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4-07-27 07:01:19)
2008年5月父亲去世的时候已经94岁,他的两个兄长都是90多岁谢世的,算是高寿了。父亲和很多其他同龄人一样,年幼时在农田里劳作,以后又从事与农业有关的行业,所以一辈子都和农民、农村有深厚的感情;中年在工作之余,因和贾麟厚教授(贾麟炳的弟弟)结成莫逆之交而喜欢上园艺,至今在山西农大的校园内,还有父亲亲手种植的杨树、枣树、香椿树、核桃树、花椒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4-07-25 16:12:51)
注:这是我在2013年父亲节前夕写完的,寄给了父亲(和母亲)母校中学北美校友会的会长。目的是想让他们的
校友们了解多年来发生的事情,没有指望他们在简报上刊登,因为心里明白,校友会及其简报是为已经不存在的那所学校唱颂歌,要宣扬校友们优秀的一面。果不其然,简报没有刊登我的文章。
铭贤学校是一所优秀的学府。在战乱的年代里,学校克服了重重困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起诉
(之后的一些法律术语可能翻译得不准,请熟悉中美法律的读者指教)
车停到高速路中间的换车道,车子不能再开,因为后来发现车钥匙一截断在里面。车上下来两个人,一男一女,亚洲面孔,情绪都很激动,女方的鼻子流着血,这就是警察赶来时看到一幕。随后其他两辆朋友开的车也来到。警察分别询问两个当事人和他们的朋友。
女方:因为在男朋友的手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近年来“富二代”在海外留学的子女增多,他们炫富、混学位、出事的新闻时有报道,特别是在中文网站和报纸上。最近的一个偶然也让笔者短期、近距离地接触了这么一位。
因为此案还在审理当中,恕笔者隐去当事人的姓名、来自中国哪里、出事的地点等具体信息。
案情
当事人:几位中国留学生
时间:2013年12月21日
地点:美国B州
案发经过:几个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武泗先生
当地人都这么称呼他,武泗先生。在清末民初的晋中一代,被人们称作先生的,一是郎中,一是学堂教书的,当然还有帐房先生和风水先生。他曾是教书先生,是在他自己开办的商校里。
在人人都想经商赚钱的今天,一说到山西的中部,如祁县、太谷、平遥一带,人们可能会联想到这些年来在商业大潮中又被人们提及的晋商,还有电视剧《乔家大院》和平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幼儿园的小朋友们每年都要过儿童节,小班的孩子太小,咿咿呀呀来个大合唱就算节目了,中班和大班的节目就多了。
儿子上中班时,老师是刚从幼师毕业不久的年轻姑娘,杨老师。杨老师热爱工作,喜欢孩子,尽心尽责,孩子家长们都喜欢她。那年她的侄儿也在这个班里,名字叫杨光,是个很“阳光”很可爱的男孩。
“六一儿童节”快要到了,杨老师组织班里的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有印象的“六一”儿童节有两次。
第一次是在小学一年级。那天我是在学生队伍里,我们按班级排好队,一年级的学生全体加入少年先锋队,由高年级的学生给我们戴红领巾。我记得是二姐班里的一个女生给我戴的。我比班里的同学岁数要小,个子也矮,所以戴上红领巾以后长的那一角就显得特别长,似乎达到腰部或者腰部以下,每次蹲在地上玩或上厕所的时候,都要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直到小学六年级,姐姐和另一个吴姓女孩轮流占据班里第一、二名的位置,但这并没有影响她们之间的友谊,或两家人的来往(她的父母也在本校工作,我们两家居住不远)。小学毕业了,在老师、家长(我相信包括她自己)的本不该有太多悬念的期待后,姐姐和同学们一起参加县里组织的小学升初中的统考。考试结果让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姐姐的考试卷丢了!找不到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每年的“六一”前后心中总会感到思绪涌动,总想到一些事,和自己有关,也有别人的故事,很想写下来,却总都为手懒找借口。随着岁数一年年增大,觉得有必要在忘掉以前把一些东西变成文字。但首先“六一”是儿童节,是和孩子们有关的。
我对“六一”儿童节的第一印象,是从姐姐那里来的。那时姐姐上小学,我还没上学。记得是在小学部(我们属于一所北方大学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性格决定命运”据说是心理学家、精神分析学家佛洛伊德提出的。对他的理论和研究没有探讨、研究过,所以不敢妄加评论,只是不知道后天因素和所说的“性格”是否有关系,或有什么关系。
其实,我们很多人,本人或周围其他人的经历都印证了这个说法,也就是说,我们很多人会有这样或那样的命运,都或多或少是个人的性格使然。人们所说的“命不可不信”,我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
[6]
[7]
[8]
[9]
[10]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