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大家通常的说法都是民主、自由、法治,把民主放在第一位,西方的舆论和政客们更是天天把民主挂在嘴上,极力地宣传推广。他们这么做不知道是因为理解出了问题还是别有用心,因为这三者中民主是最容易出问题、甚至引发大麻烦的一个,因此也是最需要谨慎的地方。正确的顺序应该是把法治放在第一位,首先用法治来保障每一个个体的基本权利,保障每一个人不受非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对于“香港警察太暴力”这种说法,我的看法是--一派胡言!香港警察的斯文是出了名的。还记得以前一位台湾作家写文章,称赞香港警察的文明。说在街头看到一位香港警察想要检查一位市民的身份证,该市民反让警察出示他的证件,该警察忽然醒悟到自己也没带证件,于是调头就跑,而那位市民就在后面追。很富有喜剧场景,也是香港警察执法文明的一个例子。我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我们人不在香港,只能通过各种媒体的报道来了解事件,而我前面也提到过,很多媒体都有自己的立场甚至偏向。那么我们能够给出自己的判断甚至下结论吗?有些不能,有些能。说不能是指对某些具体事件发生的详细过程和方方面面的因素,比如元朗白衣人袭击黑衣人事件。说能则是指在这个运动中表现较突出的某些特点以及对这个运动的整体评价。下面是我的观察: 抗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2)
一晃香港反修例已经5个月了,朋友圈中有不少人很关心,经常转发相关消息和评论。我一直试图了解来自双方的消息和立场,尽管我的消息来源中来自中国内地一方声音要占优势。我发现双方媒体都会自说自话,以偏概全,左边是大陆的官媒和多数自媒体(有少量持反对意见),右边是一些香港本地媒体和众多西方媒体,相对中立些的有星岛日报和明报,还有HK01和am730等网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香港来的爱伦夫妇是家里朋友,爱伦不仅礼貌细致周到,而且还很有趣,相处之时,如沐春风,大人孩子都喜欢她。我们每年都至少会聚上一两次,去他们那儿,来我们这儿,或者相约一起出去吃饭。爱伦曾经拿的是教育学方向的学位,移民前在香港也是从事教育工作。她曾经提起过司徒华,骄傲地说:“我们叫他华叔,可惜他现在已经走了,我们都好怀念他!”从她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这篇文章断断续续写了挺久了,觉得感触很多,头绪也很多。一开始只是零零散散记录自己的想法,后来实在觉得不吐不快。本打算全部写完再发,现在看不现实,那就只好边写边发了,文章的例子也多是运动较早期的。评论先不开了,最后发完了再说。———————————————————————&md[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0-14 04:03:59)
既然开始谈政治了,那就得事先声明一下:我厌恶一切蛮横霸道的行径,无论是某国之内还是国际间。如有某国政府专制贪腐,那并不意味着与他们作对的外国势力就能自动站上道德的高地。我既不赚五毛,也不挣五美分。对于只懂得把人分成五毛和五美分两类的人,我希望有朝一日你能稍微长点儿脑子,能初步理解到这个世界比你现在想的要稍微复杂些。要是以后有人敢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10-13 19:37:28)
据说男人都是政治动物,有点道理。我就时不时想对时事发些感慨,不过以我的拖拉加懒散,就算文章在脑子里过了几遍了,也懒得动手,等过两天热点过去了,也就算了。这次也差不多。前几天在朋友之间就此事表达过一些看法,本以为这两天热点就会过去了,不用再写了。谁知道这事儿不算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那咱还是说说吧。我知道,一旦开始沾上政治话题,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我姨夫退休前是河南一个煤矿医院的医生。他成长于旧社会,身上有着老一辈人的那种认真负责的品质,再加上他肯为病人着想,又是个爱学习爱思考的性格,自然就成为了当地最好的医生。在我的少年时代姨夫与我有一种亦师亦父亦友的关系。后来我开始从事与肿瘤治疗相关的工作,姨夫就给我说起他的经验和看法,说中国的癌症病人至少有三分之一是被吓死的。比如他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上图是一只碗,产自英国,我们家吃饭用的。这只青花碗做工较精致,质地也较结实,平日洗碗磕磕碰碰在所难免,但都没有碰出豁口,可见做的不错。不过你要以为几百年前他们就能像中国人一样做出这样质量的碗来,你可就大错特错了。  在多伦多的Bloorstreet与Queen'spark交叉处有一家以陶瓷为主题的博物馆叫Gardiner,里面自然也少不了欧洲陶瓷的有趣(黑)历史。从中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