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第七章烦心事惠芬不要住在刘彤家,在附近订了一家酒店。她说:“我就尽量不去想王老师娶我最好朋友这件事。”刘彤纠正道:“是老王,不是王老师!他只比我们大六岁,他不是长辈,OK?!”惠芬举手打叉制止她:“请不要让王老师的脸出现在我的脑袋里,OK?!”惠芬一进到房间里,就马上把手机扔到了保险箱里,还警告刘彤不要接刘磊的电话。刘彤却一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五章二十五年前的事二十五年前除了刘彤的师生恋,没有什么可以拿出来当作谈资的,本来大学里一场师生恋也不是什么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骇俗,大家看个热闹也就要散了,学校以王老师当年的奖金作为惩罚,谁知王老师气盛,愤而辞职,一年后刘彤领了毕业证也随着南下,两个人这一出,胜过所有的佳话,至今每年的九月份,辅导员还会在新生入学培训的大会提上两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四章海边的风凌晨的海,黑的好像可以吞没一切,海水在黑暗中涌动,竟然给它把黑色也掀起深深浅浅的层次。沙滩上有一条潮水退去的印记,望不到头,海藻、破碎的小贝壳夹裹在其中。一走到海边,明明只有浪拍浪和风吹过的声音,脑子里却仿佛听到什么旋律,黑夜里就是总觉着在静寂中听到了些什么,在漆黑中看到了尽头。只有两个人在散步。“真正的黑,就是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三章夜奔北京到海口的飞机,一天有好几班,惠芬站在航空牌下面,看了许久,还是选了半夜的红眼航班,也许是为了留些时间改变主意,也许只是为了红眼航班更便宜。下单、付钱,确认座位、安检,等找到登机口坐下,外面的天不知什么时候都全黑了,黄黄的指示灯点在跑道上,这些日子飞机乘得太密集,她有些恍惚,这又到底是去哪里。其实还不如回家,那里还有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二章从前的稻草没错,惠芬认为自己是一个悲观主义者。她想到,但凡当初多一点安全感,或者自信一点,才不会早早或者说草草地就结了婚。她的脑子里有个小人儿,行走在内心的世界里。在心底里,你以为没人知道没人发觉,尽可放胆去恣意行事,但是,思想反倒比真实的行为更谨慎,生怕一不留意发出错误的指令真的做出表露真心的行为,小人儿仿佛在灰蒙蒙的房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一章稻草 电影里说,人和人每一次的相遇,都是久别的重逢。惠芬和刘磊一起看得这部电影,不是不喜欢,惠芬只是对电影院里的那种特意感到不舒服,声音太大,冷气太强,皮制的座椅坐久了会很燥,但又手脚冰凉。刘磊喜欢看电影,尤其喜欢专门记那些金句,惠芬怀疑他会私下弄个本子写下来,只不过她没兴趣去印证这个猜测。那句话一出来,刘磊就凑过来说,以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4-02-10 09:18:58)
丁,是那个睡在我下铺的女生,是那个能吃四个肉夹馍的女生,是大学里,第一个跟我说话的人。我们俩不是那种热络的女生关系,不是那种手挽手一起上厕所一起哎呀哎呀的女生关系,但是她是我希望一直保持联络的人。然而,竟然也有十八年没有见过面了,整整十八年呀,我们认识的时候正是十八岁。因为工作关系,我在东方,她在西方,然后我们都到了西海岸,可是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4-02-08 10:19:44)
苦夏难眠,三点钟温度才能有凉感,昏昏沉沉睡去,窗外已经开始泛白。每天,正当睡着惬意,阵阵清风吹来,想在多睡一会,楼下就传来啪啪地声音,几个老太太一起拍身体,一边拍一边数着,256,257,28,29,31。从肩膀拍到小腿,包括腋窝和膝窝。第一天,我当是烟火气,第二天已经开始愤恨,第三天被吵醒时,就有冲动泼开水下去了。楼下是个夹道,本来种着花花草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4-02-07 09:19:49)
回到北京,我心中是个to-do-list,排名不分先后,其中有海底捞和瑞幸咖啡。前者是担心万一再有个三年,有些东西就彻底走进历史了,即使这般的决心,我这些同时代的朋友们啊,都说他们已经不再享用太辣的食物了,也不再光顾江湖菜馆。唉,到了养生的人生阶段,开始向某些事情告别了。放弃了一项,便以时不待我的劲头,扑向了瑞幸咖啡。其实,我平常不太喝桂花什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4-02-05 09:12:40)
身在沟渠,也不要忘了仰望星空——王尔德这话拨动了多少文艺青年的心弦?我以为身在艰难的生活里,仰望了星空之外,抱怨一下命运或是嫉妒一下别人的幸运也是人之常情。一路都是高速公路,路两旁是一片又一片的住宅楼,,我好奇那一幢一幢的楼,是一家人还是几家人,如果是一家人,为什么搞那么一模一样没有性格的建筑,如果属于好几家人,为什么楼与楼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