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牛斋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
博文
(2020-02-22 15:19:02)

我有两个叔叔,一个住在开封,一个在武汉。他们来北京,我叫他们开封叔叔和武汉叔叔。每次武汉叔叔来我都跟他要孝感麻糖。50年代武汉叔叔在武大读体育系,不知怎么就被苏联专家看上了,非让他学拳击不可。有一次中国举办全国拳击锦标赛,在北京先农坛体育馆,我们去看他比赛。在印象中先农坛体育馆那么远,四周都是荒地。我们的位子比较高,看了半天,总不见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0-02-17 16:03:51)

这几天一直在琢磨,习近平提出以“人民战争”抗击武汉肺炎,有没有具体措施。或许还是像以往一样,只是高呼几声口号,鼓舞一下士气,振奋一下民心。海外媒体更是一头露水,好奇地观察“people’swar”怎么防止病情蔓延。他们看到的是军人出动,各种禁令,街头免费发放口罩,把人从家里拽走,喷洒消毒剂的车辆等等。人民战争在抗战期间发挥了重要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0-02-15 14:02:27)

曾几何时,短波是我们那一代不少年轻人的精神支柱,为我们提供精神食粮,开阔了我们的眼界,让我们能更清楚地辨明是非。多少年轻人一到晚上就如饥似渴,打开收音机“偷听敌台”。一日不听,如隔三秋,情人般的如胶似漆。二战后,苏联也把VOA和BBC例为敌台,1949年下令停止生产短波收音机,免费为居民安装有线广播。我在陕北插队,看到老乡家窑洞里也都安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0-02-11 14:04:22)

一个美国人问我“DoyouknowthepopulationofWuhanProvince?”我先是一愣,还真不知道武汉人口是多少。然后再一琢磨,他怎么认为武汉是一个省呢?这真的不能怪他,美国人的地理知识本来就很烂,再加上是个遥远东方从来没听说过的地名。我很客气地给他指出,武汉是个城市。他说他是从网上媒体听来的,媒体如果这样报道就有点不像话了。 近几年来媒体上不断报道伊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去陕北之前,精神上做了准备。所以刚到时,对当地的衣食住行虽不习惯,很多也超乎想象,但不能说完全是意外。真正吓我一跳的,是如厕,盖无精神准备也!第一顿饭吃的是米馍馍,用糜子面摊的,外面微焦,折合起来成半圆型,非常好看。拿在手上,柔软细嫩,有点像城里的蛋糕。谁知吃在嘴里,酸得舌头差点抽筋,还有一股臭味儿。勉强咽了两口,不好意思当着老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橄榄球“超级杯”是美国一年一度的一次盛会,几十年都是电视收视率最高的节目。世界上一半以上的国家也会同步用30种不同语言播出。很多人平常不看球,可是要看“超级杯”,因为会有许多首次亮相的奇特广告,超级歌星们也来表演助兴。更有些人把看“超级杯”比作看电影,目的是要找到一块“净土”,片刻脱离现实,忘记生活中的烦恼。我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20-02-01 04:19:51)

衣食住行的排列,肯定是士大夫搞出来的。无论是农民还是知青,最重要的当然是“食”。陕北最高级的粮食,是麦子。老百姓心中最好吃的,就是白面的馒头和面条。但一年中真正能吃上这两样东西的机会,屈指可数,平时都是吃粗粮。分到的那点麦子,是舍不得单吃的,一般都和粗粮混起来做馍或面条,那已经算非常好了。老乡常说,要能每顿都吃上白面卷卷子(馒[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0-01-25 12:04:49)

桑柏大队各村四周,都是光秃秃的,打柴要到很远的地方,才能找到一点圪针(酸枣刺)。我们村更是当地最缺柴的地方之一,村下面沟里,有抗战时阎锡山二战区的兵工厂,现在还能看到遗址,是九孔大石窑。沟边山脚下,还有一排排的土窑洞,是他们的驻军营地。当年他们把方圆多少里的柴打得精光,我们插队时,不但没有树,连草都少见。 打柴既费体力,又是技术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1-20 12:59:13)

壶口公社虽靠黄河,但村子多在塬上,缺水,种地靠天吃饭。我们村没有一分水浇地,也没听说其它村有。别说没浇地的水,就是人喝水,也极困难。各村饮用水源都是沟里的山泉,要用毛驴往上驮。我们村驮一次水,来回5里多路,坡极陡,用差不多两小时。村里从来没人挑水,因为坡太陡了,水桶不能平放,根本没法歇。再说那么长的陡坡,谁也不可能一口气挑上来。水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1-19 05:43:40)

1969年1月19日我离乡背井去陕北插队。11年前,为了纪念插队40周年,陕西宜川壶口公社的一些知青集体撰稿,出版了一本书《壶口残梦集》。这本书获得社会广泛好评,并已经被美国国会图书馆收藏。去年为了纪念插队50周年,我在文学城里发表《有一个地方叫西塬》和《回家过年》,都是此书的一部分。今年又到那个刻骨铭心日子了,为了纪念,将陆续节选书中其他篇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