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记得初中时在国内学的世界史,课本只是薄薄的一小册,课外阅读也少得可怜。除了为了应付考试,死记硬背了些名字,事件和年代,其他什么也没学到。我们那个年代国内中学历史教学很失败,因为它忽视和压抑了历史最吸引人的地方,那就是历史能引发人去思考。后来到了美国,美国史是高中的必修课,厚厚的一大本书,边查字典边读,读得似懂非懂。即使读懂了也不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5)

年初的第一场雪,把网球场完全覆盖。再次在室外打球,估计要等到春天雪化之时。好在一众球友,早已移师室内的网球馆。冰天雪地能做的户外活动毕竟有限,室内球场的存在,使网球迷们反而比夏天更容易专注。入冬以来,球似乎打得更多了。几乎每个晚上,球友群里都有人约球,一度忙得不亦乐乎。TennisPlayers,byHoraceHenryCauty,1885说起网球馆,不禁让我想起那些历史上关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古罗马时代,曾经有一对兄弟的经历跟美国总统肯尼迪兄弟极其相似,他们都有显贵的出身,年纪轻轻就崭露头角,成为政坛耀眼的明星。他们都为平民争取利益,并受到民众的爱戴,却都在风华正茂的年华不幸死于非命。他们就是生活在公元前二世纪的格拉古兄弟(GracchusBrothers)。“Cornelia,MotheroftheGracchi,”1794,byPhilippFriedrichvonHetsch,StaatsgalerieStuttgartCornelia是西方历史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22年的第一个早晨,窗外晨雾弥漫。新年第一天的家庭传统是去户外徒步,看今天这个天气估计难以成行。人的心情经常和天气有关。天光晴朗,景色姣好,人的心情就会愉悦。天色阴暗,雾霭沉沉,人也容易觉得忧郁。PhryneatthePoseidoniainEleusisbyHenrykSiemiradzki,c.1889.Phryneisshownnaked,preparingtostepintothesea.人真是个感官动物,外界的感官刺激同时也会让人产生心理暗示。不仅天气会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2021-12-31 11:58:09)

这些年在家里开新年前夜晚会庆祝新年,已经成了一个传统。每个新年前夜,朋友们都身着盛装,来家里和我们一道欢庆新年。杯盏之间,大家欢笑一堂,留下了无数的美好记忆。“TheGardenParty”,byCarlSchweningerJr.但疫情改变了这一切。虽然曾想了各种办法,试图把这个传统延续下去,但邀请百余人来家里,毕竟责任重大,万一病毒传播开来,后果不堪设想。也曾想过缩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年少的时候喜欢读书,但并不喜欢写读书笔记或感怀。步入中年,记忆大不如前,读过的东西经常会遗忘,写笔记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写笔记也有写笔记的好处,既为自己备忘,也督促自己去思辨,还可以与他人交流。不过要与他人交流,就不能太长篇大论,时刻提醒自己必须精选论点,言简意赅,因为大多读者的耐心都很有限。文字之间适当嵌入相应的艺术画作或图片,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年少的时候喜欢读历史故事,故事中的跌宕起伏和惊心动魄曾让我荡气回肠。经历了几十年的生活历练和积累,今天的我依然喜读历史,但除了被那些人物和故事所打动,更多了几分感慨和沉思。读史的同时,更喜欢联系自己的生活经历和现今社会,去尝试思考或提炼值得“以史为鉴”的精髓。“GetaDyinginhisMother'sArms,”byJacques-Augustin-CatherinePajou(1766-1828),Staatsgaleri[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两千五百年前的古罗马,对“公民”这个概念就已经有了很清晰的定义。公民享有受国家保护的很多政治权益,包括对国家政治的话语权,但也有需要对国家所尽的义务,包括为国家服兵役。古罗马从一个小城邦发展为强大的帝国,除了它有先进的政治制度外,罗马公民对履行自己公民义务的尽职尽则也是及其重要的原因。这种在罗马社会根深蒂固的“公民美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公元前五百多年时的罗马居民中,有一位集贤德与美貌于一身的”女神”,她的名字叫做卢克丽霞(Lucretia)。卢克丽霞既有羞花闭月的容貌,又有端庄正派的为人。她出生在罗马的一个执政官家庭,自幼受过良好的教育,知书达理。长大后卢克丽霞嫁给了贵族克莱提那斯(Collatinus),过着舒适平静的生活,是罗马人尊敬羡慕的女子。SextusTarquiniusadmiringtheVirtueofLucretia,1781[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第一次去游佛罗伦萨,领主广场的雕塑廊中有两尊雕塑曾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尊是杀死了美杜莎的帕尔修斯,另一尊就是“强掳萨宾妇女”。雕像中的萨宾女子被罗马人强行从压在身下的男人手中掠走,女子在绝望和挣扎中将手臂伸向天空。TheAbductionoftheSabineWomen,c.1633–1634,byNicolasPoussin,TheMetropolitanMuseumofArt传说中孪生兄弟罗慕卢斯(Romulus)与雷穆斯(Remus)在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