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皮沟底狗呻吟

我思我方在,我在我当录
博文

老狗拙文《文革十题》一经,坊间立马涌现出一浪更比一浪浪的关注热潮,祝贺的信电更是络绎不绝。据不完全统计,陆续给老狗发来贺信贺电的就有(排名不分先后): 罗刹国国际睦邻友爱促进委员会终身大统领普猛男; 高丽人民民主共和国全国减肥委员会终身委员长金歪恩; 苏维埃契丹人民共和国文字改革委员会专家小组终身小组长兼首席专家鲍白丁; 越南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4-06-04 11:46:17)

燕幽夜半刀光浓, 梦碎方知家国重。 公车挂紫三千载, 何日才见德馨宏? 德者,“五四”辞藻中之“德先生”也,在此则泛指一切能使故国告别成王败寇、走出丛林血腥之政体。 西元一九“六四”前夕初稿于英伦九岁斋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其十:劳逸结合 【史例】西元七一年九月十二的残夜,月黑风高,太祖与其亲密战友九千岁林太帅落草后四十来年的交情也随之走到了尽头。此前不到一个月,太祖出京南巡,游说各路诸侯,意在置太帅于孤立后而相机费之储位。面对圣上赤裸裸的离间与威逼,九千岁以三十六计之首仓促应之,倾其所有买了张北狩的单程机票拍拍屁股就上了路(史称九一三事件)。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其九:不朽的牌坊 【史例】广州城外的南国名岳白云山北麓有一爿以南湖为名的人工湖,湖畔青翠的山峦里有着一众不失豪华的建筑群。其中的南湖宾馆、松园宾馆和广州英国学校,就是西元七十年代初期为太祖太后与及当红近臣而建造的避寒冬宫。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其八:勉为其难【史例】西元六九暮春,九大闭幕,名曰一中全会之分赃新戏隆重开场。祖差丞相伍豪,东厂康老与兵部尚书黄永胜组阁,成立新一届政治局[1]。永胜上将军初涉军机,不明深浅,一登场便开诚布公曰,太后文革中居功至伟,论功无可厚非,入阁则大可不必[2]。如此这般,实为祖虑云云。闻之,厂公火冒三丈,丞相亦不悦,斥之曰,汝实太不懂事理也!然永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其七:谁才是司令? 【史例】对当朝的大小公仆来说,西元六七的初春可不是什么好日子。其时上有太祖内党的闷棍,下有痞子拳民的酷刑,衮衮诸公是死是活多在圣上灵魂深处的一闪念。西元正月未出,两天之内便是先有煤炭部部长张霖之经太祖钦点后由人民礼送上了西天[1],后有张尚书的未来儿女亲家、总后勤部部长邱会作由当今作保而在群众专政的铁拳下虎口逃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