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牛斋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
博文

清明那天去给一位朋友扫墓。之后,在墓地转来转去,拍照。走着走着,突然一个墓碑上的两个人名映入眼帘:王恭业、周懿芬。我愕然止住脚步,这不可能是名字偶然的巧合。王恭业是50年代回国的老海归,文革结束后不久,又回到美国。墓碑前有家人摆放的花束,自己手里没有花了,怀着敬仰的心情,在墓碑前伫立了一会儿。回到家里又研究了一下王恭业和周懿芬的生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21-04-04 05:07:55)

在后院翻土,准备种菜,翻出一只还没出壳的蝉,突然见到天日,惊慌失措,张牙舞爪。美国东部的蝉在地下孕育17年才爬出来一次,在树上脱壳、鸣叫,交配。雌蝉在树枝上下了卵以后,把树枝咬断,落到地上。幼虫从卵中孵出后,便钻进地里,开始漫长17年的“隐居”生活。今年就是第17个年头,成千上万的蝉将在夏天为人类生活交响曲增添新乐章。每年也会有生物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1-03-31 05:32:05)

沈善炯,加州理工学院生物学博士,1950年回国。 沈善炯1917年出生于江苏一个农民家庭,父亲曾受过西式师范教育,在家乡一边种田一边教书。1931年,沈善炯考入声名显赫的吴江县立中学。1934年,他以第三名的成绩从吴江中学毕业,考入江苏省立苏州农业学校。毕业之后继续投考大学,1937年被金陵大学农学院农业专修科录取。1939年,沈善炯通过转学考试,入读西南联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最近,美中关系又成了热门新闻,至少在华人圈子里成了热门话题。70年代末破冰建交,80年代蜜月,之后就像夫妻吵吵闹闹,各自都有离婚和不离婚的原因。中国从一个乡姑变成了富婆,再也受不了美国的指手画脚;美国指着银行卡,钱怎么少了那么多,没有我,你能发吗?中国暗笑,看你现在头上长疮、脚底流脓,当我还愿意跟你呐…我当年的相好老大哥,还是那么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1-03-25 12:54:27)

春暖花开,打了第二针,心痒难挠,想出去照相。早已设想好了几个摄影去处,第一个就是去照樱花,可是不敢去。倒不是怕病毒,也不是怕人多,也不是怕找不到停车的地方,而是怕不安全。 女儿打来电话也嘱咐,没事别出门,特别是黄皮肤老人。她的发小Lucy住在亚特兰大,出事以后也马上给她爸爸打电话。Lucy的爸爸是越南人,是70年代来美国的难民,随父母来,还是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路漫漫》是一首俄罗斯民歌,创作于上个世纪二十年代,作曲者是鲍里斯·福明,当时年仅26岁。他选用了吉普赛人的旋律,轻快活泼。歌的主题是感叹人生,往日岁月,所以也略带些伤感与惆怅。歌词附在下面。 到了60年代,由于歌曲的旋律和节拍与当时流行的迪斯科吻合,《路漫漫》开始在西方国家流传普及。美国作曲家EugeneRaskin填上了符合美国人情调的英文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3-19 13:41:44)

有几位老海归回国时把钢琴也带回去了。关淑庄的钢琴和其他箱子用了一辆十轮大卡从北京火车站运到三里河住宅,然后用吊车把钢琴搬到家里,几百人围观,当时堪称一景。程美德1957年回国,带了一架斯坦威三角钢琴。文革被红卫兵抄走,让殷承宗看上了,拿去用了。1983年殷承宗移民美国,念念不忘那架斯坦威,回国把它买下来了。蒋英的斯坦威钢琴是钱学森1947年送给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1-03-09 04:34:39)

黄飞立,老海归中唯一受过正统西方教育的指挥家和作曲家。他大学学的是生物学,因小时候喜欢音乐,父亲给他买了一把小提琴,最后造诣不错。大学毕业后他想继续学医,可是偏偏有个学校请他去教音乐。1947年在一位美国医生的赞助下,有出国学习音乐的机会。就这样,歪打正着,才走上了音乐之路。 黄飞立入耶鲁大学,师从德国大作曲家兼指挥Hindemith。1951年中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1-03-05 12:10:36)

终于等到了打疫苗的这一天。这辈子也没像现在这么急着要去打针。维州政府的登记注册系统还是很有效的,自从注册后,每个星期发个通知,告诉你排队排到哪儿了。除了政府组织打针外,民间也各行其是,Walgreens,CVS等药店也提供疫苗。消息一经传出,预约一抢而空。来到指定的医院,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井井有条。疫苗中心大楼里边不像医院,倒是像出去开会,大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最近看到报道,一位海外年轻人王靖渝在微博上质疑官媒关于中印边境冲突中阵亡的解放军官兵人数,遭到网民举报。中国警方对他发出网上追捕,勒令他3日内回国自首,否则在中国的父母“没有好下场”。 这是王靖渝透露给美国媒体的。先不说事实真相,不说王靖渝有罪没罪。单说要是一个美国人犯了什么罪,美国警方威胁,不自首的话他的父母就“没有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