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外长丰

主要是关于影视,文学作品的评论原创文章。
博文
(2021-10-14 15:11:04)
没有专门放狗,道听途说一下“妾”。 曾几何时,纳妾是允许的。但就是允许,也不是那样的理所当然。除了特贤惠的正房,所有的黄脸婆都做过惨烈的争斗。男人不得不给出一些诸如“你不能生养”,或“我们没有儿子”等等,以求名正言顺。被点到穴的女人,凶悍的牢牢把住经济大权不放丝毫,软弱的,只能打断牙齿往肚里吞,终日以泪洗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10-10 17:41:28)
作人,是先于作文人的,不然,“有才亦不足观”。胡兰成承认。 不知有几人,才气大到让人忽略他们的人格缺陷。 “疏疏斜阳疏疏竹,千杆万杆皆是人世的悠远。”多么令人神往!可惜人不如文。 不喜欢胡兰成,不与他被诟病汉奸有关。欣赏他的才,不妨碍看不起他有底气的农人的贱。 “花”得自然与有钱,有与女人相处的能力,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10-04 14:13:02)
是夜雨,也是秋雨。“洒满天地。一声口哨幽幽而来。捕得谁的灵魂。”失去灵魂,怎会在乎雨声。只问雨,会停吧?什么时候?夜半。终无眠。想起诗人忒忒绿的《第一场秋雨》。他听雨。暗里推窗伸手。几滴落在掌心。俯首靠近,他闻到夏天的味道。不错,是过去了的夏天,凝结而成。他说。好诗人!好诗思!秋雨是夏天的遗憾,收藏在某个地方。失去了夏天的火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10-01 17:03:08)
这部影片,自1942年公映以来,历经几十年长盛不衰,成为好莱坞的经典传奇之一。当年它获得奥斯卡八项提名,最终囊括了最佳影片,导演和剧本三项大奖。而在历年为数众多的评选中,这部作品更是为最伟大电影之冠。不知有多少人看过这部电影。用现在的眼光来看,这部电影其实不复杂,有人就直截了当地说:不过是一个男人,一不小心爱上了有夫之妇的故事。不过那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走进电梯,里面全是医院最缺而又最多的护士,齐刷刷地看向我。只得举起双手:“我投降!” 有人大笑着说:“你是监控中心的?哈!”转头对同伴们:“我们的眼睛!” 我认真地打量着她们。面生得很!但不像在开玩笑。医院总是这么形容我们,但基本上得不到护士们的认可。觉得他们总想找机会胖揍我们一顿。“你们是ICU的?” &ldq[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9-16 10:25:36)
谁看见了风?只见它的掠弄。躲在不可知处,做鬼脸。有神秘身影,有神秘港湾。不见溪,只见一杯清茶。无人品。幽谷晚照。风偷随,竟逐落日之影。想懂高山流水,人世最好有高山流水。什么时候看见“斯芬克斯”?应该不是摘槐花时。向往过金字塔吗?迷恋过星空吗?探索过闪动的UFO吗?知道了春天,拉扯着夏天。。。不知怎的,只扯着一缕风,却探出了秋的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9-12 16:22:36)
爱,有时既不可遇,也不可求。失望的女人只能豁达起来。无人爱?没关系,足够爱自己就行。“有人爱”,也许不再是当代女人的最大心愿。但对于以前缺爱的人,如罗密.施奈德,却是。 1938年,罗密.施奈德生于奥地利维也纳的一个著名演艺世家。罗密的祖母是皇家歌剧院的著名演员,她的父母也是当地著名的演艺明星。但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离婚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1-09-07 06:35:34)
“姚文如红衣女鬼。”网友唐静安君如是说。
回首,红衣飘忽而过,是够惊艳。
许有人不见衣袂,只见团影:“鬼而已,少见多怪!”
然。君装一个。着任何衫,试鬼气几何。
风,吹什么,怎么吹,是个问题。
他自己的Shortcut:闭上眼睛。离开自己,easy:看。
“做做饭,散散步,写写博客,睡睡觉,日夜玩完,再来日夜。”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抢救了几个小时的病人,还是松开了医生护士的手。
护士面对病人家属刚要开口,突然崩溃大哭不可控制。悲伤的家属,只得抱紧她安慰道:“我们知道!我们知道!她现在天堂,我们都很欣慰!”
如果不是那工作服,都分不清谁是家属。
护士站倒是常有色彩艳丽的鲜花,但医院,就该以这样的画面开始一天吗?心情灰暗。
“你今天很沉默!”同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5床CODE!大家面面相觑!什么情况?心电图并无异常!都以为是个错误,病人却转ICU了,一点也没耽误。原来是护士例行巡检,发现病人脸色发紫。稍一核查,果断CODE,因此救了一命。
有经验和无经验,有时差别真的不是一般大。碰到自以为是的新手,病人只能自求多福。
同事去午餐。接管他的病人。注意到一个有起搏器的病人图像非常奇怪。电话护士,
才知病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