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昨天新闻说,印度首都新德里最近进行的新冠病毒抗体检测显示,该市50%以上人口可能已经具有了这种抗体,该市正在迈向群体免疫。此前有报道说,巴西城市马瑙斯在经历了去年夏天的新冠暴发后,在秋季对6000份血样进行的抗体检测结果显示,该市抗体阳性率已经达到66%。相应的,在8月份该市的超额死亡率从高峰时的120%急剧下降到0,也证明该市已经达成了群体免疫。另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关于新冠病毒还有许多疑问有待搞清,其中之一是,有越来越多证据表明,在2019年秋季就有新冠病毒在世界不同地区暗地流传,但为什么没有引起暴发?为什么到了12月之后,才在武汉暴发?如果说是因为病毒发生了变异,那么是怎么发生的?本人注意到最近几种变异病毒株的研究,可能提供一个答案。最近几个月来,在英国,南非,以及最近在巴西,都发现了传染性更强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样品来自一个4岁的孩子,住在米兰周边,没有旅行史。去年11月21日开始咳嗽流鼻涕,一周后因呼吸道症状和呕吐送急诊,12月1日出现麻疹样皮疹,5日采集了咽喉样品。经测序在这个样品中发现了409pb长度的一段编码新冠病毒S蛋白的RNA片段(GenBankaccessionno.NC_045512.2),与后来流行的新冠病毒完全相同。重复实验都得到同样的结果,而同时测试的其它样品都是阴性。遗憾的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我想,应该会存在这样的情况,就是家庭内一个人比较坚决支持一个候选人,而其他成员无所谓,前者把后者的选票也填上自己中意的候选人寄出。而如果必须到投票站投票的话,后者也许根本不去。在家庭范围内,邮寄选票能够证明是自己投票的,就是一个签名吧,在家庭内部模仿签名应该没有太大难度,尽管非法,但很难证明。在邮寄投票数量上两党相差较大时,较多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今天抽时间读了体育仲裁法庭(CAS)对孙杨案的裁决书。我觉得这个裁决最关键的,是对《国际测试和调查标准》(ISTI)下列规定的理解: Article5.3.3ISTIprovidesasfollows: “SampleCollectionPersonnelshallhaveofficialdocumentation,providedby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不明肺炎网络直报系统在这次疫情早期的失败表现,让人们觉得它几乎一无是处。但是就在不到7年前,这个系统也曾经有过它的高光时刻,那就是在2013年H7N9禽流感暴发期间。以下是不明肺炎网络直报系统在它2004年初建,至2013年底之间,所报告不明肺炎的情况:(图片来源: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3837642/)由图可见,除了2004年SARS尾声,后来几次禽流感流行,在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一场新冠肺炎,让一个以前鲜为人知的传染病网络直报系统进入大众视野。所有人都在问:为什么只有很少的病例通过这个系统上报,以至它没有起到应起的作用?目前看,至少部分是因为在疫情的早期,“不明原因肺炎”的判定标准订的太高了。早期的一些报道,将制定过高标准的责任归于国家卫健委的专家。但是最近的两篇报道披露,其实是武汉卫健委背着专家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非典之后,中国下大力气打造了传染病网络直报系统,一说仅硬件就投了3千万,另一说总投资11亿。利用这个系统,基层医疗单位发现传染病例之后,两个小时之内就可以报告到中国CDC。很自然的,现在人们就要问了,这个系统在新冠病毒疫情中有没有发挥作用。但人们发现,对这个问题不同人有不同答案。广泛流传的,中国CDC副主任冯子健的一段话是:“新型冠状病毒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20-02-08 09:38:15)
话说在东南亚某地生活着一只小穿山甲,它看到自己的小伙伴们纷纷被人类抓去吃掉,眼看就要灭族,决心向人类复仇。 它走遍天下,终于在云南一个隐秘的山洞里,找到一群蝙蝠,讨取了它们身上生存着的一种古老的病毒。这种蝙蝠病毒和穿山甲自己身上的病毒结合,就可以生成一种更厉害的新病毒。这种新病毒是如此之毒,人类染上它会死,携带它的穿山甲也会死。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声明:我不是病毒学专家,对基因学也一知半解。也没有什么内部消息,所有有关知识都是从网上得来。这篇文章只是试图梳理一下这几天对这个问题的学习,思考。本文不涉及任何阴谋论。怀疑新冠病毒可能是实验室泄漏,是基于以下事实:2019新冠状病毒肺炎是在武汉暴发,而武汉病毒研究所,特别是该所石正丽研究员的团队,恰恰是中国研究蝙蝠类SARS冠状病毒的重镇。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1)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