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9-10-03 17:13:40)
加入了一个微信订菜群,群主是个农场主,在群里卖自己农场种出来的菜。这两周群里一直在说糯玉米,糯玉米因为数量不多还停购了一周,搞得我心里也是小草重生。眼巴巴地等了一星期,群主终于宣布糯玉米这周可以随便订,我赶紧喊:“要十个!”我们家是喜欢吃玉米的,特别是赵同学,新鲜甜玉米放水里煮了就可以当饭吃。有一年我们一个客人去农场掰玉米,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多伦多的房租飞涨,咱这个周边城市也跟风飞涨。我的客人里有很多老人,他们大多没有房子,很多人在同一个地方租住了十几二十年,他们的房租非常低,低到房东们八仙过海想尽办法赶人。马非亚85岁了,单身一人在现在的房子里住了24年。马非亚不是他的本名,是他时时挂在嘴边的口头禅。买彩票输了,进来喊我:“马非亚,我输了,把钱还给我!”想买什么东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刚刚进来一个人,问:“doyouhavemail?”我困惑地看着他,信?来人急了:“mail,mail....”双手凑到嘴边,做出喝水的动作。我突然明白了:“milk?”他如释重负地笑了:“yes,yes!Mail!”接着来个菲律宾人买彩票:“Pitreebo!”神奇的菲律宾人从来是最简洁的,后面的音统统被吃掉。他的意思是pickthreebox.额的神啊......一天里单项销售次数最多的是车票,很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9-05-05 13:57:51)

花季到了,除了到处找货源,有时候也要自己动动手提高利润。两块钱一棵的小苗,加上老店留下来十年没有卖出去的小竹篮,拼出来母亲节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4-05 07:07:59)
昨天晚上10点多,很久不见的阿西丽到店里来买东西,我那时正在楼上打瞌睡,老赵赶紧按铃让我下去。阿西丽是个胖胖的女孩,一个三十出头的年轻律师,没有结婚貌似也没有男朋友,她的父母在西部的阿省。阿西丽经常在我快关门的时候来买烟买一堆冰冻速食食品,她常自嘲说不健康的生活是减压的好办法,为了对自己好点,她抽最贵的烟。第一次对阿西丽有印象是一个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9-02-23 21:36:04)
老Andrew是个老实巴交的老头,从一个有退休金的大工厂退休好多年了,住在我们店楼上的公寓里。胖胖的老Andrew顶着一头白发行动很缓慢,他不太喜欢说话,也从不和人争执。 老Andrew的身边经常跟着一个干瘦的女人,两颊深陷一头乱发,两条腿像麻秆一样细。女人永远满脸堆笑,嘴里不停地讲话。第一次见他们是进来用atm取钱,女人紧贴着atm站着不停地念:钱到了吧到了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08 22:42:23)
印度代理发飙了,咬住说我们offer现金的理由是他带客人来看店的时候,看见我从店里出来。我不得不佩服这个代理的记忆,几年前他到我店里来发过名片,居然记住了。双方代理吵翻了天,一直吵到broker哪里,谁也不肯让步。 吵架不是目的,不能无休止地纠缠,更不能让我的代理卷入是非,我提出来把我的offer加到卖家的askingprice.双方价格相同,选谁总不能有疑问吧? 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的妈妈很会做菜,她做菜的本事是跟外婆学的。 外婆的娘家是当地的大地主。外公不是本地人,本来是清朝最后一批留日学生,结果还没有出国门,清政府就倒了。外婆嫁给外公的时候,他是一所教会学校的教导主任,校长是神父,只在学校挂名。外公外婆一共有七个孩子,我妈妈是老三。老大是公子哥,老二是娇小姐,老三成了外婆的好帮厨,学到了外婆的厨艺。 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19-02-01 22:19:05)
一个七八岁的男孩和一个六七岁的女孩经常来买东西。有一天男孩在付钱的时候,女孩在背后偷了个棒棒糖。我之所以用偷这个字,是因为她动作很熟练,先看好老赵在低头收钱,迅速拿了糖放口袋里,然后镇静地摸摸旁边其他东西,一副等在旁边闲了无聊的样子。老赵其实没有看见她的动作,但是听见了声音,等他们走了以后查了一下录像,才确认女孩的行为。如果是大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1-02 22:31:05)
两个程咬金半路杀出来,结果肯定是要加钱,本来tony对我出的价已经非常满意了,他们一搞我的钱包会是大大的问题。 这个晚上我是惆怅百转,桌上摊满了草稿纸,反反复复估算这个店的收益,各项利润被我打到最低,开支估到最高,试图估计店的合理价位。再把家里所有能算出来的钱都计算了,还是差28万。这28万必须从房子里面取,房子的价格比我买的时候翻了近一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