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另类“啃老” (2)

(2016-10-10 10:50:40) 下一个

另类“啃老”(2)

       有关另类啃老,我主要想说一说朋友的女儿。

       朋友夫妻没上过大学,在单位就是一般职员,工薪阶层。他们把希望寄托在女儿身上。孩子从小学开始,他们就说她学习好,而且英语特别好,如此这般。每次回国探亲,朋友都会叫我儿子跟小姐姐“练口语”。为了孩子的学习,他们两口子什么都可以做,花多少钱都舍得。孩子的大学目标是位于某市的外语学院,我觉得不奇怪,因为朋友老公的老家在那里。

       高中毕业,朋友的女儿的确去了那个城市,但是一所师大的外语系。也挺好,我本人就是另外一所师大外语系毕业的,自己觉得一点儿不比其他学校出来的差。再后来朋友告诉我,孩子转学回到本省一所师专升格成本科的师范学院,原因的“非典”期间,她不能回原来的学校了。我不明就里,和别人聊起来,才知道这孩子和原来学校宿舍的室友打架,无法在那里待下去了。转回来好好上学也行啊,结果一次在朋友家看到一张这孩子和她毕业论文指导老师的照片:那老师竟是我大学的同学还是室友(七个室友之一,其他室友和班里的同学对这位的一致评价:投机钻营,不地道!)!用一句老话:名师出高徒,但需要各位反过来理解。其他就不多说了。

       大学毕业后,朋友夫妻把孩子弄到他们(也是我曾经生活和工作过的)就职的单位教英语,居然还没有多花钱,好运气又可用另一个成语总结:两个领导相争,我朋友的女儿得利。这本来很好了,不久朋友说:原以为工作难找,如今才意识到对象比工作还难找。除了前面说过的脾气以外,这孩子还有“一览众山小”的特点:身高1。72米。找对象不顺,那就先说职称,虽然尚且还轮不到她,但可借读研的机会离开家再去上学。国内打听了一下,费用高得惊人,后续还没有保正,即不能保证将来对评职称有用,这就开始联系出国留学。

       女儿自己联系到的是美国东部一所私立“名校”,在上海、迪拜和英国某市都开有分校,当时是分校招生。而在联系之时,其他分校以招满,只剩下英国这边,但时间紧急。朋友女儿说还没有考托福。主管招生的人说,只要愿意,可先录取,再考托福。录取就意味着交费。出于慎重,朋友夫妻还咨询了本单位从英国回来人员,答复是学校不错,放心去。这样朋友一家就紧锣密鼓地准备一切,包括专门开车去外省考托福,因为本省考试时间不赶趟了。之后据学校招生人员说,孩子的托福成绩在亚洲是前?名(我忘记这个数字了),录取当然没问题。因为朋友夫妻不懂英文,全过程都是女儿翻译转告他们的。他们该做的,就是筹款,自己的积蓄不够,还向亲友借了,具体借了多少,我也不便多问。

       女儿去英国留学了,读硕士学位,属于密集型的,一年时间搞定。朋友两口时时刻刻牵挂着,生活还好? 学业还顺利?其实学业不顺利,一是她晚去了一个月,再就是学的新专业。朋友给我发电子邮件,让我给她打电话。电话中一问,是闺女学习吃力,跟不上,成绩都在B 或以下。因为我自己搞的跟这方面有点关系,所以力所能及地帮了一下。

       那个暑假我正好回国,还不小心崴脚成脚骨裂,哪儿都去不成,后来能出门,还得拄双拐。朋友来家看我,当然也想说她闺女的事,具体是跟她女儿视频,说学习成绩的事。拄着双拐从我住的二楼“跳”下来,又单脚“蹦”到她家的4楼,我那叫个汗流浃背、大汗淋漓啊。跟那闺女视频,她说最近的一篇报告,老师给了个B-,老师让她重做,看成绩能否提高。朋友的老公插话,说应该这么做那么做,不就行了?我让他等等,然后把能说的尽量说了,剩下就看她自己了。

      暑假结束我回美国,朋友的闺女毕业回中国。一次我给朋友打电话,只有那闺女在家,就聊了起来。说起朋友夫妻的不易,我就以阿姨的身份跟她说,多体谅父母为她作出的努力(除了花光了他们的积蓄和欠了债以外,两口还恨不得替闺女做作业,等等)。听了我的话,闺女说他父母“也不是大方的人”,如果他们肯花钱,她早就可以去国内那个什么什么了。 听到我的反应有点儿迟疑,那闺女信誓旦旦,说她说的都是实话,否则她就从(电话那边,她当时在的)四楼家的窗户跳下去。我说你怎么能这么说父母呢?人家接着说的就更让我瞠目结舌了,她说那次(我在她家视频)我也没有帮了她什么,因为她的那个报告,最后还是得了B-。 其实那天在电话上她还问我来美读博士的情况。一听上述言论,我很生气,所以赶紧让她“好自为之”,然后挂了电话。

       之后我和朋友继续往来。她是工人,所以50岁就退休了,但之后还在工作。她说不干不行,因为他们另买了一套小户型房,要把婆婆接过来住。当然她那闺女是另外一回事了,虽然我没把她说的那些混账话翻给朋友。但事情并没有结束。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