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猫

诸多美好,一瞬间,也是永恒。
博文
初冬的傍晚。思茹取好托运的行李,学生会来接机的男生帮忙把行李装上了车。就这样,她搭上了顺风车,一路直奔学校。阴沉灰色的天,感觉有些凄凉。在夜晚的黑幕彻底落下来之前,他们的车已在高速路上行驶了快半个小时。在闲聊了一会儿后,可能倒时差的关系,大家都安静了下来。车里只剩下沉默的呼吸声。阵阵的困意袭来。思茹觉得眼皮重得像两快石头一样,不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11-26 09:17:29)
飞往芝加哥的飞机开始登机了。人们三三两两的开始往登机口汇集,排成了三列纵队。思茹从候机室的座位上起身,把随身携带的手提包跨在肩膀上。另一只手拖着小行李箱,朝着队伍走去。她排在两个学生摸样的人身后,一男一女。那个男生性格外向。他转过头问思茹是去哪所大学。思茹如实回答,男生和那个女生立刻惊叫了起来,原来都是去同一所学校。太巧了! 女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11-25 09:40:32)
思茹没想到因为出国,从此人生变成了一部戏剧电影。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思茹成长于中国西南地区的一线城市,一个盛产美女的地方。她长着一张让人看一眼,就怦然心动的脸。鹅蛋形的小脸庞。温柔秀美的眼睛,灵气逼人。直挺的鼻梁。嘴唇不大不小,形状完美。嘴角微微上翘,像是总在微薇笑。五官比列和搭配也极好。正面的脸,纯净秀气,轻柔似水。侧脸,轮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11-24 08:15:07)
思茹和他再次相遇。在暖色调的电影画面中,如此温馨浪漫。一如往昔,他一点也没变。高高瘦瘦,宽宽厚实的肩膀,宝石一样纯净、清澈的眼睛,清秀、纯真的脸庞。他注视着思茹,眼里绽放着无法掩饰的爱慕。他的脸上偶尔闪现一丝紧张的表情。一个羞怯的大男孩,一切都没变。 时光真的可以倒流,美好的那些瞬间可以定格,成为永远。思茹不记得交谈了些什么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11-23 09:54:51)
10年一晃就过去了。自从离开那个小镇,思茹辗转移居了好几个国家和城市。从东到西,由南向北,亚洲北美洲来回穿梭。绕着地球转了一大圈之后,又回到了他生活的国家,在东岸的一个城市安顿了下来。他去了西岸。 漂泊的日子谈感情是一种奢侈。在前途茫然,不断折腾的这些年里,思茹把感情看得越来越淡。曾经向往那种地崩山裂、生死相依的爱情故事。思茹中了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11-20 08:54:59)
纯美从惠妮书包两侧的口袋里,取出了两个水壶。一个水壶沉甸甸的,另一个差不多空了。惠妮告诉妈妈,今天喝完了一壶水后,又往里灌满了学校的饮用水。纯美纳闷地问道,你还有一个壶的水呢,不够喝吗。惠妮轻声说道,另一个水壶借给同学Amy喝了。唉,又借水壶给别人,你同学自己的水壶呢?你知道妈妈希望你每天可以喝够水,所以才为你准备了两个水壶。你的同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11-18 12:31:07)
怀着复杂的心情,纯美回到了家中,她的脑海里不断浮现出女儿穿着皮鞋上排球课的荒诞情景,如果真的摔一跤,崴了脚可怎么办哦。纯美那几日状态不太好。她记得有两次惠妮忘了带运动衣,她懊恼女儿有些丢三落四,但她都送到学校去,纯美最在意女儿在学校的学习和安全问题。她试着去理解惠妮,刚到一所新学校,那里规矩比较多,惠妮每天除了要带塞得满满的大书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个初冬的清晨7点55分,山边家像往常一样忙碌着。独生女惠妮吃完了早饭,穿好校服,把书包和另一个大提包扔到玄关的地板上,开始费力地把一只脚塞进牛津皮鞋里。惠妮的妈妈纯美站在她的身后,低头盯着她把另一只脚也塞进了鞋里,这才开始快速穿上自己黑色的防寒服和浅棕色的UGG冬靴。学校离家很近,走路不到3分钟就到。惠理的爸爸太朗上个月把车开回了纽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