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实的心声

我多么期望有一天,我们的民族能够把自由、民主和人权大写在自己的旗帜上,从而以崭新的面貌,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个人资料
加成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1950年代毛泽东向苏联“一边倒”,政治方面唯苏联马首是瞻,经济和科学方面唯苏联“先进经验”是从,就连教育也不例外,数以千万计的学生必须学俄语。我从高中一年级到大学三年级,每星期上三节俄语课,外加三小时早读与三小时课后复习,六年间花了3000小时。谁知道花这么大力气学的俄语,后来在我的工作与生活中根本无用,不得不重起炉灶学习英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05-29 12:43:53)

美国总统大选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共和、民主两党都卯足了劲,要掌控今后四年的政府。无独有偶,我所在的社区也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选举活动,不过这与两大党的竞选无关。我们社区是大型合作公寓,有上千户业主;据统计平均每户有一位硕士或博士学历者,在美国属于受教育程度最高的社区之一。社区内没有两大党的组织,然而派别还是有的。按照对社区发展理念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时间就是生命,感慨时间的匆匆与人生的短促,乃永恒的话题。近日读到一篇文章,讲述女主人公把一天24小时掰成25小时乃至26小时用,终于事业与家庭两不误。笔者乃退休学者,读后感慨万千:回顾自己的人生,虽然算不得一事无成,却乏善可陈。究其原因,原来大把大把的时间,竟是被糟蹋掉的。文化大革命前尚有学可上,但有一门课最糟蹋时间,那就是俄语。1950年代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古往今来写老师的文章汗牛充栋,绝大多数都是赞扬老师为人正派、爱护学生、知识渊博、循循善诱。我要回忆的刘师,却是现身说法、含泪教诲我们做学问的道理,让我至今难忘。 刘师名玉麟,是南京大学生物系副教授。1963年秋,我考入南大生物化学专业,为我们这批新生讲授“普通生物学”课程的,就是刘师。他当年五十多岁,中等身材,头顶稍秃,戴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6-05-25 17:11:58)

上至天文气象,下至地理生物,在林林总总的自然科学门类中,最特别的要数人体解剖学了。虽然谁都明白解剖学是医学的基础,不学好解剖学是决计当不好医生的,可一般人对于这门学科,总是退避三舍,因为解剖学是同人的尸体打交道的。说来也奇,我家祖孙三代,竟都跟解剖学结下了不解之缘。我的父亲是解剖学教授,在四十多年的教学生涯中,他的学生没有一万也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众所周知,拍电影只有故事片才需要演员,拍新闻电影片必须真实,不允许出现演员。然而在荒诞的文革年代,我还真的当过虚假的新闻片的演员。1973年底,我到沈阳探亲。假期将过,我想带点东北特产送给南方亲友,但商店只有白菜、萝卜和土豆这“老三样”。父亲说:“你要到大连乘船去上海,大连出苹果,你就买点苹果吧。”谁知到了号称苹果之乡的大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正值文革50周年,不禁想起当年在荒村僻壤,漏夜记录林彪九大政治报告的情景。文革期间,大学毕业生被发配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我去的是江苏省最穷最偏僻的地方,人称江苏的西伯利亚。1969年4月1日晚8时,收音机里传来中共九大在北京召开的新闻,接着播送中共副主席林彪的政治报告。在当时这是天大的消息,城里肯定要连夜庆祝。可是当我们把这特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在文化大革命年代,有五样东西是必备的:毛语录、毛选集、毛像章、毛画像,还有毛塑像。谁不备这五样东西,就等于是不忠于毛的表现。备了这五样东西,如果不小心弄坏了,那就更不得了,轻者吃批评,重者挨批斗,甚至被打成反革命判刑。这里单说毛塑像。文革时几乎每家都供毛塑像,就如同信佛的人供奉菩萨般,要供在屋子的正面。每天早请示、晚汇报,面对毛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跳舞须是自愿的,这不是最简单的道理吗?如果你不喜欢也不会跳舞,却被硬逼着跳,这会是什么滋味?我在文化大革命中就尝过这种滋味,而且居然还是自找的。 那是1968年春夏之交的事情,我那时是南京大学的学生。一天,听得同学讲中央商场到了些紧缺商品,就起了个早去看看,想买一双塑料凉鞋。那年头连塑料凉鞋也不容易买到。中央商场位于新街口,是南京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文化大革命距今已有五十年了。文革时发生过大量荒唐事,下面不过是其中六则。于光远无票坐喷气式飞机于光远是大陆著名学者,在经济学、哲学、社会学及教育学方面著述甚丰。文化大革命前,于光远任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副主任,文革一开始他就成了「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被批斗。官位比他高的大走资派是用专车押着去批斗的,官位比他低的小走资派则在本单位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
[51]
[52]
[53]
[54]
[55]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