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黑贝王妃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20-07-06 06:29:01)
眼下疫情闹成这样,难说谁没有受到这城门之火的殃及,既便不是直接的也是间接的。之前我受到的殃及属于间接,比如朋友得了冠肺;熟人丢了饭碗儿。这次不一样了,被直接殃及。 本来澳洲的疫情一月前已经基本控制住了,连续九十多天大部分城市感染基本归零。墨市有个别感染,也都在控制之下,于是政府放宽限制,很多人回去上班,餐馆也开放堂吃。然而好景不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0)

小妹昨天紧急吆喝我和日本的二妹开会:妈有新情况!老妈刚刚给小妹打电话说她要网购一种叫HGH新生命SOMADERM凝胶的美国药物,是我表姨的女儿苏苏推荐的。苏苏说这药她试过,对腰腿疼特别有效,不用口服,抹在手腕上就行。苏苏说她服用以后头发都增多变黑了,精力充沛,返老还童,所以特意推荐给我家老太太。这种药只能通过直销在网上购买,老太太自己没有网上的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3)

网络真是无所不有。两天前我在油管上偶然看到一个北大荒的视频,全名是《中国知青民间记忆之北大荒青春纪事》。“北大荒”这三个字触动了心中一段尘封已久的悲伤,于是点开浏览。看到第3集,我见鬼一样从沙发上跳起,这里诉说的正是我记忆中那段往事!更见鬼的是我看到了50年前死在北大荒的小表姐,潘文萱。 (周思骢《长白青松》局部。高个的是潘文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9)
(2020-06-20 05:49:21)

如果不是今年的生日过得不同往常,还真不会去想往年的生日都是怎么过的。在澳洲,六月中这个时段一般是中学第二学期的期末,大家刚写完年中报告准备放假,正好有时间和心情为我庆生。校外的朋友也会趁周末分作一两拨人出去吃饭,再有些零散的朋友和国内的家人或许发个信息或约个便餐。 今年真是太不同了,没有往年那许多祝福的卡片,全靠电话联系。听电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0)

疫情未平,BLM又起,美国如火如荼,澳洲也有星火燎原之势。不过此文并不针对澳洲的BLM,而是针对中国的警告: 6月5日,中国文化和旅游部发布公告,提醒中国游客切勿前往澳大利亚旅游; 6月9日,教育部发布2020年第1号留学预警,提醒广大留学人员做好风险评估,当前谨慎选择赴澳或返澳学习。 中国刚刚限制了澳洲对中国出口大麦和牛肉,接着又来了这两通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3)
(2020-06-10 06:04:06)

本人不喜欢做饭,正常的情况下我们周末的四顿正餐都是在外面吃的,平时自己的中午饭也多在咖啡店食用。疫情这三个多月,所有的餐馆都只有外卖,不能下馆子是我对生活不正常的首要感受。这阵子每天做晚饭,厨艺渐趋稳定,但黔驴技穷。周末中饭我绝不做,度假屋厨房没装修好正是绝妙借口,所以周六周日会出去买些外卖,俩人坐到海边吃。上周日走去海边,偶然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0)

去年六·四过后不久我去了日本妹妹家,小妹也在,姐仨聊起小时候的事,其中谈到胡同里的各家邻居。那时每门每户都有我们姐妹的同学,打打闹闹一起长大。我们80年代初就离开了那里,也不知道儿时的伙伴都怎样了。我想起隔壁高家一个大眼睛的漂亮女生后来嫁了个出租车司机;小妹说起斜对门脏兮兮的张家小姑娘后来长成了一个美人;二妹聊起她记得胡同里最漂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8)
大学的微信班群里传出一条讣告,大学时在我们班上代理了一个学期班主任的老师去世了。 我在这个班群里是名副其实的潜水艇,群里的都是国内的教授、主编之类,我是唯一在国外生活的,没有高级职称的中学老师,所以觉得不入流,从来不敢发言,怕说错了话。我不知道有谁记得我在上面,没有退群的原因只是怕我的室友群主有意见。群中偶尔一两则消息与我还有些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9)
今天,得过冠肺的芬妮来我家了。 4月1号她被诊断出冠肺,大概是在此一周前染上的。第九天的时候她打电话告诉我,我知道后写了个博客女友染上冠状肺炎。这件事改变了我对新冠肺的感受,为此我又写了另一篇当时代的尘埃落到了自家的屋顶上。 读了前面两篇的人知道芬妮是个药剂师,在我原来学校的附近开一家药店。她店里一共有五个人轮班工作,其中芬妮和另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8)
首先说明这篇博客的题目是我提出的一个问题,不是陈述。-----------------我家老妈和小妹在北京,二妹在日本,每周末我们例行群聊。刚刚打通了网络电话,除了老妈没上线,两个妹妹都在。小妹说:正在单位加班,最近加班多,北京开两会,另外不是要打仗嘛。。。我以为她开玩笑:打什么仗?这时听到电话里传出一个男士的语音:大姐,美国要打中国你不知道啊?我正诧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