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猪的澳洲生活

主要介绍我的澳洲生活,也有世界上其它的遗闻轶事,还有技术类。
博文
这是迄今为之,我看过的关于新冠病毒时期关于各个政府评论最客观和理性的一篇文章,没有之一。而且作者来自于香港,能保持这样的中立态度,更属不易。作者:刘宁荣教授香港大学SPACE学院常务副院长中国商业学院暨企业研究院创院院长又一次的开学典礼付诸东流,这一次春天的典礼是因为新冠肺炎,上一次冬天的典礼是因为香港动荡。不少朋友问我怎么没有看到我在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新冠病毒在澳洲传染至今,已经有两个月左右,澳洲被感染人数从几个人上升到目前的4320人,我们每天都打开实时病毒新闻数据看,就像股民每天看股票数据一样。澳洲政府从一开始的无所谓,麻木到现在的政策慢慢收紧,澳洲总理莫里森从夏威夷形象大使(因为他在澳洲山火期间跑到美国夏威夷去玩),东南亚旅游大使(因为广大中国留学生被迫通过第三国隔离14天后来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20-03-31 19:10:53)

加建总算接近尾声,加上新冠病毒肆虐,大伙都在家,我们考虑要自己种蔬菜水果了,于是把改建后花园的事情提到了议程上了。做什么事情都得先设计,然后再施工,这样既是咱工科生的工作流程,也能事半功倍,LD问我有没有什么设计软件,能够产生3D立体图,最好能有颜色,给人以直观的感觉。我本来打算就手工画画,这显然不能满足要求,不过咱搞工科的呀,这当然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0-03-30 17:07:26)

前几天我曾经一边转账,一边写过一篇文章怎么把steem变成以太坊的,当时以太坊在我的metamask账号上昙花一现就没了。我曾愤恨不已,不是因为那16美元,而是因为这动摇了我对去中心化系统的信心,怎么可以说没就没了。我决定要把原因弄明白。因为这个资金流向是这样的,我把steem转移给blocktrades,它把以太坊转移到我指定的钱包的账号上去,同时收取一定费用。我钱包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3-29 13:58:38)

自从移民来澳洲后,还没吃过羊肉串,怎一个悲剧形容。后来去几家华人店吃了羊肉串,总觉得不对,甚至有一家羊肉都酸的,真想问候他妈。哥一气之下,决定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对,在土澳这个地方,动手能力不行,除非你钱多多,不然还真混不下去。想吃羊肉串的第一步,哥去买了个小型烧烤炉,再去bunnnings买了一袋煤球,说说我走过的歪路,把煤球直接放烧烤炉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书接上文,所以接下来我打算找真正的房屋加建的公司,墨尔本几乎就两家,我找他们都谈过,其中一家Cameron,我跟他们的女架构师很谈得来,我谈了我的预算,还谈了另外一家公司跟我说的大概报价,她觉得那个报价简直太高了,这样谁去做扩建啊,不如推到重建算了。于是我就花了银子让这家公司给我设计。后来来了个娘娘腔,进行了测量,其实这家伙还是满专业的。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3-25 18:28:25)
甘肃老中医李少波的真气运行法所言不虚,终于能感觉到真气从任脉流到胸口了,曾经流到脑门那地方受到鼻炎的作用,让我一度头晕了许久。我现在觉得中医把人作为一个系统来治疗很有道理的,我在鼻子畅通的时候感觉到的并不仅仅是鼻子那块通气,而是有一股力量,一直通入肺,甚至通到了小腿那里。在真气从督脉往任脉运行时候,四肢也能感觉到真气的运行,上午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对,就是那个跟巴菲特吃饭的孙宇辰,那个不知道底限为何物的年轻人,最近他的魔抓伸向了steemit,这个去中心化社交博客平台。 围绕着虚拟数字货币交易的操纵质疑自交易所诞生起就没有停歇过,而素有“V神”之称的区块链领袖俄裔加拿大人VitalikButerin(下称“V神”)在3月3日发布的一条社交信息,再次将数字货币交易所的信任危机推上风口浪尖。 《华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3-23 14:40:27)

中午休息时候读了些帖子,有个帖子引发了我的兴趣:https://steemit.com/cn/@linuslee0216/2yyreh我小的时候喜欢读很多历史故事书,隋唐演义,说岳全传,东汉故事,西汉故事,后来又读了莎士比亚戏剧里很多故事,什么科里奥兰纳斯,罗马前三巨头,后三巨头的故事。这些故事,给我幼小的心灵蒙上了阴影,因为我看到的的确如@linuslee0216所言,自古英雄,不得好死!这是很悲哀的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3-21 02:40:17)
当我们知道新冠病毒的时候,只知道它从中国武汉发起来的,所以那个时候,全国人民都管这个叫做“武汉肺炎”,其实这里是带有歧视色彩的。关于这个肺炎的来源,只知道是武汉人贪吃活蝙蝠,导致病毒从蝙蝠那里传播到了人类身上,当时全国人民痛骂武汉人,视之如瘟疫。我记得在澳洲的论坛上有个家伙说,他回澳洲唯一被歧视的一次,是被一个华人同胞歧视,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