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今天抽时间读了体育仲裁法庭(CAS)对孙杨案的裁决书。我觉得这个裁决最关键的,是对《国际测试和调查标准》(ISTI)下列规定的理解: Article5.3.3ISTIprovidesasfollows: “SampleCollectionPersonnelshallhaveofficialdocumentation,providedby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不明肺炎网络直报系统在这次疫情早期的失败表现,让人们觉得它几乎一无是处。但是就在不到7年前,这个系统也曾经有过它的高光时刻,那就是在2013年H7N9禽流感暴发期间。以下是不明肺炎网络直报系统在它2004年初建,至2013年底之间,所报告不明肺炎的情况:(图片来源: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3837642/)由图可见,除了2004年SARS尾声,后来几次禽流感流行,在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一场新冠肺炎,让一个以前鲜为人知的传染病网络直报系统进入大众视野。所有人都在问:为什么只有很少的病例通过这个系统上报,以至它没有起到应起的作用?目前看,至少部分是因为在疫情的早期,“不明原因肺炎”的判定标准订的太高了。早期的一些报道,将制定过高标准的责任归于国家卫健委的专家。但是最近的两篇报道披露,其实是武汉卫健委背着专家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非典之后,中国下大力气打造了传染病网络直报系统,一说仅硬件就投了3千万,另一说总投资11亿。利用这个系统,基层医疗单位发现传染病例之后,两个小时之内就可以报告到中国CDC。很自然的,现在人们就要问了,这个系统在新冠病毒疫情中有没有发挥作用。但人们发现,对这个问题不同人有不同答案。广泛流传的,中国CDC副主任冯子健的一段话是:“新型冠状病毒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20-02-08 09:38:15)
话说在东南亚某地生活着一只小穿山甲,它看到自己的小伙伴们纷纷被人类抓去吃掉,眼看就要灭族,决心向人类复仇。 它走遍天下,终于在云南一个隐秘的山洞里,找到一群蝙蝠,讨取了它们身上生存着的一种古老的病毒。这种蝙蝠病毒和穿山甲自己身上的病毒结合,就可以生成一种更厉害的新病毒。这种新病毒是如此之毒,人类染上它会死,携带它的穿山甲也会死。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声明:我不是病毒学专家,对基因学也一知半解。也没有什么内部消息,所有有关知识都是从网上得来。这篇文章只是试图梳理一下这几天对这个问题的学习,思考。本文不涉及任何阴谋论。怀疑新冠病毒可能是实验室泄漏,是基于以下事实:2019新冠状病毒肺炎是在武汉暴发,而武汉病毒研究所,特别是该所石正丽研究员的团队,恰恰是中国研究蝙蝠类SARS冠状病毒的重镇。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8人间这晚实际住了6人,其中几个是将近半夜才到的,不过大家都很注意不影响别人。早上在餐厅用早餐:昨天感觉不错,今天打算挑战更高难度的雪道,因此在旅馆加购了一天的雪票,只需要110元,比在滑雪大厅购买便宜得多。太舞的雪道都以舞蹈的名字命名,比如芭蕾,桑巴,等等。今天要滑的是萨莎(Salsa),它是太舞最长的雪道,长达3公里。它的起点与黑道双黑道一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太舞雪场服务大厅设在太舞酒店的一层,这里可以购买雪票也即乘坐缆车的车票,租借雪具包括雪板和雪靴,以及滑雪服头盔护目镜等,还可以请教练。要注意的是没有手套出租,需要提前准备好带去。我因为有免费的雪票,只租了普通的雪具滑雪服头盔护目镜,每天是310元,但要收2千多元的押金,也可以押身份证。请了一位初级教练,3小时收费800元,相当贵。如果有几个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3日一早,出发。从地铁二号线西直门站上来,就是修葺一新的高铁北京北站。G8811就是我要乘坐的车次:刷身份证加刷脸进站:列车在站台上静静地等待着旅客:车厢内景。到开车时,只坐了大约一半人,其余的人是从清河上车的。京张高铁全图车窗外一景,山坡上都装设了太阳能板:1小时4分钟后,到了:太子城站还在建设中,到达旅客需步行数百米至摆渡大巴站台:摆渡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早就听说北京周边近些年开了许多滑雪场,尤其是为了冬奥会,在河北崇礼兴建了好几个高标准的滑雪度假村,一直惦记着去玩玩。28号到京,31号从新闻听到京张高铁通车,北京到崇礼太子城站的奥运支线也同时通车,全程仅需1小时左右。我还没坐过高铁呢,这下可以一起体验了。这还等什么,立即着手订车票。目前北京至太子城每天只开行往返两趟高铁(*),一趟是早上8[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