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蓓蓓

喜欢写随感,东南西北,想到啥写啥
博文
(2021-07-10 11:53:02)

从前的德国是纯一色的日耳曼族,大约到了二次大战之后,外国人陆陆续续地进来了。原因嚒,德国大多数男人都在战场上战死了,战后的建设需要强劳力。于是,土耳其人来了、西班牙人来了、希腊人来了、意大利人也来了。这些外籍劳工带来的不仅是劳动力,还带了他们的文化和一些黑暗的习惯。下面说一些在我们城市发生过的谋杀案。之一:70年代的R市,意大利的披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7-10 06:34:23)

这是一个看上去很沉重的蓝色铁床,只有上面的一些黄铜装置,看上去有一些艺术感,MarcelProust生命中最后几年,都在这张床上度过。在这里,他写下了著名的名篇《追忆似水年华》,这是法国文学在20世纪早期最长最著名的小说。这些家具目前在巴黎的一个博物馆里展出,如果作家还活着,他今天是150岁。展览地点是巴黎历史博物馆Carnavalet,展览的名称《普鲁斯特的房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1-07-09 01:06:31)

目前许多人都在报复性旅游,自从我们二针疫苗打完之后,就计划了出行。首选是波罗的海,可去的人太多,旅馆很吃香,一个月之前订了就不能再退。对我来说,这个危险度太大,放弃。人多的地方不好玩,也不安全,以后换个空挡再去。刚好有朋友邀请去Saarland,想想也不错。那里没去过,人又少,感染率是全德最低的。于是就定了下来。对我们来说,出门花费的大头是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2021-07-06 01:22:03)

这二天的生活状况有必要描述一下,成为日后的记忆对照。1.人在脆弱的时候,学过的所有鸡汤都没有用。晚上不敢关灯入睡,总感觉有什么诡异的声音;会不会有人突然出现在房中?床头灯橘黄色很温柔,给人一丝丝安慰。下半夜,能渐入安睡。过二天,找到一个方法:窗帘不拉,让路灯光线射入睡房,也有同样的效果。真正体验一把,人在黑暗中需要光!2.不敢出门,仿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7-04 08:27:41)

世纪大厨EckartWitzigmann今天80岁。他没有经典的菜谱,他在随时创作;而创作出来的菜肴,同他当时的所在地有关。他经常在旅行中,歌德曾经说过:旅行就是学习。在旅行中我们可以学到很多东西,成为大师。Witzigmann是奥地利人,住在巴伐利亚州的Tegernesee湖边。因为他长期工作在慕尼黑,只要是慕尼黑的居民,都会喜欢上那个湖。他的学生新近帮他出了一本集子,里面收罗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7-04 05:51:50)

今天的电视敬拜在St.MartininOestrich-Winkel,那个地方有个著名景点----莱茵河边的一个老式起吊机,座火车经常看到它。那是莱茵高地区,风光秀丽,盛产优质葡萄酒雷司令。记住一个小村庄的名字Eltville,以后一定要去,那里是人类文化遗产地。今天的神父叫RobertNandkisore,在罗马读到神学博士,我喜欢他的讲道,看他的脸,很开明阳光。出生于1965年。今天讲的经文是”耶稣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7-03 10:42:58)

90年前,有一个人在科隆被砍头。这个人是极其恶劣的系列杀人犯,也是魏玛共和国期间最轰动的犯罪人,人称他为“杜塞的吸血鬼”。这个”吸血鬼“的名字叫PeterKuerten(1883-1931),一共杀了9个人,另外还有40多次杀人未遂。1931年7月2日早晨5点,40年前的今天,大家涌入杀人犯砍头现场,观看执刑,执行屠夫专门从马德堡赶来。一个叫Muehlemeyer的男人,是唯一一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7-03 03:20:19)

11点的Termin,8点就出发,紧赶慢赶12点才到达医院。还要登记,还要测试新冠,医院大得像个迷宫,找半天才找到正确的位置。这样一点才到达领导的病房,主刀医生WilkoWeissenberg一点半赶来,同我们谈话,然后签字。看他的花白胡子从口罩里漏出来,甚是有趣,人还算客气,但是能感到他的Stress。这是必须的过程,不管我们懂还是不懂,都要走过场。一大堆纸递过来,然后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俗话说,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一个默默付出的女人。在大家纪念马克思的时候,让我们也一起来了解一下他背后的这位令人尊敬的女性。下面贴一篇旧文。站在特里尔马克思故居的商品柜台前,看着一本薄薄的《燕妮·马克思》(JennyMarx),售价7,95欧元,犹豫再三,结果还是转身离开。四天后,在火车站买下了同一本书,火车上有3到4小时的时间,可以阅读。果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巴门小镇 恩格斯的家乡叫巴门Barmen,是个小镇,行政上归入Wuppertal市。一条河流经过小镇中心,河上有悬浮列车通过,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的景色,至今仍然用作市内交通工具;河流叫Wupper,两岸的房子构成了河谷的景色;周边是小山,因而这里附近的几个小镇后来并成一个城市,叫做吾帕河谷,德语Wuppertal。 我刚到德国时,我就住在恩格斯家乡巴门,那时每次买菜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
[6]
[7]
[8]
[9]
[10]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