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停留

从一个国家飞到另一个国家,从一个城市移到另一个城市,飘来飘去地,在漂泊的岁月里学会接受无奈,在漂泊的岁月里学会欣赏精彩。
个人资料
博文
回国次数多了,还真是越来越熟悉国内的生活了。每次回去都会发现新鲜的东西,互联网与服务行业的结合使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生活真是越来越方便了。过去回国还逛逛商店和超市,这次基本都在网上购物了。原来会担心东西不对或质量不好,现在找声誉比较好的网站,评价好的电商,东西有问题退换还是很方便的。原来还有等货的问题,人不在家怎么办?会不会碰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17-12-06 12:52:36)
三姨年轻时偷偷离家参军,随军南下,后来由组织安排嫁给了比她年长很多的三姨夫。文革期间三姨夫被打成右派,精神和肉体经受了严重摧残,五十多岁便撒手人寰,留下三十多岁的三姨和四个孩子。在那个极度贫乏的年代,靠一个人的工资养活四个孩子是多么不容易,特别是那三个正在长身体的,永远吃不饱的小伙子,最后没办法只能把他们都一一送去当兵了。熬过了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这是一个不完全的药单,是爸爸每天需要吃的药,三十多种,五十多粒。他现在是名副其实的药罐子,隔几个月去一趟医院,检查检查,然后医生给加几味药,医院里似乎只做加法不做减法。 老年人通常是综合病,比如我爸:糖尿病二十多年,从吃药改成打胰岛素;五年前冠心病严重,做了三个支架,吃着抗凝和调血压的药;两年前免疫病引起急性肾炎,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7-06-28 08:03:47)

巴巴多斯岛西邻加勒比海,东邻大西洋。美丽而富庶,号称是加勒比海上最安全的岛屿,是休闲发呆的好去处。 西部沙滩风浪平缓,是水上运动的佳地,这里豪宅林立,旅馆的费用也相当可观。东岸则是浪涛汹涌,别有一番景色。 巴巴多斯岛独立于1966年,仍属于英联邦国家。岛上的通用语言为英语,比较典型的菜是炸鱼和炸薯条,开车在左面行驶。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当年外公外婆生活不能自理后搬到我们家,然后家里就开始走马灯似的换阿姨。有手脚慢的,有偷东西的,有态度差的,有到单位去闹的,有三天两头找借口出去过夜结果怀孕的......可想而知当年妈妈一定为此伤透了脑筋,也从此落下了后遗症,坚决抗拒找阿姨。 几年前,我和哥哥开始劝他们找个住家保姆,妈妈说什么也不肯。我们找了姨和舅舅们做说客,平时有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第一次对清明节有这么深的感触,因为这一年母亲走了。有过类似经历的朋友说起父母的离去,一年两年,总是缓不过劲儿来。都说时间可以医治失去亲人的伤痛,那么,需要多少时间我可以不像现在这样,本来好好的,可是突然一个念头便禁不住泪流满面。走在湛蓝的天空下,我会突然抬起头,感觉母亲在那里微笑地望着我。我始终不敢看母亲在病中的视频。只感觉忧伤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累世情缘,谁捡起,谁抛下,谁忘前尘,谁总牵挂。 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你有没有恨过一个人?花开是缘,花落是劫。 我明白得太迟,而你终究不会在原地等我了。 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将疼痛堂而皇之挂在脸上的,即便没挂在脸上,那痛却是一分也不少的。 我放过你,你也放过我,我们从此,两不相欠罢。 活着(6)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原来妈妈老说我不理解他们,我就会反驳说,”你们都年轻过,还是不能理解我。我又没老过,你要我多理解你。”有时沟通真的很难。 爸爸在医院的时候,隔几天验一次血,有什么问题医生随时调药,我做的就是每天送些饭菜,跟爸爸聊聊天,相对轻松。他出院后我突然觉得压力比较大。虽然出院但并不是病愈,只是相对稳定,去年两进两出医院,出来每次也就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16-12-05 11:25:21)
我的衣柜里有一些从来不穿的衣服,它们或因颜色,大小或款式的原因,只是随着季节被搬进搬出。我总是舍不得扔掉,因为它们是妈妈买的。妈妈年轻的时候,身材好,也漂亮,只是那时也没什么漂亮衣服。而且有限的工资,还要寄些给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跟妈妈在上海买衣服,连逛了两天,看了无数,试了无数,结果一件没买。妈妈手巧,喜欢改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人们常说年轻时拼命赚钱,年老后花钱买命,真是一点不假。 虽然是公费医疗,但有很多药也是不报销或部分报销的。有时单间病房算特需要加钱,我们住的望京医院是每天400元。本来就不做什么大手术,人家再不开点儿特别消费,医院怎么赚钱呢。当然这点收入还是远远不如手术的费用,所以我们住了两个月多月就被医院请走了。值得一提的是这还是我母亲原单位的附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