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国内来人 - 学生家长(2)

(2016-10-17 21:19:47) 下一个

国内来人 - 学生家长(2)

当时已经天黑,因为要帮她办事,律师的助手就托付我之后把家长送回旅馆,还问我能否明天接她去法庭。我想帮人帮到底,就答应了。刚出了律师的办公室,家长就开始给我讲事发的经过。那天他儿子和女朋友行车途中,坐在副驾驶座的女朋友翻看男孩子的手机,发现其他女孩子给男孩的短信(当时应该还没有微信),就开始跟男孩吵,男孩怎么解释都没用,女孩越来越生气,先让男孩停车,男孩说高速上不能停车,女孩就要开车门往下跳,男孩拉住女孩的胳膊。女孩就去拔车钥匙,男孩就打女孩的手,并告诉她要停到前面的换车道上,女孩继续拔钥匙,并拧断了钥匙,男孩停下了车,女孩开门就跑,这时警察从后面上来,看到了这一幕。我说你这么说只是一面之词,她说女孩撒谎,说她儿子打人,还说她受了刺激,警察说她可以不出庭,由公诉人出庭代表她。接着又有了以下对话:

我:你儿子还好吧?

家长:不好。他们(指律师)说要给他安排个单间(听起来怎么像住酒店?),结果是三个人一间。

我:到了拘留所律师就管不了。

家长:他们还说会常去看他,可是只去了两次(三次?),每次去只待十几、二十分钟。

我:律师他们也很忙(没功夫陪你儿子聊天)。。。

家长:律师把我儿子的车扣下了,是想要我儿子的车。我们给儿子买的新车,他们想便宜买那车。

我:你儿子是什么车?

家长:是好车,“阿枯拉”(ACURA) 。

我;他们不会要你儿子的车,他们也不能要你儿子的车。

家长:警方把我儿子关起来,是想提升他们的政绩。

我:美国这里的政绩是靠降低犯罪率来提高的,抓你儿子和政绩没有关系。

家长:我在西雅图的朋友是“业内人士”,懂美国的法律, 她/他说有关系。

我:那你的朋友这次怎么没来?

家长:她/他。。。他有事走不开。

家长说要我帮她办的事是要买电话卡,因为他儿子在拘留所往外打电话很贵,一分钟两美元多(具体数字不记得了),“亏死了”。她说的那种是大家都用过的网上的电话“卡”,其实并没有真正的“卡”,只要能上网就能打。但她无法上网,而她儿子的朋友告诉她在卖电话卡的地方能买到。既然这样,我就带她去了几个地方问了问,当然没买到。之后她就到一边打电话给她儿子的朋友,问怎么半。我又听到她说“打一分钟花那末多钱,亏死了”等,她又说:“她(指我)不懂。。。”等等。我那时真不懂的是,你们作为家长,出事后可以立马给女方打过来一万块钱,而儿子在拘留所,还不知道受什么罪,往外打电话,就觉得“亏死了”。说我不懂,还真不懂。我想已经答应明天接她去法庭,除此之外,不会再帮她做任何事了。

第二天按约定的时间我去了她住的旅馆,看到她已经在大厅等我,跟我说的第一句话让我很意外:她已经把第二个晚上的房间退掉了。我问那你今晚在哪儿过夜,她说我可以飞回西雅图。我说你下午不是还要跟移民律师见面吗?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回西雅图能买到票吗?她支支吾吾,说再说吧。

去了法庭等了一会儿,律师的助手也来了。因为前面的案子拖了时间,我们比预定时间晚了近一个小时。终于轮到我们了,法官坐定,嫌犯应该从法官一侧的旁门被带进来。门打开了,慢慢地走进来一个身穿桔黄色“囚服”的个子高高的亚裔男子,或者说是男孩。这孩子手戴手铐,铁链子从上缠绕到下半身,因为我们前面的桌子挡住了视线,没有看到脚下是否也戴有东西。男孩子站到指定的位置,抬头往听众席这边看。因为这是一个小法庭,听众本来就不多,不相干的听众此时也离开了旁听席。他目光很快就扫到我们这边,落到他母亲的身上,停顿了几秒钟,然后移开了。此时我注意到学生家长的眼圈红了,可也就那么一会儿。此时我自己倒是很想哭,因为我也有一个儿子,年龄相仿,也是高高大大的。。。

这时法官和律师低声交涉什么,然后上边的另外几个人也参与了低声交谈。之后法官宣布,因为见证人,即当时处理出事现场的警察,家中有急事,今天不能来到法庭作证,所以今天的一审取消,两个星期后再审。下来后律师的助手说,那位警察的岳母去世了,而那位岳母是一位退役警察,所以在场的很多人都认识。助手接着交代了下午的安排,几点去哪里见移民律师,我翻译给家长。还没等我来得及告诉旅馆退房间的事,家长就不失时机地跟我说,今晚她要到我家过夜。我迟疑了片刻,只好告诉了助手。助手用一种不解的眼光看着我,问我确定吗?我想了想,说确定。他又疑惑地看了我一眼,说了谢谢,就离开了。

其实看到那个男孩的一刻,我又动了恻隐之心。虽然答应他母亲到我家过夜,但是心里很不高兴。离开法庭回家的路上,我问起这女朋友的情况,我们的对话如下:

我:这是个什么样的女孩?

家长:是同学(来美以后的),这个女孩有问题,经常跟我儿子吵,还曾经砸了我儿子买的电视,甚至把儿子为她买的两个戒指(当然不是同一次),冲下抽水马桶。这女孩子的父亲就是因为这种问题,还住过(国内的)监狱。。。

我:知道女孩子有问题,为什么你儿子还继续和她交往?砸了电视,为什么还跟她在一起?冲走了一个戒指,为什么还要给她买第二个????

家长:就是我儿子交友不慎嘛!

我:你见过这女孩吗?

家长:没有见过本人,但在视频上见过,聊过天儿,视频上她坐在我儿子腿上,跟我们说话,还叫我们“爸、妈”。。。

我:你在西雅图有朋友吗?他们没有关照过你儿子吗?

家长:他们去看过,但是很忙。他们家的房子很大,院子也很大,有大铁门,还有。。。

我:你孩子小的时候,你们是不是特宠他?你们会不会没有太多的时间跟他交流,陪他玩。。。?

家长:他小的时候我们只给他买免税店里便宜的衣服。。。

到此时我还没问过这是从何方来的人物,但二十年前能到免税店买东西,即使她所说“便宜的”,也不是人人都能去。

考虑到她这几天奔波,可能吃中餐更舒服一些,就在路过的一家中餐(PANDA EXPRESS )买了几样饭带回我家吃,这时她还说了一句“我就是要跟你去你家”,看来她退旅馆房间时就打好这个主意了。虽然不爽,只好这样了。到了家,不等解下围巾放下包,她就急急忙忙眯着眼睛查看手机。查看之后跟我说得打个电话,就避开了。电话的内容没听到什么,但听她说话时的语气很温柔、亲切,最后还嘱咐了些什么。打完电话过来吃饭,她告诉我,那是她儿子的女朋友!我说你怎么还给她打电话?说话还那么和气?她说要先稳住她,对她儿子的官司有好处。我没再说什么。午饭后我让她到我们空房间休息一下。她说不用,指了指客厅太阳照进来的那一块说,我在这躺一下就好。冬天我家客厅那一块真是最暖和的地方了,就随她了。我也休息了一会儿,起来看到蜷缩在我家客厅地毯上还在睡觉的这位母亲,心想:这真是造孽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