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适之漂泊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博文
(2021-07-08 17:29:34)

疫情期间,口罩成了必需品,家里也囤了好几盒。可是有一片口罩,我一直没舍得用。那是我的姐姐给我的。我有一个姐姐,一个妹妹。我们三人从小一起长大,可是那时候记忆里白天上学,晚上放学就是写作业。互相之间没有冲突,打架,可也似乎没有什么交流。后来姐姐上大学,我也上大学,最后妹妹也上了大学。按部就班,然后就是工作,互相来往也不多,交流也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18 02:50:33)
生活不易。心理平衡的法门之一是忆苦思甜。抚今追昔,却是忆甜思苦,愈加失落。想想知道的亲朋好友,或者八卦明星,新闻人物吧。总有人比我不幸。这种比较之后的幸福感总归不太厚道。想想门前的枫树吧。在这样寒冷的冬夜里,它在想什么呢?或者只是冬眠,而寒冷是冬眠里的一场梦。想想前天遇到的大雁夫妇吧,牠们正在商场门口优雅的散步。而牠们的黑色大鹅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18 02:15:11)
凌晨4点半,在沙发上和衣而卧的我被冻醒了。昨天晚上送老婆上夜班回来11点,想在沙发上躺一会儿,看看手机,等孩子下来吃饭。没想到睡着了。孩子休春假一个礼拜。昨天一天都没学习,在电脑上不知道忙什么。今天中午起床后,吃了点早饭就一直没下楼,说有作业到期了必须要交。给孩子留的晚饭还在饭桌上没有动,收拾一下都放到了冰箱里。看看温控器,家里是22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1-28 17:39:32)
闭上眼睛看到了光而我在隧道里飞翔那边一定是天堂隧道却无穷的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1-27 21:31:33)

偶遇狐狸精,莫知前世情。书生已变老,而你还年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1-24 16:51:45)
我有很多想做的事情,可以说是计划,或理想。比较现实一点的就是计划,比较遥远的就是理想,更遥远的就是幻想。无论是计划,还是理想,都是想的多,做的少。忙是主要的原因,但是,我很不满意这样的理由。鲁迅说过,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只要挤,总会有的。曾经,为了督促自己,我把要做的事情都写在纸上,后来还输入了电脑,然后,做一件事就划掉一件。但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往年情人节的时候,我都会送点小礼物给老婆。但是,老婆好像还从来没有给过我礼物。虽然老夫老妻了,俺也不在乎,但是,心里总是有点不平衡。 今年,老婆突然宣布情人节要给我买花。我,一个大老爷们,要花不太好吧?但是我没有推辞,多少年了,俺的心底深处其实也渴望被爱的感觉哩。
情人节那天,就是前天,我开车去接老婆下班。路过一家超市的时候,老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1-11 17:02:27)
我有一位小学同学,是外地转学来的。不久,他就又转走了。
记得他个子中等,脸型长方,浓眉,总是有点歪着头,喜欢咧嘴笑,现在回想起来,有点像朱时茂。
他学习中上吧,不淘气,喜欢和我一起玩。
有时几个同学在一起,他会表演武术,但我觉得那是他自己瞎编乱比划的。
有一天回家,姐姐告诉我有个同学找我,送我一本集邮册做纪念。
我一直不知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10-26 21:22:30)
车在途中,一盘老歌,听得我涕泪横流,虎躯乱震(注:车身未震)。
本来开始听得很投入,很惬意,很嗨皮,直到一首齐豫的橄榄树。
为什么当年听着如此心向神往的歌曲,如今听着是如此的酸楚?
为什么流浪远方?为什么流浪远方?我也无数次的问过自己。
为了天空飞翔的小鸟吗?
为了山间轻流的小溪吗?
为了宽阔的草原吗?
都不是!
当然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8-10-26 05:43:25)
刚到10月下旬,安省北部已经下了几场雪了。到家还要9个小时,夜里开车不安全,住店吧。连锁店贵,就找了一家大车店,motel。 店是中国人开的,前边餐馆后边客房。房价不贵,老板娘很热情。要了一份炒面,出门这么久,终于吃上了一顿中餐。 第一次住大车店,果然简陋。地毯,墙壁,灯具,家俱,卫生间,到处都显得破旧失修。估计开个小店也赚不了多少钱吧,毕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