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停留

从一个国家飞到另一个国家,从一个城市移到另一个城市,飘来飘去地,在漂泊的岁月里学会接受无奈,在漂泊的岁月里学会欣赏精彩。
个人资料
正文

遥远的蒙特利尔(十三)

(2007-02-17 12:32:35) 下一个

         十二月,到处都洋溢着节日的气氛,节日的情绪:彩灯,圣诞树,孩子们发亮的眼睛,色彩缤纷的礼品包,还有烤炉里香喷喷的火鸡。。。这一段时间俞晓辉和孟雨馨很少做饭,朋友家,同事家,同事的朋友家,朋友的朋友家,晚会特别多。几次夜里醒来,孟雨馨发现晓辉在厅里吸烟,她知道宣判的时间很快就要到了。

俞晓辉终于决定过了年就回国,在不到一年的时光里,他深深地爱上了蒙特利尔这座城市,更眷恋在这里的雨馨。但是,他知道他不属于这里。

尽管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尽管一直在准备着这一天的到来,但雨馨心里依然充满了哀伤。她记得曾经看过一个伊朗女摄影家的一段摄像:

两个镜头分别拍摄一个出门的男人和女人,长达几分种的胶片,他们分别在各自的路上走,人们可以看到他们不同的路的尽头是同一座清真寺。男人和女人走入不同的入口,在同一个大厅里,祈祷的男人们和女人们被一条布隔开。在整个祈祷过程中, 最早出现的那个男人和女人一直在朝对方的方向张望,可是他们的目光被那块布阻隔了。从他们困惑的表情上看,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只是好象被对方无形地而又强烈地吸引着,好象是命运的牵引。祈祷完毕,他们从不同的出口走出。透过两个镜头,人们可以看到他们慢慢地朝对方走去。观众在想他们在相遇的一刻会发生什么事呢? 因为每一个人都可以感到他们之间无形地被吸引着。在他们终于交错的那一刻,他们并不相识,他们只是若有所思地看了对方一下, 然而并没有停留,继续朝着相反的方向越走越远, 越来越远。好象命运的安排没有掌握好时间。

孟雨馨提议:我们去拍一些摄像吧。

      十二月的夜是灯火的盛典,一朵朵光环在夜幕里纵情绽放。点缀着夜的神秘和诱惑。原本光秃秃的树干被节日的灯泡装饰得分外丰腴和妖娆。串串金光闪闪的小灯泡把一栋栋平凡的小楼点缀得有如皇宫般的辉煌耀眼。

镜头里,飞雪在一道道彩色的光束里轻柔起舞。镜头里,她坐着轮胎,从皇家山的雪道上飞速滑下。镜头里,他躺在雪地里,眉毛鼻子都沾着雪。镜头里,他从古老的教堂拾阶而下,走近了,张开双臂。镜头里,她在老港凭栏远望夜色里轻轻摇动的船支。

你是静静的港湾,

悄悄蕴藏我渴望安眠的梦;

你是闪烁着渔火的港湾,

没有海风的呼啸,

也没有海浪的狂潮;

你在咫尺,

却是永远无法着陆的彼岸。

一个不属于我的港湾。

      一阵寒风,冻得眼里的液体都要结冰了,她不自觉地往俞晓辉身上靠了靠。忽然,她的目光被路边一幅旅游广告画吸引:灿烂的阳光,湛蓝的海水,还有穿着泳衣的少女怡然的背影。。。,这幅巨大的广告画静静地,骄傲地高悬在漫天风雪之中,面对着被大衣包裹得严严实实,匆匆而行的人们。一个念头涌上脑海,越来越强烈。晓辉,你回国前,我们去古巴玩一趟吧!

            古巴的圣地亚哥。清晨俞晓辉和孟雨馨被海浪唤醒,走出房间,印入眼帘的是无边无际的大海。海风轻柔扑面,空气中捲带着大海淡淡的咸涩。水天一色,一切单纯至极,然而它又是那么丰富,蕴藏着无尽的宝藏和神奇的传说。它时而波涛汹涌,时而平静如眠,阳光下波涛粼粼,瞬息万变,却又孕育永恒,生久不息。

         在大海边散步。脱了鞋,踏入清凉的海水,感受细细的流沙缓缓地从指尖滑过,微风中感受不到阳光的炽烈,只有它暖暖而温柔的拥抱。宝蓝的海水清澈见底,风中的水波纹在细沙上投影出流动的马赛克。岸上的草棚里传出热情奔放的拉丁曲调,孟雨菲拉着俞晓辉在水中轻舞。

      落日时分,太阳渐渐隐入玫瑰色的云层,透出柔和的光芒,而海上万顷波光,绚丽而妩媚。这是一个无比和谐的世界,它涤荡了城市的尘埃,工作的烦恼,它也抚平岁月的伤痕。面对着这无边的大海,一切都变得渺小和微不足道,连时间都变得静止了。

      他们去参观色彩缤纷的植物园,奇形怪状的仙人掌公园和古老的咖啡种植园;坐没有关门的直升飞机到山里观瀑。时而在山间远足,在荆棘丛生的峭壁悬崖中探险;时而到农家作客,品尝新鲜的桔子和冰凉的椰汁;时而策马穿行于山间小径,时而参观美丽的圣城;古老的城堡,喧闹的街市,欧式的建筑,气派的广场,川流不息的马车出租, 享有盛誉的ron酒和雪茄烟。。。

      他们忙不迭地参加酒店的各种活动:乒乓球,网球,桌球,沙滩排球;西班牙语课,拉丁舞蹈课,看水上芭蕾表演。晚饭后,有时在繁星密布的夜空下聊天,有时到灯红酒绿的舞厅疯狂到深夜。

      这里是天堂,天堂里的人们不需要去考虑未来。

遥远的蒙特利尔(完)

遥远的蒙特利尔(十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