗师倒是给出了这9天来最欣慰的憧憬:“一两周就会见效好转。”
 
45分钟的检查加训练(应该是一个小时,我们迟到了),女儿没有觉得累,反而轻松不少。我趁机鼓励女儿以后也做理疗师,可惜未果。
 
晚上花旗兵训练回来,女儿突然说:“现在我开始理解为什么有些运动员会这么注重自己的体育项目,因为这是他们的一个定位(Identity)。就像我的花旗兵,朋友都知道我参加这个活动,做得也不错,如果一旦被迫放下,就会失去自己的定位而感到失落。”
 
我顺便会跟她分享了一下我对定位的体会:孩子们小的时候我并不知道定位这个概念,只是不鼓励他们过多依赖外界事物,依赖的概念越模糊,失去时的痛苦越少。太关注某一观点、或某一项活动,一旦被打击或受挫折,失去了自己的优势,不能再以此为傲,也就失去了自我的一部分,就像截肢断臂一样,肯定会很痛苦。
 
由此我们还进一步探讨了移民的融入、ABC的中文、混血儿的接纳......等等一系列的定位问题。突然体会,难道“我是谁”的答案是由我们如何看待自己日常所做所为来确定的?如果我喜爱自己所做的事,就会有很多不同的定位,那失去一两个也许没什么,毕竟还有很多其他的呢!但如果太过看重一两样,失掉一个就是50%,甚至可能是100%,突然间又想起Maddy了!读书推荐- “别人家的孩子”也抑郁《What Made Maddy Run》
 
================
一周两次理疗,虽然没有理疗师说得那么快就好,但的确是在慢慢变好。
理疗师也各不相同,女儿喜欢其中一个。我问她为什么?她说:“这个理疗师会询问得多一些--累吗?感觉如何?和上次有什么区别?最近训练是否有不同吗?......” 看来干什么都需要会闲聊天(Small talk)。
 
2/15/2019 周五受伤39天后,急诊骨科大夫复查,不用再来了!
2/27/2019 周三受伤51天后,儿童骨科大夫复查,不用再来了!
3/15/2019 周五受伤67天后,理疗师也说,这是最后一次,不用再来了!但要在家里继续锻炼!
现在女儿手臂上举后的后背是这个样的,还没有完全对称,但很接近啦!
 
终于又恢复了以前的平衡状态,不再一周几次地来回接送了。按摩床早就到了,不过还没有用来做过按摩,放在楼下大家躺着休息。感性决定害人呀!
 
女儿进了花旗兵校队,明显吃力,我原本就不是很支持她晋级。受伤后曾一度幻想,她或许就此退出,没料到最后还得出主意向学校隐瞒病情。好在现在没有什么严重后果,若真的落下永久残疾,恐怕也要后悔一辈子吧。
 
17岁了,孩子有独立的欲望,有自己的追求,当妈的也只能在一旁守望,能做只是在需要的时候,按照他们的意愿帮一把吧。

任何观点都只有一部分是对的!我写写、你看看、挑着信、试着用。

微笑微笑

有兴趣请关注我的微信号。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