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21-04-02 09:03:11)
昨天是愚人节,京妞说她的老公突然走了。我今天一上班就被terminated。今一大早来到诊所,计算机就是login不进去了,我重启了计算机两次,还是不行。只好给IT打电话,IT的人连接到我的计算机界面上,也进不去。她一查系统,问了我一个问题:Whenwaslasttimeyouworkedwithus?(她说她在providerslist上找不到我的名字)。我气得一口咖啡都快吐到屏幕上了,昨天下班的时候还好好的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几个星期前在急诊室值班救治了三名车祸患者,是一家三口。父亲是司机,被EMS送到ER后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经抢救无效后宣布死亡。随后送来的是他的妻子和十三岁的儿子,好在他们都只是轻伤,生命无大碍。问病史才知道这是一起路怒(roadrage)造成的悲剧。据死者的妻子讲,他们的女儿一个月前在自己的公寓里被她前男友杀害,警察今天通知他们可以去她的公寓拿回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谨以此文纪念一下我们那一去不复返的青春岁月。 自从罗雪娟加入了我们的板报小组,我把更新板报的时间从过去的一个月改成了每两个星期,这样我们的接触机会也自然多起来了。一开始,我还有意给她下个小绊儿,主要是想压一压她的风头。比如让她抄写黑板报抄了一大半,我才告诉她抄错了地方,这一块我是要画图画的,擦了重抄,弄得她很无奈。但是一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文武全才的罗班副 初二那年,学校里开始了教学改革,按每个学生的成绩相应分到快,中和慢班。我一直认为这是一种非常愚蠢的做法。不但对学习成绩不好的同学毫无帮助,还对他们的自尊心是严重的打击和伤害。相比之下,中国的中学是学生有固定的教室,不同的老师来轮流上课。美国的中学是老师有固定的教室,不同的学生根据自己的喜好和水平选择不同的课程。这样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看到百万庄大侠写的文章:那些年我们曾经追过的女孩。也勾起了我对青葱岁月的回忆。网上曾有一篇题为:“中国最幸运一的群人,生于六七十年代”的文章。相信大多数人都读过。可这篇文章粉饰不了的真相是,那一代人青春时代所经历的物质极度贫乏,和精神上的高度桎梏。不说别的,就讲爱情方面。那时候成年人男女关系处理不好,会被冠以作风有问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在微信里得知初中班主任考老师逝世的消息,心里非常难过。考老师是我的初中数学老师兼班主任。人很干练,课讲得好,对我们的管教也很严格。现在跟一些同学们回忆起她来,大家当时都有一种又敬又怕的感觉。这里我跟大家讲一件往事,也算纪念一下我的老师。 那是初中临近毕业前的几个月。放学后我们小组在打扫卫生,我跟一名同学打闹起来,他踢了我一脚后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先给大家发个警告,本文内容涉及儿童性侵,请网友们慎入。 急症室就像一个万花筒,这里能见到许多人的生老病死,也能见到一些人性的扭曲和丑恶。讲一个发生在几个月前的故事。Lisa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白人妇女。医院的护士称她为三多:男友多,孩子多(六个),毛病多(有个头痛脑热,领着一大家子就来ER)。是医院的常客。这一天,Lisa带着她最小的女儿,只有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美国有明确的法律规定,凡是神智健全的病人都对自身的疾病治疗选择有绝对的控制权利(autonomy),因此也有拒绝治疗的权利(AgainstMedicalAdvice,AMA),同时还允许病人有随时反悔的权利。但是医生和医院却没有任何拒绝治疗患者的权利。这种法律规定就会产生许多奇葩的AMA的故事。 Mary是一个40岁左右的白人妇女,患有一型糖尿病,经常不按时用药,还天天抽烟,吸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不是标题党,知道你一定会惊掉下巴。在中国医院经常会发生病人打骂医生的事情。而在美国,这种事却不常见。一是美国对人身攻击和伤害处罚非常严厉,警察来后会立即把打人者拷走,随后受害者就会起诉。二是病人有什么不满会找律师打官司,如果有袭医前科,这官司就不好打了。而作为医生,我们的准则是对病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那这跟病人打架是怎样发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7)
(2020-12-31 10:25:28)

这大概是我从医以来经历得最为严峻的挑战了。而且是一个人要同时处理这么多的危重患者,稍有不慎,就会酿成大祸。这时我的神经已经紧张到了极点,感觉要临近崩溃状态了。我深吸了一口气,不断告诫自己要冷静冷静,因为我只要显示出一点儿慌乱紧张,势必会影响到所有Team人的情绪,事情只会变得更糟。 我迅速重新检查和评估了一下C和D的状况,C目前状况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