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有人的路

纯属点点滴滴生活中的个人体会。
任何观点都只有一部分是正确的,我写写、你看看、挑着信、试着用。
朋友Chiali说的:“ 有的人因為多讀書變得謙卑,有的人因為多讀書變得驕傲,所以生命風景也會不同 。”
个人资料
JustTalk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重谈“左” - “右”

(2019-01-07 09:52:08) 下一个

老公和朋友探讨吴菊生《中国社会的右翼本质》,问问我有什么想法。我第一段没有读完就看不下去了,耐着性子读完,也没有看出来他想要说什么。抱歉,文章link也找不到了。到底什么是“左”?什么是“右”?我说说自己的理解。

以美国为例,我觉得在民主社会里,从表面上看,“左”更多的是平等、博爱的倡导者,“右”则主张自由竞争的资本主义经济体制。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所以要理解中国的“左”“右”,可以从经济发展状况上来看。罗胖在一期《罗辑思维》里讲述中国经济史,我的体会是:“左”就是制度多,税收多;“右”则是百姓有一定的自由,能做点儿小生意,经济会活跃一些。

这么一来,不同制度下的“右”的其实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只是“左”有所不同。

民主社会的“左”讲究人权,倡导平等博爱,这只是精神层面的说法。那如何才能够兑现这个平等博爱的竞选纲领呢?仔细体会,政府做的其实也就是设立各种制度,照顾弱势群体,不许歧视,从而“平等”;还有就是多收些税,救济贫困的家庭,实现“博爱”。所以从经济发展的角度上来讲,这其实跟中国历史上的“左”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民主国家“左”的出发点是为了助他,貌似比较善意,但又有这句:“The road to hell was paved with good intentions”。多劳不多得,可能会削弱人的积极主动性。

老公问,那右得太厉害了会怎么样?

如果一切从经济角度来衡量,向钱看,太“右”了可能会导致拜金主义,所以有了“宁愿坐在宝马里哭,也不坐在自行车后座上笑” 的现象。如果条件合适,地方的势力逐渐壮大,很可能会诱发政变。

集权制国家的左、右都是人说了算,想收就收,想放就放。但这种快速改变会给社会和企业带来了一些不稳定因素,一朝君子一朝臣,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很难预测明天在哪儿。

在西方民主社会里,即使是过右,大家可能并不一定想要反这个政府,右翼本来就主张小政府。当然,这可能会导致区域分裂,各自为政。过强的弱肉强食竞争,造成贫富差距太大,民不聊生、抱团造反也是有可能的。当然,如果富人都像巴菲特、盖茨、小扎这样勇于捐献的话,我想偏右可能也不错。

在民主国家里,律法、规定的更改都需要论辩和投票。左派增加点条条框框,右派上来又修改删减,反反复复。但因为更改立法的周期比较长,很多条款都在拉锯战的过程中不了了之,所以人们还能有一点点预测,社会相对稳定一些,使“富过三代”成为可能。

吴菊生在第一段里描述,在美国的华人,“底层华人,不管是一个装修工人,还是餐馆的侍应生,几乎清一色川粉......相反,倒是知识人群中,有一小部分尚能保有起码的清醒和良知......中国人怎么啦?” 我就不评论他的感情色彩了,对我来说,这里其实没有什么不能理解的。所谓“底层华人”,都是凭体力、靠技术、拼时间吃饭的,好不容易挣点钱,自然不会希望“苛政猛于虎”。而“知识人群”的确有“一小部分”人,特别是做的政府、教育、科技等工作,由政府资金扶持,他们自然是希望政府富足。

这几天又有点体会:呼吁平等和博爱的人其实是从心底里缺乏信任,不信任别人归根结底是不信任自己,希望国家能帮助解决自己的问题。追求自由的人可能更相信自己可以管理好自己,相信自由市场贸易可以营造平衡的经济,所以主张 leave me alone。我其实是从子女教育的书里面意识到这些的:父母想要孩子们成人,需要给孩子们信任,有了信任,才可能有尊重。

一个国家,或群体的正常发展必须是有阴有阳、有左有右,这样才能不远离中庸,这是“道”的约束。违背了这个“道”,偏离中庸太远,无论是太左还是太右,都必将被纠正。偏差得越远,纠正的代价就越大。

我说的这些,都是简了又简的说法。面对如此复杂的社会,我这一介草民,又能看清什么呢?选了川普并不一定更自由,选了希姐也不一定就苛政。争来吵去,其实只是为了说服自己而已。 

知识可以从别人学,智慧得需要自己悟。

任何观点都只有一部分正确!我写写、你看看、挑着信、试着用。

微笑微笑

也可以关注我的微信号。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JustTalk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武胜' 的评论 :
说和做的确大不一样。而且......
The road to hell was paved with good intentions.
武胜 回复 悄悄话 回复‘JustTalk’:不是听他们怎么说,而是看他们怎么做。政府开支和债务数据都摆在那里。从里根开始,美国就走上了高债务模式。唯有克林顿时期有财政盈余。奥巴马时期高额开支主要由于08金融危机,其中救金融机构是小布希时候定下的,还有两场战争结束前的开支,也是小布希造的孽。此外还有其它刺激经济的计划。这些开支也达到了扭转经济的目的。奥巴马的确不算是节省的总统,但他被反复攻击的债务遽升速率仍比不过历届共和党总统(想不到吧)。就不说小布希这个败家子,现在川普接手奥巴马开始的史上最长牛市,在经济大好的形势下将他竞选时大声谴责的高额债务又不断推向新高,债务增长高于奥巴马第二任期甚多。
JustTalk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武胜' 的评论 :
谢谢你的回帖!:)
我这是简了又简的说法,肯定不准确。针对每个总统的个性,差别会更大。政府机构已经这么庞大,其体系、大小不是随便可以变的,我说的只是个理念倾向。
右派倾向“小政府”,我只是从网上不是很确定的信息得猜测的:
听过里根的一个视频,我只记住一句话:“Government cannot solve the problem. Government is the problem!”好像里根政府削减蛮大的。据说小布什进白宫后,也削减不少的后勤人员。
网上的信息什么都有,但很难说是否准确,看看这篇:https://www.forbes.com/sites/peterferrara/2012/06/14/president-obama-the-biggest-government-spender-in-world-history/#61c989771084
武胜 回复 悄悄话 赞同非极端的“有左有右”、“中庸”的看法。

美国现在政治经济是偏右的,这只要与绝大多数已开发国家来比较就可以看出。左派的诉求并不一定是大政府,而右派当政也从来没有小政府过。差别在于左派要求整体发展,降低贫富差距,而右派重商,主张自由竞争。在个人自由方面,美国倒是偏左的,传统价值处于守势。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