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实的心声

我多么期望有一天,我们的民族能够把自由、民主和人权大写在自己的旗帜上,从而以崭新的面貌,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个人资料
加成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编者按】老五届是指在文化大革命期间,1966年至1970年毕业的大学生,总数约70万至80万。学者高放曾将老五届的人生历程概括为“五子”:文革前的“骄子”、文革中被当作“棍子”、毕业被发配后的“弃子”、改革开放后的“才子”、退休后的“赤子”。时至今日,老五届年届古稀,基本上都已退出工作岗位,并且正在陆续退出人生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周有光:苏联瓦解20周年记 苏联的忽起忽落,不但是俄罗斯的大灾难,也是沾染苏联病毒的许多国家的大灾难。这场大灾难使俄罗斯和沾染苏联病毒的许多国家总共发生非自然死亡接近两万万人。苏联瓦解已经过去20年,苏联病毒还在继续蔓延。人类是有记忆的动物。”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苏联瓦解20周年,岂可不记? 俄罗斯历史素描 俄罗斯历史分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大串连是指1966年8月起,大中学生在全国范围内免费乘车食宿、互相串联宣传造反的活动。为什么会出现大串连?在文革50周年的今天回顾这一历史事件,就更加清楚:大串连是毛泽东在文革初期,动员群众特别是青年学生来打倒刘少奇、邓小平等党内当权派的特殊措施。1966年6月1日,北京大学聂元梓的大字报向全国播出,各地大专院校纷纷响应。笔者所在的南京大学6月4日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6-10-06 20:18:40)


读了《世界周刊》上英竹先生的《学历与能力》一文,有话要说。云南副省长沈培平,学历不过师范专科中文系,弄虚作假混得北京师范大学理科博士,五个月后又戴上教授桂冠。此人学历三级跳,摇身变为“学者型领导人”,官职也随之三级跳。如今的大陆官场,上至高级干部下至芝麻官,许多人都以顶个教授帽博士帽为荣,再不济名片上也要印上个硕士。然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据报道,安徽省安庆市推行殡葬改革运动,规定去世者严禁土葬,全部火葬。当地民众有生前置备棺木的习惯,当局就拿着大锤和电锯,强行砸碎4.5万副棺木。为了实现死后睡上棺材的夙愿,至少有十多个老人,赶在殡葬改革运动前自杀,上吊、喝药、跳井、投塘皆有之。 平心而论,以中国大陆人口之众多、人均耕地之缺少和自然资源之貧乏,继续实行土葬实难为继。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时至今日,诺贝尔物理学奖、化学奖、生理学或医学奖,中国大陆只有屠呦呦获得了2015年的生理学或医学奖。每年秋天,大陆都掀起预测中国学者能否获奖的热潮,仿佛成了周期性刺激。许多人都问:中国距离其他两项诺贝尔自然科学奖,究竟还有多远?其实华人与诺贝尔科学奖早就结缘。截止2014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共有198人,华人有6位;化学奖得主168人,华人有2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据报道,近日中国北方再次被雾霾笼罩。京津冀地区空气污染堪忧,局部地区达到重度污染。PM10浓度高于往年同期五倍以上。北京今天拉响“重度污染”黄色警报。近年里每次去中国大陆,都能见到大批新建的高楼。然而虽然是晴天,这些美轮美奂的大厦仍被层层雾霾笼罩,轮廓模模糊糊。没几天,我就感到喉咙发痒发干,咳嗽不断,这是每次回去必发的北京咳又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华人社会(无论海内外华人)正面临着严重的族群分裂。这种分裂,我们时时处处事事都能感觉到。打开网络,打开手机,铺天盖地的各种文章、微博、微信,都展现出这种分裂。左右两种思潮(姑且言之左右吧)截然相反,势不两立,水火不容,你死我活。就是朋友间、亲戚间,甚至兄弟姐妹夫妻父子间,只要谈及社会政治,谈及意识形态,就有可能出现分裂,互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我的母校松江二中,是上海市著名的重点中学,其前身可追溯到乾隆年间的“云间书院”。有了名师才有名校,松江二中聚集了各学科的名师,樊庚苏老师就是其中一位。 1961年,我有幸从沈阳转学到松江二中。当时正值大饥荒时期,沈阳那所学校的学生们吃不饱饭无心向学,缺课逃学成风。来到松江二中,我立即感受到强烈对比,整个学校从老师到学生,沉浸在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敬重王歧山这个人,敬重他的人品和为政责任意识,我认为他确实是在负责的做一些实事。但是,我对现行反腐败运动已经提不起任何兴趣。无论抓再多贪官,似乎也很难激起我多少兴奋和快感了。 为什么?几点原因: 第一、反腐败再整得凶,都只整掉冰山一角 一个早就明摆着的事实是,现体制下几乎“无官不贪”!被反贪的在贪,反贪的也多半在贪。根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
[51]
[52]
[53]
[54]
[5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