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山野鹤

我是一个都市里的乡下人,我希望我的文字,充满虫鸟声和稻麦香,还有风的呼吸,花的脉搏
博文
山美水美狮螺美在江南的最大收获之一是学会了吃狮螺,我对那一年江南的记忆,是和狮螺的美味联系在一起的,那小小的,不起眼的狮螺,吃起来是那样别具风味,比鱼毫不逊色,皖南山区的水多,因而鱼也多,肉质细嫩鲜美,但有刺,吃起来麻烦,而狮螺算是小菜,没有刺,用手一捏就能吃,又特别的解馋,有时同事聚在一起聊天打牌,狮螺就是一个助兴的小吃啦!那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大山深处的音乐会我记得那一个夜晚,那个蛙鸣如鼓的夏日的夜晚,我带着手电,穿过一片水田,去一个朋友的家里串门。白天的暑气终于散尽了,夜晚的熏风,吹拂着汗迹未干的身体,是一天中最舒适的时候,穿着薄薄的衣衫走在田埂上,手电是不需要了,月光如水,静静的勾勒出近处的树和远处的山岗,田埂两边的方格子水田,如同明镜一般,可以看见圆圆的月亮,还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我在很年轻的时候,因工作的关系,在皖南山区和附近县城住了一年,那是我孤寂生命旅程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是我和自然亲密接触和交流的灵魂之旅,我像一只自由的麻雀,扑棱棱飞在江南的青山和碧野之中,呼吸新鲜的空气,唱着自己才懂的歌谣,每天的心情,都像一个清澈透明的肥皂泡,闪着诱人的光泽,轻盈的冉冉上升,这难以忘却的记忆,翠竹青青,流水潺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读了一篇人气很高的博友写的文章,以诙谐幽默的笔调,讲他回国后如厕的痛苦经历,从我国厕所的形态结构,卫生条件和呼吸上的困难等方面,发出由衷的感叹:“额的妈呀!”,把它视为回国定居,叶落归根的巨大障碍,也引起了不少网友的共鸣,俺也颇有同感。我猜想博主可能是一位温尔文雅的留洋博士,有洁癖,刚从卫生间豪华的美丽坚飞过来,还没有适应新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清晨,我去林中走走。
雨后的树林,满眼斑驳的秋色,铺满落叶的小路旁,是落了一地的海棠和苹果,在一片姹紫嫣红当中,我发现了一簇洁白的小蘑菇,新鲜饱满,煞是可爱,像是雨后刚刚冒出来的,哦,雨中山果落,松下菌子生啊。我为它们拍下了一张照片,并采下一两颗带回去研究,说不定是可以吃的呢。在网上搜索可食蘑菇,看到一篇非常有趣的文章,很详细的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出国十几年,一直没有跟国内的同学联系,一个人隐居在地球另一边的深山老林里,像一只闲云野鹤,或者自由的乌鸦,除了觅食谋生,闲暇时就在网上读读我喜欢的文学作品,看看英文电影,时间就这打发过去了,孤独是孤独,却也无忧无虑,乐在其中。然而几年前无孔不入的微信还是侵入了我的生活,我开始想念大学时的朋友,开始加了闺蜜的微信,于是我像出土文物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最近有一个胖老太太跳红军舞的视频火了,事情是这样的:在一次单位组织的红歌表演中,单位一把手,要演女一号,200多斤重的身体,燙着大波浪头,让男下属艰难的托举起她圆滚滚的身体,旋转翻滚,做英雄造型,在庄严的长征组曲衬托下,实在是滑稽至极,庸俗至极,真能把观众的眼珠子都吓得跳出来。视频流传开后,大众的反应是愤怒的,有说她糟蹋艺术,侮辱革命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最近看过一篇似乎挺轰动的北京高考零分作文,很有些感触。作文题是先提供了一篇小短文,大意如下:有一种鸟,能够仅仅借助衔在嘴里的一根棍子,飞越太平洋,因为棍子能帮鸟儿浮在海面上,休息和捕鱼,然后要求根据这篇短文写一篇感想。于是有位天才的理科生,利用计算浮力的公式,得出结论,说如果这只鸟有小鸡那么大,那么能浮起这只小鸟重量的,至少得是砖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越来越升级的贸易冲突,使得中美这对曾经恩爱的小夫妻渐渐撕破了脸,似乎中国人在美不那么受欢迎了。 川普的“雇美国人,用美国货”国策,也似乎让外国人在美国找工作更加困难。 但事实上,情况也许并非如此。 首先,米国提高了申请美国工签(H-1B)的门槛,譬如最低学历要求,最低薪金限制等,却并没有减少发放工签的名额,并且,对研究生以上学历的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5-21 06:39:13)

对郁金香始终有种又爱又恨的感觉,它的颜色实在太扎眼了,而且植株矮小,不枝不蔓,花型单调,排列如阅兵似的,整整齐齐,一览无余,没有樱的飘逸,梅的俊朗,荷的清香,兰的高雅,不够疏影横斜,没有暗香浮动,不够娇弱,不够含蓄,不太符合我们国人“雾里看花”的审美情趣。它甚至不如再平凡不过的蒲公英,能够招蜂引蝶,为饿了一个冬天的蜜蜂提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4]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