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化为相心为师

记录生活点滴,抒写人间情缘
博文
这近几年在我们中国观众最多的电视剧非陈晓卿导演的"舌尖上的中国"了。其观众之浩大远远甩出后面的的电视剧好几条街,为了拍这部电视剧,陈导和其团队基本上访遍了中国的每一个角落,那里有美食飘香,那里就会进入他们的镜头,一集拍了难停住,还紧跟着拍了好几个续集,估计以后还会继续得无穷无尽,原本就"民以食为天"的中国百姓被这部电视剧再一次挑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今天是情人节,看着纽约街上众多男女拥花甩欢,追情逐爱,不知怎么搞得的,我的脑海居然想到的是美丽坚的大总统特郎普和国会议长南西破罗西。这对男女虽说位高权重,却还真是一对欢喜冤家呢!就在上月在灯光璀璨,群雄角逐的国会殿堂,这对男女活生生地给美丽坚百姓和世界人民演出了一幕精彩的挟带着政治色索的情人互半戏。当床谱入堂演讲,先给副总统及南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近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事件又把武汉推上了风口浪尖,让世界人民都感知中国还有一个叫做武汉的城市。上网一查武汉居然有一千一百万的人口,更让我的同事们目呆口呆。当我跟他们说起自己在武汉上的大学时,他们更是困惑,武汉居然这么大,还有人有那儿上大学,这就是写在他们脸上的感觉。真的武汉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四十年中走得太憋屈了,基本上没有什么上得上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2020-01-23 17:27:54)

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对于福建出外工作或读书的人来说回家过年是一件折磨人的事,来回时间冗长,车辆拥挤不堪,往往在挤得动弹不得的窄小区间中一站就是十几小时,身体中水份基本上在汗流夹背中排干,白色的衣服在下车时变得污黑脏臭,唯一的好处是能自然减重,来回路上的辛苦基本上抵消了过年中多余的脂肪填充。别说在东北的哈尔滨或者是西北的兰州,就算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真没想到MSC的游轮会把我们带到法国孤岛柯西嘉,订了游轮票后就沒细看到底要在哪里停泊靠岸,在巴塞罗那上了游轮检查行程时才发现停泊的第一站居然是法国最无人问津的小岛柯西嘉。虽然咱对造访名人故迹沒多大兴趣,但既来之,则安之。一天功夫在船上呆着也是无聊,于是带着小孩出船上岸,隨着人流有样学样开始了在法兰西土地上参观学习打发时间。柯西嘉的夏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开着大奔进皇城,故宫尤似我家院。这两天露小宝炫富甩酷又炫出了新高度,让吃瓜群众心里感到难平衡,不是说故宫是中国人民的故宫对所有的中国人民一世同仁吗?怎么她进故宫开大奔,我去那儿排长龙?有心的群众一查,不得了哟,这露小宝算得上真正的赵家人,帅哥夫君的爷爷是革命先辈何长工,打天下,坐江山,江山都是我们的,难道还不能让我开车进宫潇洒走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今年8月,中国工程院士,著名河流工程专家韩其为教授因病辞世,这位造诣深厚,学识卓群的纯国产土专家就这样告别了他衷情一生的江河湖海,把一个由初中毕业的临时工蜕变成一流专家指点河山的神奇人生划上了句号。在中国这个对学历,辈份讲究得严丝入扣的地方一个只有初中学历,没有一丝丝洋味,连说话都衬着湖北松滋口音,土的掉渣的三无人员老韩头怎么能成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还别说对有贼心的人,真是草漫绿花常开。当时国内北京一场反官倒追民主的学生运动正在轰轰烈烈地展开。在巴黎的中国留学生也追波助澜,不落人后,三不五时就组织个大游行活动。一直就是学生干部出身,当时又是中国驻法国留学生总会头头的林泉自然也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这一运动中,还常常在集会时发表些简单演说之类的,显示自己不俗的口才及魅力。国禸的运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大学同窗林泉是一个幸运儿,他在读时学习成绩卓越的,毕业时考研考的出色,成为当时学校里仅有的四个获得出国深造的佼佼者之一,免得了象我们这样自考托福GRE进而申请奖学金的艰辛历程,当时着实让我们心中有些莫名的羡慕嫉妒恨,向他祝福的同时,心里难免冒出些许酸味。 是啊上天对他怎么这样垂爱呢?他学习好就不用说了,人还长得高大英俊,浓浓的的睫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Peter教授来自咱们祖国的宝岛台湾,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台大毕业后来MIT读硕读博,而后到美东北部一所大型公立大学做教授,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到该校读书时,他已是该校工程学院EE系里知名的正教授了。一般的老美做助理教授时加班加点拼命带学生,发论文,等七年后拿到Tenure没有生存压力后就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教教书,搞些项目赚点外快轻轻松松地做研究,等到混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