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之丽

真实是生活的全部。本博作品均属原创和纪实,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抄袭!
个人资料
春之丽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生产力低下,生活物资紧缺,买什么都要票证,特别是肉票,紧俏得很。我家六口人,大哥已下乡,没有城镇供应票证了,每月五张肉票只能吃一、两次肉就见不到荤了。妈妈总是把肉票买成猪板油,切碎熬成油,猪油、油渣用来炒菜,这样我们可以经常沾点儿油味儿。新出锅的油渣放点儿白糖,又香又甜,可好吃啦。但妈妈要留着它炒[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团结大院前面的梯田刚收割了水稻,田里的青蛙一到天黑就“哇、哇、哇、...”地叫个不停。一天早晨一起床,祝一姐问我想不想吃青蛙肉,我当然想啊!她告诉我:晚上要带我去捉青蛙。她会杀青蛙,还会剥青蛙皮,郭孃会做干煸香辣蛙。一想到干煸香辣蛙,口水就流出来了,这太激动人心了,我整天都在盼望天快点儿黑下来。终于等到天色近黄昏,我俩急急忙忙地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夏季来临,围着团结大院的东西北三面山坡上的庄稼地种满了花生,花生苗生机盎然,就像一块块绿地毯覆盖在山坡上。花生苗下的沙土里,是一粒粒花生。花生快成熟的那几周,就有农民巡查看守,以提防孩子们去摘沙土里的花生。祝一姐领着我常去花生地边转悠,琢磨着怎么能摘几粒新鲜花生尝一尝。可我对她说:“不行啊,一是有农民看着,无法下手;二是被郭孃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郭孃家有一房间紧邻后山坡上的那片竹林,祝一姐和我早晨一醒来,眼见窗外阳光通透的竹叶,耳听风吹叶片婆娑的声音,鼻闻飘来竹露淡淡的清香,还有小鸟在竹林里唱着歌飞来飞去,开心的一天就从这片竹林开始了。吃过郭孃做的早饭,祝一姐带着我,拿了小筐和小铲子去了那片竹林。她说前一夜下了小雨,今天一定能拣到山蘑菇。我们在竹林里转了一上午,拣到二十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郭孃教书的乡村团结小学,从金带场上街西侧一条石板大路出去,走过几道沟、翻过几座丘陵小山坡就到了,大约五、六里路程。学校里只有几个小学班,共有三位教师:郭孃、罗和杜老师。郭孃和祝一姐长住在学校。罗叔叔周一到周六住在这里,周日离开学校回家去。杜叔叔的家就在团结大队,他不住在学校,上完课就回家。除了去舅舅家,我特别喜欢去郭孃家。每周六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到了上学的年龄,那时学校是一年一次秋季招收新生,我是上半年春季的生日,也要等到下半年秋季才能上学。那年学校的教师子女新入学的有四个:喀、兰、秋和我。学校招收三个一年级新生班,分别由丁孃、郭孃和妈妈任班主任,兰和秋分别进入丁孃和郭孃的班,我自然进了妈妈的班。喀与他的奶奶和姑姑生活在一起的时间长,被她们宠坏了,学校上下对他的印象就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金带场小学搬进刘宅之前,刘宅一直被一些公共机构如钾盐勘探队等临时占用。钾盐勘探队在刘宅时,经常在刘宅外面的大草场坝上放映露天电影。一个周末,我们得知钾盐勘探队要放映露天电影,家家户户早早吃了晚饭,成群结队去那里看电影。我的二哥和三哥晚饭后早跑得无影无踪了,我缠着妈妈,要她带我去。妈妈有一大堆家务事要做,哪有时间陪我去啊。那天爸爸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郭孃和大叔的兄弟姐妹多,所以亲戚也多。郭孃像妈妈一样,爱我、疼我,不管她去哪家亲戚,不仅带上祝一姐,每次都要带上我。跟着郭孃走亲戚,就像跟妈妈走亲戚一样,天黑了我也不找妈妈。郭孃是高楼场乡下郭家大院人,郭家在土地改革运动前是一方地主,现在都是自食其力的劳动者。郭孃有两哥两姐一弟,父母去世早,兄弟姐妹六人在郭家大院叔伯姨娘家长大。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爸爸八岁时,父母双亡,在资中甘露寺的姐姐(姑妈)和姐夫(姑父)把他抚养成人。姑妈和姑父生育一儿(印长)一女(碧仙),后来姑妈病逝了,姑父再婚,后妈对印长哥和碧仙姐不好,印长哥早早就离开家了;碧仙姐小学毕业后不让继续上学。当时妈妈正是碧仙姐读书的甘露寺小学的教师,她说服了后妈,由她支助,让碧仙姐念完初中。碧仙姐非常感激妈妈曾经对她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舅舅和舅妈先后在鱼溪镇两、三个乡村小学任教,工作时间最长的是鱼溪镇乡村团结小学。该小学距离鱼溪镇有几里路,在一个小山坡的山顶上。小学的校区有几排大瓦房加上一个大操场,操场的西头有一个篮球场,有一条石板大路通向学校正门。操场一边还有一条小路下山坡,山坡脚下是一条小河,过了河就是成(成都)渝(重庆)公路。学校有几位教师白天在这里上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